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为王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我生为王在线试读

《我生为王》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5章 给你一个机会

林啸,说吧,你是怎么折磨林天的,又是怎么推下楼的?

杨战深吸了一口香烟,从口中吐出一团浓烟,弥漫在他脸庞。

林啸的脸色一沉,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意思?什么叫我折磨他,又把他推下楼?

事到如今,你还不认吗?

长叹一声,而后从口袋中拿出了一沓资料,直接扔在了地上。

这些东西,我想你应该很清楚吧?

是你自己伸手,让我剁了,还是你自己来?

杨战轻轻的挥舞着手中的匕首,上面的血迹,是曾经林天留下的。

林天时候,身上没有一块好肉。

几乎,全都是刀割的。

遍布整具尸体,让人不忍直视。

捡起地上的资料,林啸终于慌了。

这些记录,不是全部被销毁了嘛?

怎么怎么会出现在他手中。

看着杨战一步步朝着自己走来,林啸身体一颤,止不住的后退。

这些你你伪造证据!

嗤啦!

手中的资料全被撕毁,扔进烧纸钱的炉子中。

你随便撕,这东西我还有很多。

不知道什么时候,杨战出现在了林啸的身边。

手中的匕首握在手中,来回晃动着。

你你敢!

没有我不敢的事情。

说完,杨战扬起了手中的匕首,就要落下去。

可是,一道冰冷的声音却从人群中传出来。

你敢动手,我保证你的脑袋上会多一个洞!

一个中年男人从人群中走来出来,手中,竟然握着一把短小精致的手枪。

林啸看见男人,神色一喜!

干爹救我!

说完,就跑到了中年男人的身边。

而杨战也没有动手,只是静静的看着。

干爹?林啸,这就是你的靠山?

杨战收起了手中的匕首,目光落在了中年男人的身上。

陈江南看着林啸,眼中闪过一丝冷光,寒声道:你胆子很大啊,敢来这里闹事。

闹事?我可没有闹事,我只是过来给伯父和天哥上一柱香,顺便,给他们洗刷冤屈。

说道最后,杨战的眼中已经杀意凛然。

洗刷冤屈?他们有何冤屈?两个该死之人。

闻言,杨战的眼神猛地看向陈江南。

这件事,陈江南在背后推波助澜,如果没有陈江南,林啸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胆子。

陈江南,云都商盟之首,财力雄厚,整个云都,基本都是以你为主。

你的胆子很大,不过,这件事和你也有关,放心,你也跑不掉,既然你愿意当个出头鸟,那今天,你就死吧。

杨战一字一句的说道。

不过,在你死之前,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为何,21号的下午,你会出现在林伯父的房间里,而且,你和林啸一起离开房间不久,林伯父就死了。

陈江南心头一抖,面色狂变。

这件事,已经被他用钱财和权势给压了下来。

那天附近的所有监控录像和证据,都已经被销毁了。

可是,眼前的这个人是怎么知道的?

但不管如何,现在自己手里有枪,就算是知道,也没用了。

那又如何?想杀我?你还没有这个本事,既然你知道这么多消息,你就下去和他们父子两个作伴吧。

陈江南冷笑一声,手指缓缓放在了扳机上。

砰!

一声枪鸣。

所有人都不忍的闭上了眼睛。

这个年轻人,就算是要为林家父子报仇,也得看看场合啊。

陈江南的手中,可是有枪的。

但是,当人们睁眼的时候,却目瞪口呆。

陈江南的身体,渐渐倒了下去。

胸膛出,一个巨大的血洞正在泊泊的往外冒血。

那个硕大的血洞,根本就不是普通的枪械能够打出来的。

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狙击!

几乎是在这一刹那,在场的宾客们不自觉的咽下了一口唾沫。

这个杨战,到底是什么来头?

林啸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傻傻看着身边的陈江南,煞白的脸上已经被喷洒的血染红。

杀你,还不用我动手。

短短几个字,在场的人头皮发麻,瞳孔紧缩。

难道,外面的那些人,就是杨战找来的?

所有人脑海中都冒出这样一个念头。

但,陈江南一死,怕是整个云都都要乱了。

陈江南的背后,可是

众人沉默不语,陈江南背后那座靠山,整个云都无人敢惹。

今日,杨战杀了陈江南,怕是,过不了一天,就会被抓起来吧。

杨战,我林啸认栽,不过,你杀了陈江南,你认为,你还能活着离开云都吗?

