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令天下》秦天苏酥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及全文完整版

《号令天下》小说简介

主角叫秦天苏酥的书名叫《号令天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绝代天骄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消失的五年,世界上多了两块神秘的令牌,一块阎王令,见之必死;一块神王令,鸡犬升天,而他,便是两块令牌唯一的主人………

《号令天下》 第15章 免费试读

第15章

这家伙明明不渴,是在故意羞辱我!

铁凝霜气得就要把茶杯摔在地上。

旁边,武山一闪而至。伸手,抓住了铁凝霜的胳膊,凝重的摇了摇头。

那意思,小姐请不要造次。

铁凝霜想说什么,走到门口的秦天,朗声说道:“苏家小儿,记住我的话。”

“十天之后,若不能如我所愿,叫你们家破人亡。”

声音朗朗,若天神训诫。

这一刻,他的背影忽然无限的高大。看上去,像是决定亿万生灵的神魔!

一时间,全场被一种恐怖的气氛笼罩,鸦雀无声。

“小姐,快走!”

武山低呼一声,带着铁凝霜以及众保镖,追了上去。

众保镖如潮水般退散。

刹那间,门口空荡荡。

苏家人冲了出来,看到一队黑压压的奔驰,像黑色的长龙一样,蜿蜒而去,快速消失在夜幕之中。

他们如梦方醒。面面相觑,都是一脸的惊恐不定之色。

“怪不得姓秦的敢说这样大话,原来他搭上了铁家这条线!”苏北山低声说道。

他神情闪烁。心中在想着秦天方才说的两件事情。

难不成,他真的要为那件事情负责吗?

还有苏文成手中的公司,如今日进斗金,是苏家重要的经济支柱。

难道,真的要还给杨玉兰?

“爷爷不必惊慌,我知道了!”

苏文成的话,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文成哥,你知道什么了?”苏文斌急忙问道。

苏文成冷笑道:“姓秦的根本不是搭上了铁家的线。”

“你们忘了我方才说的,他冒用医学总会王伯年的名字,逼马庸辞退了曹德和李强。”

“连行医执照都吊销了。”

“据我所知,铁家老爷子身有旧疾,一直难以痊愈。”

“我猜,铁家也是得到了消息,怀疑姓秦的跟王伯年有关系,所以请他去看病。”

“这种事情,说白了,死马当作活马医而已。”

“可笑姓秦的,竟然还装腔作势,当面逼铁家的大小姐低头奉茶。”

“等铁家的人发现,秦天不会治病,不过是个江湖大骗子的时候,绝对不会饶了他!”

听了他的分析,众人觉得合情合理,脸上总算又露出了笑容。

“文成,你要想办法揭穿秦天的假面具,争取铁小姐的好感。”

“苏家如果能跟铁家联姻,那才是真正光宗耀祖的大事啊!”苏北山欣慰的说道。

苏文成激动道:“爷爷放心!”

“据我观察,凝霜她就是面冷心热。其实她对我早已经产生了感情,只不过不好意思承认罢了。”

“我保证,会把她娶进门,让她给咱们老苏家传宗接代!”

想到有朝一日美人在抱,他得意之下,喜形于色。

经历了一场惊魂,欢快的气氛更加高涨。

“爷爷,文成哥,各位叔叔伯伯,咱们回去接着喝酒吧。”

“今日中秋佳节,先是医学总会,又是铁家小姐,文成哥给咱们苏家带来了双喜临门。”

“咱们好好庆祝啊!”苏文斌不失时机的说道。

“对,接着喝!”

“敬文成哥,敬铁家的乘龙快婿!”众人起哄。

苏文成更飘了,他率领众人,走了回去。

这时,主桌一个负责更换杯具的仆人,忽然惊疑的道:“咦,这是什么东西?”

“管它什么呢,只要是没用的东西,全部撤了,换新的。”

“我要跟大家好好喝几杯。”苏文成不耐烦的说了一句,也就随意的看了过去。

一看之下,狠狠的颤了一下,说不出话来。

这时候,苏北山等人,也看到了主桌中间,那个还没有切开的巨大蛋糕上,放着一块黑色的牌子。

黑色的牌子上,雕刻着三个血红的字。

这血红的颜色,像血光之灾,给众人的心头笼罩上一抹阴影。

大家都有一种不祥之感。

“这是谁送的礼物?真不会挑选!”苏文斌说了一句,就要把牌子拿走。

那上面的字迹是古篆字,他并不认得。看牌子还算精致,还以为是哪个族人送的礼物。

“别动!”苏北山尖叫一声,颤抖着念出了那三个血字:“阎……王……令!”

什么?

阎王令三字,宛如一击轰雷,击中所有族人的身心。

“传闻,阎王令的主人,乃是一位杀手组织的头目……阎王令就是他的招牌。”

“这块令牌出现在哪里,必定要有血光之灾……”

想起传闻中的事情,苏家众人,惊魂欲裂!

他们看看四周,觉得远处的黑暗中,都隐藏着收割生命的阎王!

有人胆子比较小,已经哭了起来。

“不可能,我们苏家世代仁义,阎王令怎么会惩罚我们?”

“一定是弄错了!”苏北山喃喃念叨。虽然这样说,但是他眼中满是惊恐之色。

因为,他想到了那些亏心事。

“秦天!”

苏文成忽然大声道:“一定是秦天搞的鬼!”

“大家不要担心!”

“姓秦的既然敢冒充王伯年的名义胁迫马庸,就敢冒充阎王!”

“对,一定是秦天冒充的。”

“他方才走的时候,不是还说什么给我们十天时间吗?”

“据我所知,阎王令出现之后,所给出的最后期限,就是十天!”苏文斌跟着大喊。

“姓秦的狗种,我饶不了他!”苏文成红着眼睛,转身,就要追过去立刻揭穿秦天的假面具。

就在这时,他身旁的阿富汗猎犬,忽然嗷呜一声,跳到了桌子上。

它如鬼魂附体,撕心裂肺的翻滚嚎叫。然后,七窍流血,暴毙而亡。

口中的血喷到那块令牌上,阎王令三个字,看上去更加的瘆人。

众人全都被这离奇诡异的一幕惊呆了。

阎王令是真的!

惩罚已经开始了!

第一个死的,是这条狗子。

接下来要死的,又会是谁?

“秦天真的是传说中的阎王吗?文成,我们快去找他请罪吧!”

“你的公司,本来就是从你大娘手中骗过来的,快还给他!”

王梅惊恐的说道。

苏玉坤也道:“爸,当年害苏酥从疗养院楼上跳下来的人究竟是谁?你快去告诉秦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