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气包要逆袭》宁初夏寇俊生章节目录精彩阅读

《受气包要逆袭》小说简介

《受气包要逆袭》是三花夕拾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宁初夏寇俊生,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宁初夏几乎被逗笑了,她真的很好奇,寇俊生是不是在撒谎的时候不觉得自己的谎言很离谱?就像嫖客被抓去执法捕鱼一样,他也很严肃,仿佛自己只是路过。吴和雅没有说什么,只骂得紧紧的。…

《受气包要逆袭》 第1章 好闺蜜和好丈夫(一) 免费试读

平躺在房间的床上,宁初夏缓缓地眨了眨眼,窗帘被全部拉上后,光都照不进屋里,倒是免去了适应光线的烦恼。

陌生的房间,看得出装修很是考究,靠近自己这侧的床头柜上放着两张照片,一张是婚纱照,另一张则是还带着青涩模样的两个高中少女在高中学校门口穿着校服的合照。

宁初夏叹了口气,果然,这一切不是个梦。

她原是C城电视台的台柱子,《家长里短保卫战》的C位女主持。

这档节目顾名思义,就是专为解决各种家长里短、调解矛盾、处理问题而开设的节目,上节目的嘉宾千奇百怪,囊括孕期出轨、丈夫家暴、父母偏心等不同的情况,而深陷其中的当事人,大多也是因为他们的那包子性格,常常难以脱身。

而宁初夏这位女主持,在节目里向来以口出惊人闻名,她一张嘴骂遍各种极品,煽情时又能拨动人心,还曾经被冠上劝分教主之类的奇怪名号。

可无论人气再高、再出名,这人在生命面前都是平等的,一场车祸,便结束了她的生命。

之所以现在她还能够以别人的身体喘气?这得归功于正寄宿于她身体中的包子系统010,对方自称是来自高位时空的智能系统,以愿力为生,因为她在《家长里短保卫战》中的闻名,便选中了她。

宁初夏苦中作乐地想道,她做这节目实在不亏,活的时候帮她出名,死了还给了她再来一次的机会。

没错,这包子系统010和宁初夏签订了契约,宁初夏将穿越诸多不同世界,完成委托人的心愿收集愿力,而当收集的愿力足够的时候,宁初夏便能给自己在车祸中失去生命体征的身体注入生机,并回到身体继续自己的人生。

现在宁初夏进入的这具身体,便是她的第一个委托人。

正在脑海中回忆着之前包子系统010吩咐的流程。

在进入委托人身体后,她需要【接收记忆】并【接受任务】,然后在【不OOC,不被其他人发现】的前提下,完成任务,并在决定脱离此世界的时间脱离世界,如若没有要求,则会按照委托人身体寿终正寝的时间脱离世界。

此刻正好无人打扰,宁初夏立即选择接受记忆,一瞬间涌入的记忆太多,无数片段式的画面闪现,似是躯体反应,宁初夏竟忽然觉得眼睛酸涩,像是这身体的主人想到了过往,都有流不尽的眼泪。

【记忆接收完毕,本世界任务,请让寇俊生、吴和雅二人受到应有的惩罚,不再那么委屈地过日子,不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是否接受任务?】

宁初夏总算整理好原身不长的人生里写满了沉重和压抑的记忆,她沉默了一会才轻声应道:“接受。”

和她声音同时响起的是原身的手机,主屏幕亮起后出现的桌面,是两张紧紧贴在一起的女人的脸,一齐冲着镜头露出灿烂笑容,能看得出格外亲密,最上面有时间提醒,现在正好六点,应该是下班的时间。

而来电提醒显示的名字前头特地加了爱心的符号,“我最爱的老公”。

已经接收完了记忆的宁初夏自然知道打来电话的是谁,正是原身从大一开始爱情长跑到研究生毕业,才刚迈入结婚殿堂两年半的丈夫寇俊生。

她接起电话。

“老婆,晚上我就不回家吃饭了,公司那边有个合作方今天临时过来,我得去招待,最快也得十一点半才能结束,回家估计得凌晨了,你别等我,早点休息,知道吗?”

电话那头的声音温柔又体贴,一个很为妻子着想的好丈夫的形象跃然纸上。

只是,无论是宁初夏还是原身,都知道这具皮囊下的是什么人物。

“老婆,你怎么不说话?”