林啸终于回过神来,缓缓从地上爬起来。

就算你在队伍里混出了名堂,但是天外有天,云都,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就算是杀了我,你也会下来陪我的。

说到最后,林啸竟然笑了出来,笑得肆无忌惮。

是啊,我会下去陪你的,不过,那也是几十年之后了,等我什么时候老死了,就会下去的。

杨战没有反驳,反而说了这样一句话。

林啸笑声一滞,狰狞的盯着林啸,声音沙哑的冲着杨战怒吼道:你会后悔的!

在我的字典里,没有后悔这个词,不过,今天我不杀你,我给你一个机会,去找你背后的人。

话落,杨战收起了武器,转身离去。

众人傻眼!

这杨战,未免太狂了,简直狂到没边。

竟然,不杀林啸,而且,还让他去找背后的靠山,这是准备一锅端吗?

不少人冷汗直冒。

今天的消息,谁敢泄露出去半个字,别怪我无情!林啸咬牙低吼道。

众人不敢答话,只能默默点头。

林啸看着陈江南的尸体,心头颤抖。

他死了,背后的那个人肯定会在第一时间收到消息,自己都会收到惩罚。

但,杨战必死无疑。

杨战,让我看看,你混到了什么地步。

残阳如血。

杨战走出林家祖宅,弹指扔掉烟蒂,一口浓雾从嘴里缓缓吐出。

收队!

今天前来,他本不想见血。

但,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杀意。

陈江南死了,他背后的那个人,应该也会出来了。

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什么人物

第6章 八年后的见面

车上。

龙傲开着车,一言不发。

刚刚院子里发生的事,他也猜出来了个大概。

那一声枪响,好久都没听到了。

战哥,刚刚

这件事,我亲自来就好。

杨战摆了摆手,打断了龙傲要说的话。

整件事,林啸和陈江南不过是一个棋子而已,真正的凶手,还在背后。

至于是谁,杨战竟然也没有查到。

对方的身份,显然也不低。

杀对方的棋子,为的引出后面的人。

会是谁呢?

杨战的眼睛微微一眯,眼中杀意弥漫。

走吧,去云都航空学院。

是!

龙傲调转车头,朝着航空学院驶去。

看着手中的照片,杨战轻轻擦拭着上面的痕迹,婉儿,别怕,我来了!

林婉儿考上了空姐,只是还没有毕业,所以还在学校里。

毕业之后,可以直接去航空公司上班。

但是,出了这件事之后,林婉儿已经没有任何心思了。

而且,还有无数的只眼睛盯着她,她只想找出陷害自己哥哥和父亲的凶手。

就因为这个,好几次差点被抓进大牢。

最后,被上面的下了命令,暂囚在了航空学院中,就算葬礼,也不曾回去。

航空学院的门口,龙傲将车停在了路边。

战哥!

龙傲恭敬的拉开车门。

杨战整理一番衣襟,而后朝着航空学院中走去。

龙傲紧随其后。

停下!

忽然,两个保镖上前将两人拦下。

这里是航空学院,不是本院的学生不得入内。

杨战停下脚步,我来接我妹妹!

那也不行,谁知道是不是。

两个保安面色冷峻,不给杨战机会。

旁边龙傲面色一冷,就要上前。

不过,却被杨战拦住。

不用,我打个电话。

说完,就拿出手机拨打了那个熟悉的电话。

就连他自己都未曾注意到,他的手竟然都在颤抖。

喂,你是?

电话那头传来万分疲惫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杨战心中一阵哽咽。

有多久,没有听见婉儿的声音了。

婉儿,我在你们校门口

简单的几个字,却让林婉儿手臂一阵颤抖,手机滑落在地。

眼泪绷不住的从眼眶中涌出,推开门便朝着校门口跑去。

在她刚刚离开,有两人就出现在林婉儿的身后。

跟上去!

两人急忙朝着林婉儿追了上去。

校门口,杨战就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眼前那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婉儿,我来了。

林婉儿看着眼前这个消失了八年的身影,泪水不停滴落。

傻哥哥!

