简穆霍北念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简穆霍北念小说主角

《情殇前妻太难追》 小说介绍

小说主角是简穆霍北念的小说是《情殇前妻太难追》,它的作者是灯火阑珊创作的豪门虐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霍北念迈着长腿朝她走来,目光触及到她的刹那,冰冷漆黑的眸子并不明显的柔和了一下,却在没人察觉之前瞬即又隐匿下。可就算简穆看到,也绝对不相信这个类似温柔的眼神会出现在她的身上。“明天我会让人把合同拿过来…

《情殇前妻太难追》 第8章 只要你答应我就签 免费试读

霍北念迈着长腿朝她走来,目光触及到她的刹那,冰冷漆黑的眸子并不明显的柔和了一下,却在没人察觉之前瞬即又隐匿下。

可就算简穆看到,也绝对不相信这个类似温柔的眼神会出现在她的身上。

“明天我会让人把合同拿过来。”霍北念说,“别指望我会相信你的口头承诺。”

就连这件事,他都要白纸黑字的写出来?

简穆微微侧过身,怔怔地望着霍北念抱着白柠朝着别墅走进去的背影发呆,单薄的身子像是随时都能被风刮走般发着抖。

她很快收拾起脸上的情绪,那是白柠,霍北念心爱的人。

面对霍北念心爱的人,简穆告诉自己为了简氏跟父母,她要宽容,要大度,要学会容下白柠,接受他们三人畸形的关系。

——

翌日。

他们两人在书房面对面坐着,在简穆的面前放着一份合同。

“签字吧。”

霍北念把钢笔往她的眼前一丢,他的习惯没有变,用的还是万宝龙的钢笔,她记得她第一次给霍北念送的礼物就是万宝龙的钢笔。

“简穆,你还要浪费时间在这没必要挣扎上吗?”一声极轻的冷笑从她头顶上方传出,将简穆的思绪全都拉了回来。

她拿出钢笔,紧紧的握在手上,哪怕只是握着的是霍北念每天都会用到的钢笔对她而言都是一种靠近。

“合同我可以签,但我有个条件。”

望着她举动,霍北念眼底的眸色冷下几分:“你以为你有资格跟我提条件?”

“离婚尚且可以提条件,这个为什么不行?”简穆拿起合同晃了晃,像极了一只骄傲的孔雀。

然而,谁都不知道,这一刻的她,心是虚的。

她知道就算霍北念不答应她提出的条件,她也必须要签下这份合约,因为霍北念是掌握着简氏生死的人。

简穆暗自深吸了口气,抬起头正好对上霍北念投过来的视线,漆黑冰冷的眸子紧紧钉住她,怒焰在眼底剧烈翻涌着,这个眼神预示着他的不悦。

简穆冷笑,她哪句话又惹得他不快?

不过,她早已习惯霍北念对她的冷漠跟突如其来的怒火,从很久之前,她的存在本就是让霍北念不悦的因素,她并不介意。

“况且我的要求对你来说并不过分。”简穆轻描淡写却又十分坚定地说,“我只要回公司上班。”

“我要你照顾柠柠,你却跟我说你要回公司上班?”霍北念指着重新放回桌面上的文件,阴冷地说,“简穆,你以为我制定这份合同是逗你玩儿呢么?”

霍北念的语气冰冷得如同深潭里的冷泉,没有任何预兆的从简穆头上往下浇,冻得她浑身发着抖,下意识的攥紧手上的钢笔。

简穆直接把合同翻到最后一页,将钢笔的笔尖抵在签名处:“只要你答应我就签。”

没等到霍北念回答,她勾起一抹笑意:“你要知道,现在非要我留下来的人是她。”

这份合同本来就是为了逼着她留下来照顾白柠的,而白柠只愿意让她靠近,这对简穆来说,就是唯一的优势。

简穆的手腕猛地被狠狠捏住,霍北念钉住她的双眼,低笑道:“你在威胁我?”

简穆的握着钢笔的手一抖,笔尖在白纸上划出几厘米的痕迹。

“一三五上班,二四六当保姆,七……周日我要去疗养院陪我爷爷。”她逼着自己仰起头看霍北念,一字一顿道,“只要你答应我就签。”

简穆还有个早些年中风瘫痪在床就连话都说不了的爷爷,现在一直在疗养院住着。

她对老爷子倒是孝顺,但对白柠却是那样狠心!

“霍北念,这是我唯一的条件,只要你答应我不伤害简氏,让我回去上班,我答应你所有条件。”

简穆已经没有任何尊严,就连在她最爱的霍北念的面前都能说得出如此卑微近乎恳求的话。

要是霍北念都不愿意答应……

“签吧。”简穆刚要动笔,又听到他说,“单周可以放你一天。”

简穆紧紧的握着笔,她知道她再也没有能力跟霍北念讨价还价,这已经是霍北念能放松的宽度。

简穆二字潇洒的在尾页落下,她盖上笔帽,摩挲着钢笔的同时说:“不愧是今年新出的LE1831雨果,果然实用又好看。”

简穆的话像是烙印,时刻地敲击提醒着他,万宝龙是他们曾经有过的回忆。

霍北念被她刚才那句话点燃的怒火,已经无法抑制地燃烧起来,那份愧疚也因此烟消云散。

霍北念一把将合同抢过来,在甲方处签上他的名字,拿起合同的同时,随手将手中的钢笔丢进垃圾桶,就像是要把他们的回忆全都丢到。

简穆被他的动作刺疼双眼,这个男人是有多嫌弃她碰过的东西?

她内心很想像所有妻子质问丈夫那样质问他,质问他为什么要把阻挡在他们中间的第三者带回家,还要逼着她去照顾对方。

可是……她不敢,现在她面对的不是当初摸着她的脑袋叫她“乖一点”的北念哥哥,而是手段雷霆的霍氏掌权人霍北念。

从被霍北念摁在水里的那天过后,她就开始惧怕他,恐惧着下一次惹怒他会不会直接被他摁到水里溺水死过去,她更害怕简氏因为她被霍北念毁掉。

“北念……”

简穆看着已经大步走到门口的他,轻声喊了句,干枯的喉咙才发出一丝声音,就一道天真无害般的声音响起来:“北念哥哥,你跟姐姐在做什么,为什么把我关在门外?”

听到白柠口中的“姐姐”,她觉得无比讽刺,她看着到底哪里比白柠年纪大?

还有……

她为什么要还说把她“关在外面”,她这句话……

“北念哥哥,你是不是跟姐姐有什么不能让我知道的秘密,如果是,你可以直接告诉我,我下回……我下回自己躲起来,不打扰你们就是了。”

白柠说这话时眼眶瞬间红了,那张天真无邪的脸委屈得仿佛谁在多说一句话就能逼出她的眼泪。

“柠柠你放心,我永远都不会跟她有秘密。”

霍北念轻搂着白柠离开书房,随手甩上门,仿佛要将她隔绝在外。

简穆怔怔地望着那紧闭的门发呆,眼里的泪水不争气的滑了下来……

小说《情殇前妻太难追》 第8章 只要你答应我就签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