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翅蔚十一 断翅蔚十一肖钦予免费阅读

《断翅》小说简介

蔚十一肖钦予为主角的小说名字叫《断翅》,该篇文章内容的结局非常精彩,荡气回肠。蔚十一肖钦予的小说讲述了:当母亲第一次把肖钦予带回家时,蔚十一乖巧羞涩不敢多看一眼。转身,她一步一步靠近他,攻占他,直至这个男人完全沦陷自己然后利用完再一脚踹开。蔚十一本以为肖钦予会是她风生水起的利器,却没想他竟会成为捅向自己的刀子。有的人出现是人间值得,有的人出现是人间噩梦【边缘人格障碍精分女X偏执型冷血性洁癖男】九年义务教育漏网之鱼搬砖归来改头换面潜心修炼新作。…

《断翅》 第11章 我能在你这洗个澡吗 免费试读

这一巴掌蔚十一记下了,和以前无数次的折磨一同刻在了心里。

见蔚十一这样乖巧,蔚蓝心里更是不爽,她想到那些私家侦探拍的照片,画面里,她的女儿和他的男朋友看起来竟然是那样的般配,嫉妒滋养着她的心迫使她的行为更加疯狂。

蔚蓝揪着蔚十一的头发将她拖进卫生间:“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耻辱。”

蔚蓝松开揪着蔚十一的手改按住后脖颈迫使她的脸与马桶近距离接触。

“蔚十一你听好了,你就是灾星,因为你我的半辈子毁了,如果你敢做出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听到没有!”

蔚蓝面目狰狞,发狠地把蔚十一的头往下按,她用力闭上眼,憋气,嘴唇紧抿,最大限度地减少自己受伤。

对蔚十一施暴的过程中,蔚蓝始终没有提到肖钦予,虽然她现在看起来像个胜利者,但其实她内心挺不安的,因为她明白,自己和自己女儿比起来其实没有多大的优势。

所以,怒火得到发泄之后,蔚蓝觉得还不够,她开始绞尽脑汁地想要毁了蔚十一。

松开手,蔚蓝扯着蔚十一的衣领将她摔在地上,“过几天你去见一下华福商贸的薛广军,明年他们公司的订单我们必须全部拿到手。”

听到薛广军这个名字,蔚十一怔了怔,活动在九洲商圈的人都知道此人是赫赫有名的色胚,最关键的是他不仅好色,还他妈的喜欢玩花样,变态的不行,要是哪个女人落到他手里,不死也残废。

蔚蓝现在让她去接触这个老变态,摆明了是想将她往火坑里推,蔚十一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她想虎毒尚且不食子,而她的母亲不仅要她的命,还要把她死无葬身之地。

蔚十一想反抗,但她知道以自己目前的能力来说还不能和蔚蓝抗衡,她如果拒绝,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比陪薛广军下场更惨。

蛰伏,必须蛰伏!

“说话,蔚十一。”

蔚蓝像个高高在上的女王在下命令,一如从前很多次一样,永远把自己的女儿当成她谋取利益的工具。

“…”

蔚十一点点头,“好,我知道了,妈妈。”

蔚蓝没再理蔚十一,冷眼离开。

她走后,蔚十一就在想,到底她应该用什么办法能从顺利从薛广军那里拿到订单,还能不被那老色批侵犯。

蔚十一坐在冰凉的瓷砖地面上,看着蔚蓝离去的方向,想着刚才她对自己做的事,心中的恨意汹涌不止,总有一天,迟早有一天,必须有一天,她要将这些年受的屈辱讨一点一滴万倍奉还。

*

蔚十一自残的老毛病又犯了,这次她没有割手臂,割大腿,这次她选择了比较文艺的一种,深夜看大海。

站在海中央,冰冷刺骨的海水沒过半身,她冷的全身发抖,但却异常享受这种感觉。

咸咸的海水灌进口鼻,海浪拍打着她的脸颊,这就是梦中的场景。

这一刻,零碎的岛屿找到海,她感觉自己超脱了,就好像所有的痛苦在这一刻都被带走了。

蔚十一泡在海水里,就在她准备再往前跨一步的时候,突然腰间被紧紧缠绕,在猝不及防间就这么被拖上了岸。

她试图挣扎但对方力气很大,本来还相安无事的她为此还喝了好几口海水被呛的难受。

“小姑娘,凡事想开些,你还这么年轻怎么就可以如此浪费生命呢?”

男人边说边将一件黑色的大棉袄子披到她的身上。

“姑娘,人间值得啊。”

蔚十一抬眼看着眼前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男人,刚才他说话的时候一口纯正的北/京腔,再配上这人高马大的身形,北方人,无疑了。

他不帅,长相普通到不行,小平头上还沾着水珠,短衣短裤泳装贴在皮肤上,描摹出他姣好的身材,不过身材再好也没法抹去他就是个憨比的事实。

“我没有自杀。”

蔚十一起身将身上的棉袄子还给那个憨比。

“没有自杀啊?那为什么你半夜来这里,你知道吗?刚才你要是再踏进深水区一步,估计就要成为鲨鱼的夜宵了。”

蔚十一:“…”

她不想说话,索性不理,直接迈步朝前走去。

“等等,姑娘,你放心我不会是坏人,我今天来海边是准备等流星的,因为时间没到,我便顺便游了个泳,没想到会碰见这事。”

憨比不仅笨,话还多,蔚十一看了他一眼继续往前走。

“诶,姑娘,衣服你拿着吧,我车上还有,别着凉了。”

“对了,我叫冯凌昀在市海洋馆工作…”

“姑娘,姑娘,衣服…”

冯凌昀追了几步,发现蔚十一没有停下脚步的欲望便没有继续。

他抓着棉袄子,赤脚踩在沙滩上,喃喃自语:“可惜了,这么漂亮的姑娘,脾气怎么那么奇怪…”

蔚十一从海边回到市区,她没回学校,直接去了肖钦予那里。

门一开,蔚十一扑进肖钦予怀抱,两只手臂紧紧勾着他的脖子。

“肖叔叔,你抱抱我好不好?”

蔚十一把脸埋进肖钦予的胸膛,眼泪浸湿他的衣裳,她不能等了,蔚蓝带给她的伤痛太大了,她要毁了她,那么她就要夺走她的挚爱。

肖钦予无动于衷,他没有去抱蔚十一,只是语气关切地问了一句:“怎么了?”

“肖叔叔,我和妈妈吵架了,现在我好难过,你可不可以陪陪我。”

蔚十一紧紧圈着肖钦予的腰,一开始她只是演戏,却没想他的怀抱竟然会让她上瘾。

当然,上瘾的不止蔚十一,肖钦予也很纳闷,为什么明明怀里的人身上带着浓浓的海水味,一点都不好闻,他还能接受。

“肖叔叔,我能在你这洗个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