“我刚睡醒,人有点犯困,我知道了。”宁初夏笑着回道,“那你晚上少喝点酒,辛苦你了。”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演好老婆,她也不差。

“老婆,我知道你辛苦,妈那头你还得多关照,好吗?”寇俊生又絮絮叨叨了好几句,就连晚上的菜色都问上了,还问起了宁初夏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晚上一并打包回来。

贴心过了头,就要人生疑。

“妈不在,大姨找她有事,她说晚上不回家吃。”

“好,那你自己记得吃。”寇俊生没注意自己话间的陡然放松,像是找不到话题,“要出发了,老婆,我先把电话挂了。”

宁初夏挂断电话后,按着原身记忆里的习惯,找到了被置顶的三个微信号中最上面的那个名为“我最爱的闺蜜”的消息栏发去了信息。

“和雅,我老公晚上又不在……我知道他辛苦,可我总一个人,唉,要不我晚上吃完饭去你家找你,我们可以聊一会天我再回来!”

对方回消息的速度很快,没一会便做了回复。

“夏夏,我晚上公司又要加班,等过两天手头这项目忙完了就好好去陪你!你也别不开心,你家俊生这认真工作,才能多多赚钱嘛!”

宁初夏面无表情地回复。

“怎么还加班呀?摸摸,太辛苦了!这黑心老板,怒骂他100句,那你也别太辛苦了,等过几天我给你做小蛋糕送去。”

确实挺忙,可别忙坏了。

坐在副驾驶上,才回完信息,吴和雅深深地出了口气,冲着正开着车的英俊男人晃了晃手机:“她发消息给我了。”

寇俊生身体一僵,有些紧张:“她发了什么?”

“还能发什么?就是说一个人在家不开心,想你陪,又不敢说。”吴和雅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说起这话来,也有些怪里怪气。

趁着红灯,寇俊生凑过来在吴和雅的脸上啄了一口:“不生气,我这不是只陪你吗?”

吴和雅没好气地瞪了回去:“好好开车知道没有?你根本不知道我心里头压力有多大,你陪我有什么用?”

吴和雅人生顺遂,向来活得潇洒,随心所欲,和自家那总忍气吞声的闺蜜完全不同。

她从不缺男人,也没什么从一而终的理念,可她也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有一天,背着闺蜜和他老公偷吃。

“怎么又提她?多煞风景,今晚可是我们的二人世界。”寇俊生拉过吴和雅的手轻轻亲了一口,这双手保养得很好,又嫩又软,做了漂亮的法式指甲,干净又美观,和宁初夏那双关节处有茧子,只能勉强夸一句干净的手完全不同。

寇俊生也没想到自己会和吴和雅走到一起。

要知道当初他和宁初夏恋爱的时候,吴和雅可是两人恋情之间的拦路虎,他还曾经吃醋地让宁初夏做过他和吴和雅二选一的选择题。

可人都是会变的,曾经为了小白菜倾心的他,现在却更着迷于吴和雅这样的小辣椒。

怪不得老有人说,适合做老婆的和适合做情人的人总不同。

“不是煞风景。”吴和雅紧握着包,她和宁初夏是初中到现在的闺蜜,她脾气暴,闺蜜则温温柔柔,处事之道完全不同。

她对宁初夏有天然的保护欲,以前就常为宁初夏出头。

后来宁初夏和寇俊生恋爱,每回但凡寇俊生做点让宁初夏不开心的事情,她都能第一时间敏锐发现,然后当即出头,找寇俊生好好算账。

在两人婚后,吴和雅敏锐的发现了宁初夏不快乐的时间越来越多,她便忍不住背着闺蜜一次又一次地找寇俊生去理论。

但谁能知道,理论多了便开始交心,一起喝酒聊天,很有共同话题的两人,就这么滚到床上,一直到现在,还保持着背着宁初夏的地下恋情。

“就你好做人,初夏不会和你抱怨想闺蜜,但会和我抱怨想老公,我每回还得安慰她、说服她这很正常,我都怀疑我这演技都能得小金人了。”吴和雅的手轻轻地打了寇俊生一下,完全没使劲,更像在抚摸,“你就知道自己快活,每回都闹得初夏来和我抱怨。”

寇俊生已经将车停下,他预约了晚上的旋转餐厅,也提前定了大床房。

他露出不耐烦的神色,不过这不耐烦可不是冲着吴和雅。

“她本就喜欢在背地里抱怨,小家子气得不行,我哪里管得住她,那你的意思是要和我分开吗?你舍得我吗?”