终于,她快步上前,一把扑进了杨战怀中。

她紧紧的抱着眼前的男人,所有的委屈,难受,害怕,彷如在这一刻都有宣泄口,失声哭泣。

趴在杨战的肩膀上,娇躯不停的颤抖,泪水已经打湿了杨战的肩膀。

后者,紧紧的将她拥在怀里。

旁边路过的学生们不时的扭头看着那两道身影,似乎很好奇。

龙傲转过身,往前走了两步,将空间留给两人。

婉儿,你受苦了。

杨战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鼻尖酸酸的。

八年,匆匆一别,就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那时候,林婉儿还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

转眼间,已经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越发漂亮。

林天,杨战,林婉儿,三人从小一起长大。

杨战早已将她当成了自己亲妹妹对待。

夜色以深,人影渐稀。

林婉儿终于停止了哭泣,语气哽咽的说道:傻哥哥,我我哥,我爸爸

杨战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我都知道了,对不起,是我来晚了,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的。

林婉儿紧紧的抱着对方,所有的委屈害怕都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父亲服毒自杀,哥哥畏罪跳楼自杀,整个林家,都在这一瞬间瓦解,而且,父亲的遗属,竟然是留给林啸的。

她,没有一分。

甚至,被对方赶出了林家,暂囚在学校中。

一举一动,都被人监视着。

她只是一个年仅二十岁的女孩,如何承受着所有的痛苦。

杨战紧紧搂着对方,声音温柔,却毋庸置疑的道:婉儿,以后,我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就算是天,也不行!

嗯!

林婉儿重重点头,泪水再次模糊了视线。

好了,不哭了,在哭可就成小花猫了。

杨战捧着她的脸,帮她轻轻擦拭着脸上的泪水。

旁边的龙傲却身体一颤,何时,战神有过这般温柔?

恐怕,也就只有这个女孩了。

走,我带你回家。

杨战拉着林婉儿的手就要离开。

就在这时,两个人出现在杨战面前。

不好意思,你不能带她离开,她现在是嫌疑犯,事情还没有查清楚之前,不能离开。

面对突如其来的两人,林婉儿身体一颤。

这两人,便是负责监视她的人。

从她离开寝室的那一刻,便失去了自由。

就算是吃饭,上厕所,上课,形影不离。

察觉到林婉儿的畏惧,杨战轻轻的捏了捏她的掌心,笑了笑,别怕,有我呢。

而后抬头,眼中已是冰寒。

你们,是谁派来的?

你无权过问,人留下,你走,不然,后果自负!

其中一人面色冷峻的道。

后果自负?好,那就让你们后面的人来找我谈吧。

说完,带着林婉儿就上了车。

两人刚想出手阻拦,龙傲一步上前,拦在了两人面前。

动手!不能让他离开。

两人显然不是普通人,绕过龙傲直扑杨战。

但,龙傲是何人?

斩龙军之首!

在我面前,还妄想越过我?

双拳齐出,如蛟龙出海、

砰!

两人甚至还未反应,就被一拳砸在胸口,张嘴便喷出一口血。

就好像是被一辆卡车撞了一般,五脏六腑似乎都快要裂开。

龙傲,走吧!

车上的杨战淡淡的说了一句,便上了车离开。

至于两人,则是面色狂变。

对方,已经手下留情了,只断了他们几根骨头,否则,那一拳,足以要了他们的命。

快,报告给上面,就说林婉儿被人带走了

第7章 陈家背后的人

皓月当空,街边的霓虹灯闪烁着各色的光芒。

越野车一路疾行,出现在一片破败的老城区。

最终,停在了一个古朴的院子外。

杨战下车,目光平静,看着门前的那两根柱子,上面还留着自己三人的名字。

只是,故人已去。

一别八年,而今又回来了。

这里,就是他长大的地方。

自有记忆起,杨战便住在这里了。

抚养自己长大的爷爷,在他十六岁那年,便去了。

面带慈祥的笑容,自然而亡。

就算爷爷去世,杨战都没从爷爷的口中听到父母的身份,更是不知他们在何方。

只知道,父亲的名字叫杨举天。

那年,爷爷与世长辞,给他留下了这个院子。

从那以后,杨战就成了孤家寡人,只有,林婉儿兄妹常来。

林婉儿从车上下来,看着熟悉的院子,那刻在柱子上的三个名字。

刹那间,眼眶泛红。

三个名字,来的人却只有其二。

傻哥哥,爷爷肯定知道你回来了。

林婉儿上前轻轻挽着他的手臂,轻声道。

嗯,爷爷肯定知道的。

杨战很久很久都没有这般肯定了,重重的点头。

而后转头看向后者,婉儿,这里以后就是你我的家,你愿意和我一起住在这里吗?

林婉儿俏脸上多了一丝红润,用力点头,我愿意。

乖!

