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沈坷芸季瞳小说免费阅读 主角叫沈坷芸季瞳的小说

《婚然心动,季总追妻路迢迢》小说简介

强烈推荐好文《婚然心动,季总追妻路迢迢》,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值得推荐观看。沈坷芸季瞳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医院妇科门诊。沈坷芸缩在走廊尽头的椅子上,看着对面来做产检的一对小夫妻有说有笑,心里说不出的心酸。沈坷芸是哪位?护士的声音传来。她这才回过神,起身进了医生办公室。你自己来的?医生是个中年女人,架着眼镜往她身后看了看。…

《婚然心动,季总追妻路迢迢》 第3章 把这个杂种打掉! 免费试读

感觉到她不动了,季瞳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半晌一只手狠狠的掐住她的下巴,那力气仿佛要把她的脸掐碎。

那双冰凉充满厌恶的眸子狠狠的盯着她,沈坷芸能够感觉到,他在发抖,他甚至狠的咬牙切齿。

“呵,沈坷芸,你知不知道我最讨厌你像个死人一样?装作无辜的样子给谁看?你舍不得离婚,难道不就是想让我满足你吗!你就是个**,连带着你肚子里的都不知道是谁的杂种!”

他的一字一句,如同鞭子,将她最后的一点自尊,也抽的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你果然听到了,季瞳,这孩子是你的。”

她知道,这样的解释很苍白,但可笑的是,此时此刻她除了这一句却想不出其他的解释。

季瞳手上的一个用力将她的脸撇在一边,早就没了兴致,起身穿上衣服。

屋子里空荡荡的,让她的心里有点没底,她在等着他的答案。

沈坷芸记得很清楚,和季瞳的第二次见面是在季家资助的孤儿院,他抱着里面的孩子笑的格外开心,他甚至放下他往常高高在上的姿态,和那群孩子们打成一片。

所以她很确定,无论这个男人表面有多冰冷,可他心里是喜欢孩子的,他甚至渴望,能有一个自己的孩子。

等了半晌,她却再也没有等到季瞳的目光重新定格在她的身上,她亲眼看到他重新穿上衣服,然后作势要往外走。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微微的侧过头来,只留给她知道冰冷的侧脸。

他说:“去把这个贱种打掉,别指望着我给别人养孩子。”

沈坷芸从床上爬起来:“不是,我和邹凯从来都没什么,我只把他当哥哥,这个孩子是你的!”

她试图给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做最后的争辩,只要季瞳一句话,哪怕是丢了自己这条命,她也一定会拼命保住孩子,让他安全的来到这个世上。

可是她没有等到想要的答案。

季瞳到最后甚至连一个侧脸都懒得给她,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背影。

“是我的更要打掉,你不配给我生孩子,更不配怀着我的孩子。”

说完,他将房门重重的摔上,房间里甚至回响着门被关上的声音,可是沈坷芸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听不到。

只是呆愣愣的盯着那扇门,感受着心脏的抽痛,感受着小腹如同肉被生生割下来的疼痛,她洁白的身体没有任何的遮挡,瘫坐在地上蜷成一团,紧紧的捂着肚子和胸口。

汗水如同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珍珠,在她的额间不断的落下染湿了地毯。

直到她疼的几乎背不过气来,感觉到两腿间的一股热流,鼻腔充满了血腥味,她才费力的抬抬头,看到洁白的地毯被那血液染红一片,她挣扎着想要去拿手机。

却在伸出手的那一刻,就觉得眼前一黑,身体瘫软没了直觉。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一早课,看到的是医院病房的天花板,她恍惚了半天才回过神来,病房里没人,房门半掩着,门外传来邹凯和医生的对话。

“沈小姐现在的情况非常糟糕,癌细胞随时有扩散的危险,这孩子留不得,要尽快入院手术,家属一定要放在心上。”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邹凯的声音有些疲惫。

“如果患者执意要生下这个孩子,那么如果孕期癌细胞扩散,就是一尸两命,如果现在就做手术切除子宫,起码沈小姐还能活着。”

医生说完叹息:“哎,也是不容易,小小年纪,可惜了,家属好好斟酌一下吧。”

说完便转身离开,透过那一点的缝隙,沈坷芸能看到邹凯在沉默,他沉默了很久。

等他进来的时候,脸上是带着笑容的,尽管那笑容和惨白的脸色根本不搭。

“别装了,你都知道了。”沈坷芸不打算给他装下去的机会。

邹凯的笑容也渐渐褪去,他来到床边:“如果不是我担心你的情况,跑到季家去找你,你很可以死在了那都没人知道!如果不是医生告诉我的,你还想瞒我多久?”

沈坷芸不语,她很清楚,这个事情多一个知道也无济于事,能做出最后决定的,只有自己。

“我去预约手术,乖乖接受治疗,这孩子……和你无缘。”

邹凯言语中的惋惜难以遮掩。

沈坷芸没有说话,这几天她的脑子浑浑噩噩的,根本没有办法作出决定。

她本来想把这个选择权交给季瞳,可是他的回答无疑让她心都凉透了,所以她想,这一次该到了自己做决断的时候。

这几年自己始终围绕着季瞳,甚至忘记了原本的自我,这样的沈坷芸,连她自己都看不下去。

邹凯是最了解她的,他给足了她思考的时间,去外面买了饭和水果,直到傍晚才回来。

沈坷芸也只是简单的喝了几口水,吃了点水果,不过短短几天,她看上去仿佛瘦脱了相,样子惨白又虚弱。

邹凯一直在傍晚的时候偷偷去楼下办理了入院手续和手术预约,回来的时候,见沈坷芸已经躺下了,就在旁边的沙发上守着。

直到第二天一早,他睁开眼第一反应就是看沈坷芸的情况,却看到她一个姿势始终没懂,走进一看,她的眼睛一直盯着窗口的那盆花,充满血丝的眼睛告诉他,她一夜没睡。

邹凯看不惯她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有些恼火,正要发作,她却开口了。

邹凯想,如果之前的几年都不算什么,那么董思涵回来后的这一年,她也应该受够了,应该看清楚了季瞳那个冰冷无情的男人。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沈坷芸最后的决定居然依旧是不明智的。

她说:“哥,我想生下这个孩子。”

她的声音有些沙哑虚弱,却有着说不出的坚定。

在说出这个深思熟虑一晚后的答案时,沈坷芸以为自己会流泪,可是她没有。

“你想清楚了?”邹凯咬了咬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