他轻轻地抚着对方的头发:“我就是为了你,才没和她提离婚的事情,否则我们俩的婚姻,早就继续不下去了,如果你要是这么想的,我就和她分开好了,到时候我们都是单身,你就不能拒绝我了吧?”

“乱说!”吴和雅捂住了寇俊生的嘴,“你这样我以后怎么做人!”

她凑过去和寇俊生交换了一个吻:“这样就好,谁都不会受伤害。”

现在的稳定不必打破。

寇俊生加深了这个吻:“委屈你了。”

宁初夏已经吃过了晚饭,她翻看着原身和好闺蜜、好丈夫的聊天记录笑容嘲讽。

已经将原身记忆整理完毕的她,再加上原身的情感影响,她自然对原身的经历感同身受。

原身的成长环境,让她成为了别人心中标准的好孩子,比起做领导者,她更通常在做服从的角色,无论是在爱情、友情,甚至是事业的选择中都是如此。

在人生的前十几年,她将自己的所有选择托付给了父亲,而在家庭发生变故,父母意外离世后,她将这选择,托付到了好友和男友的身上。

说白了,就是从个爸宝,变成了男友宝。

在毕业后和寇俊生步入婚姻殿堂的宁初夏,也因为寇俊生的要求,选择了不去就业,照顾家庭、照顾寇俊生因为丧夫身体、精神状态一度极其糟糕的母亲。

而这也是矛盾的起点。

寇俊生开始创业,自然总在外忙忙碌碌,而寇妈妈情志不好时,也不是什么特别好相处的人,性子本就偏软的原身,心中的委屈一天一天地积累变多,唯一能够倾诉的人,便只有闺蜜吴和雅。

当初的吴和雅,确实是个很讲义气的闺蜜,听到原身委屈,毅然出手的她,通过多次“好意沟通”,让这夫妻俩的感情更加岌岌可危,这还不止,吴和雅同寇俊生一次酒后聊天,直接滚上了床,情投意合,开始了秘密恋爱。

这份秘密恋爱,让原身的生活里,闺蜜和丈夫两个角色同时消失,她独自消化着委屈,然后在一天发现了这一切。

可包子性格的原身,哪能做到干净果断,她反而是期盼起了一切恢复正常,她试图挽回丈夫,给闺蜜介绍对象,企图通过这个办法,让闺蜜还是那个闺蜜、丈夫还是那个丈夫,却将这二人越推越远。

原身在那段漫长的痛苦人生中,傻得可怜,没有哪怕一次想过要把这捅破,这是她曾拥有的全世界,即使已经变成恨的时候,她也不愿意让他们身败名裂。

可她的忍让,带来的绝不是曙光,而是无止尽的黑暗。

被发现怀孕的原身,将孩子当成了救命稻草,她试图以此唤回丈夫的家庭责任感和闺蜜的愧疚,可没想到这事情捅破,两人却直接将一切摆到台面,他们相拥在她的面前,似乎他们才是从头到尾的真爱,而她则成了棒打鸳鸯的棍子。

她和闺蜜在楼梯拐角争吵,拉扯之中,闺蜜的一推,让她从楼梯滚落,流了孩子。

在医院醒来的原身,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听到的就是丈夫对闺蜜的维护:“这件事同和雅没有关系,我看到了,是你自己失足掉下去的。”

抑郁严重的原身万念俱灰,失望透顶,她选择从高楼一跃而下,头一个发现现场的闺蜜和丈夫,做的第一件事,不是打急救电话,而是删除了她手机里的遗书,让过往的龌龊彻底被封印。

漂泊如灵魂的原身,看到多年以后走在一起的寇俊生和吴和雅,他们事业有成,被人称为天造地设,唯有原身自己当年忽视的朋友、亲人,还在偶尔想起她时为她流泪。

这些回忆的整理,让宁初夏一次又一次的眼眶酸涩。

像是原身这样的人,她在演播厅里不知看了多少,每次是气得不行,只想戳着对方骂一句“能不能别包子了!”,甚至有时气得不行时,还能生出这么包子被欺负也活该的想法。

可在得到了原身的记忆和感受之后,宁初夏清楚地感觉到了那份疼痛和难过。

似乎含着血泪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这是我最好的朋友和最爱的人啊。”可在他们的眼里,她年轻的生命,却还不如他们的名声。

宁初夏捂着胸口,轻声地说:“你放心,这个包子,我们不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