抬手轻抚她耳边的发丝,随后推开这一扇已经尘封了八年的大门。

淡淡的烟尘弥漫,古朴的气息扑鼻而来。

大手一挥,挥散弥漫的烟尘,带着林婉儿便走了进去。

院中的一切,未曾改变。

一颗老桃树,一张石桌,四张石凳。

只是,深秋时节,老桃树已经枯萎,泛黄的枯叶落了一地。

从今而后,这边是两人的家。

婉儿,明天陪我去给爷爷扫墓吧。

杨战轻轻的从怀中取出一张早已泛黄的照片,上面是小时候和爷爷的一张照片,那依稀古朴的着装,苍老的面容上,带着慈祥的笑容。

好!

林婉儿依偎在他怀中,格外温暖。

云都,落龙坡。

这里是云都最有名的别墅区,能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

但,一栋别墅的院子中,却站满了人。

地上,放着一具尸体。

是谁干的??

一声怒喝,响彻全场。

在场的人浑身一抖,不敢答话。

林啸上前跪在地上,身体瑟瑟发抖。

陈老,是林天的兄弟,杨战杀的。

眼前的人,便是整个云都商盟最有具权威的存在。

他的话,整个商盟无人敢驳。

我不管他有什么来头,敢杀我陈官的儿,我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陈官苍劲的面容上布满怒吼,手中的拐杖狠狠的往地面跺了跺。

在云都,还不会有那个不长眼的人敢招惹他陈家。

除了军部的那些人之外,他陈家就是最大的。

就算是军部的那些人想动陈家,也得看看他背后的人同不同意。

但现在,他唯一儿子竟然死了!

甚至,都没留下香火。

这不是,想让他们陈家断后吗?

陈老那个那个杨战,好像来头不小,好像是好像是军部的人,官级不低。

林啸跪在地上缓缓开口说道。

甚至,都不敢抬头。

砰!

迎来的却是陈官的一脚,狠狠的踹在他胸口上。

哈哈,军部的人?你以为,军部的人都是大白菜吗?他们有哪个人,没有得过我的好处?会不认识我儿子?

陈老怒极反笑。

他实在是不相信,这件事会是军部的人干的。

那些人,每年收自己的礼不低于九位数,谁会这么没有眼力见敢杀自己儿子。

陈老,我说的是真的啊!

那杨战带来的人,全部全部配备了武器!

响起将林家祖宅包围的那些人,每个人的手中,都握着清一色的枪械。

这等势力,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

当真?

陈官面色一沉,没有在发怒。

如果真的如林啸所说,那这个人怕是来头不小。

是!

林啸见陈官没有继续发怒,便将祖宅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听完,陈官面色万分冰寒。

好胆,想要向我商盟挑战,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但是,一看见地上陈江南的尸体,陈官就忍不住浑身颤抖。

白发人送黑发人。

想不到,他也有这样的一天。

给我儿备丧礼!我要整个云都都知道,我陈家,依旧是主!

说完,便转身走进了房间。

坐在沙发上,陈官心绪不宁。

那杨战如果真的军部的人,那几位肯定知道。

调动的那些人马,肯定是有记录的。

想了想,便起身走进了书房。

拿出一个专用的电话,拨打了过去。

不多时,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沉稳的声音,何事?要知道,这个电话,没有必要的时候,不要打!

陈官心中一凛,而后语气哀伤的道:大人,我儿死了。

嗯?!

电话那头的人声音有些变化。

谁做的?!

好像是军部的人,而且,配备了武器,所以我才会给大人您打电话。

陈官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嗯?!不可能,军部这边,还没有谁有这个胆子。

显然,电话那头的人不相信。

现在是什么时候?

就算是他,也得掂量掂量分量,敢在市民眼前出现,还配备武器,除非是遇到了什么重大的事情。

可可很多人都看见了!

陈官不甘心,难道自己儿子就这样白死了。

对方如果真的是军部的人,就自己的能力,去找麻烦,不是自寻死路吗?

哦?这样吗,我派人查查,记住,没有大事别打电话。

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陈官满脸阴沉的坐在椅子上,心中有气。

这件事,他也不敢确定那个大人会不会帮忙。

现在,就只能等那个大人的消息了。

只是希望对方的等级不要太高才是。

不然,这件事就难办了。

另一边,林啸也收到了手下的消息。

林婉儿,被人带走了。

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林啸浑身一抖。

这个女人,可是被那个大人看上的,要是要是被那位大人知道了,自己这条命,还不够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