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王令小说 秦天苏酥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神王令》小说简介

《神王令》小说是绝代天骄的倾情力作,小说内容的结局非常精彩,荡气回肠。秦天苏酥的小说讲述了:他消失的五年,世界上多了两块神秘的令牌,一块阎王令,见之必死;一块神王令,鸡犬升天,而他,便是两块令牌唯一的主人………

《神王令》 第18章 免费试读

第18章

“什么大人物。”铁雄随口问道。

“中东不死鸟——”

铁临风刚说出这一个名字,铁雄就吃了一惊,脸色大变。

“你是说那位工程师?他来龙江做什么!”

“爹,您听我说。”

“不仅仅是这只不死鸟,还有欧洲当代凯撒麦可尔、美洲教父西诺.兰度、古老的西西里黑手党二老板……”

铁临风每说出一个名字,铁雄眼中的震惊就要加剧几分。

这些人,可以说任何一个,都是可以搅动地方甚至世界风云的。

楞了半天,铁雄才惊愕的道:“糟了,是不是恐怖行动?”

“快,通知有关部门做好准备!”

铁临风咽了口唾沫,道:“不是恐怖行动。”

“他们几乎同一时间,分别向咱们有关部门紧急递交了意向书,请求批准航线。”

“为此,他们承诺,会发动手中的力量,在所属的地盘上,给咱们国家巨大的好处。”

“并且保证,绝对不会扰民。此来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求医。”

“求医?”铁雄不懂。

铁临风低声道:“应该是没错。”

“除此之外,据我所知,世界各地那些有资格佩戴郁金香徽章的名媛小姐,也都在以旅游、投资等各种名义,紧急赶来龙江。”

“她们的目的,是求婚。”

“求婚?”铁雄更不懂了。

铁临风再次咽了口唾沫,激动的道:“求医和求婚的对象,是同一个人。”

“我想尽办法才打听到,那位掌握‘鬼门十三针’的神王,出现在了咱们龙江!”

“爹,神王殿的领袖,神王令的主人,那位神王啊!”

“您说,这是不是惊天的大人物?”

“别的不说,咱们如果能找到他,请他动用鬼门十三针,是不是就能治好您的隐疾了?!”

铁临风激动的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

几十年修身养性,如今因为“神王”二字,彻底乱了分寸。

铁雄倒是平静了下来。

他朝战堂看了一眼,忽然道:“听说那位神王,手下有十二天王。”

“按照十二生肖,分别是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

铁临风道:“确实有这样的传言。不过究竟是不是真的,这十二天王又是什么人,外界不得而知。”

“爹,你怎么了?”

铁雄控制着自己的激动,咬牙道:“封锁消息,等我!”

说完,他几乎是踉跄着冲回了战堂。

房间内,秦天正在打电话。

“我说过,处理一些私事,用不着你们。”

“你这个家伙如果敢擅自调兵来龙江,小心我回头收拾你!”他半玩笑半威严的说道。

电话里,传来一个故作委屈的声音:“老大,既然这样,我听你的还不行嘛!”

“唉,这次便宜王伯年这个老小子了。”

“还有龙王狗王他们,据我所知,他们都已经背着你,秘密派人潜入了龙江。”

“甚至那只兔子,都忽然改变全球巡演路线,准备把最重要的一场演唱会安排在了龙江。”

“呸!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说白了,还不是为了巴结你!”

“不说了,我要去痛饮十斤战歌,以示反抗!”

秦天笑道:“你小子别整天只顾着喝酒,上次我虽然帮你击退了十六鬼王,不过我有种感觉,他们很快会卷土重来。”

“而且,会更加的难缠。”

“小破虎,你可长点心吧。别总让老子替你擦**。”

挂了电话,秦天含笑看着铁雄。

铁雄张着嘴说不出话来,此刻他的脑海之中,天雷滚滚。

反复轰鸣的只有几个信息:神王殿……秦神王……鬼门十三针……神王令……小破虎……

秦天道:“老将铁雄,再说一次。我时间有限,可以疗伤保命的新版七伤拳,你究竟学不学?”

噗通一声。

铁雄下跪。

半个时辰后,秦天从战堂走了出来。

“姓秦的,我爷爷呢?”没有看到爷爷出来,铁凝霜立刻冲了上来,拦住秦天的路。

她双拳紧握,怒目而视。

秦天冷笑:“我不是不打小姑娘,所以不要惹我。”

“你说谁是小姑娘?”铁凝霜大怒。下意识的挺起胸膛,似乎证明自己不是小姑娘。

“放肆!”

一声怒喝,铁雄出现在门口。他威严的道:“跪下,给秦先生道歉!”

“爷爷——”铁凝霜不可思议,想要辩驳。

“我说跪下!”铁雄厉吼。

铁凝霜呆住,爷爷从未这样呵斥过她。

她的眼中浮现了泪花,不过不敢反抗,屈辱的在秦天面前下跪,低声道:“对不起……”

铁雄来到秦天面前,躬身道:“我这个孙女还算不错,就是有些被宠坏了。”

“先生如果不弃,就留在身边,当个使唤的丫头如何?”

什么?

铁凝霜惊恐的瞪大了美眸。

她堂堂龙江第一大小姐,竟然要被送给这家伙当使唤丫头?

她又是委屈,又是愤怒。

心想自己从此就要落入魔爪了。

她潜意识里觉得,这世上,还没有人能拒绝得了她这样的“小姑娘”。

谁知道——

秦天只是淡淡扫视一眼,摇头道:“没工夫管。”

飘然而去。

铁雄脸上浮现一抹失望,不过反应过来,立刻道:“恭送先生!”

他的腰,深深的弯了下去。一直到秦天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才敢抬起头来。

“爷爷,他究竟是谁?”

“您为什么要这样?”铁凝霜满眼的泪花。她从未受过这样的委屈。

铁雄神色复杂,想起秦天的身份,他哪里敢乱说。

只能摇头叹息:“傻丫头,我们铁家终究是没那个福分啊!”

“唉,以后你会知道,你今日错过的是什么!”

秦天不喜欢张扬,所以,铁雄不敢派人护送。

孑然一身出了门,很快,他就发现,自己被人盯梢了。

不是铁家的人。

难道,是苏家?

他心中冷笑。

我阎王令已出,你们还折腾什么?

世人只知道阎王令和神王令是善恶的两个极端,却很少有人知道,它们共同而唯一的主人,便是秦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