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欢贺听南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主角是薄欢贺听南的小说免费阅读

《穿成炮灰青梅》小说简介

由网文大咖不负骤雨的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穿成炮灰青梅》,深受书友的广大喜爱,书中精彩段落节选:她居然有了那么一点嫉妒的情绪。嫉妒这个姑娘将来的人生有许多贵人相助,轻轻松松就可以获得众人的喜爱追捧。手里的烟已经燃烧到了尽头,薄欢看着随时要熄灭的烟头,眸子轻眨。…

《穿成炮灰青梅》 第6章 话不投机半句多 免费试读

算起来,薄欢、贺听南以及戚峥三个人算是一起长大的。

薄欢从小跟着贺听南,和戚峥的关系也还算可以。

不过在多年前的某件事情之后,薄欢对这个人一直采取敬而远之的态度。

再后来,戚峥在家里的安排下出国留学,到现在也有好几年没见了。

“嗯,不聊这个了。”薄欢换了个话题,“戚少什么时候回国的?”

“上个星期刚回来,之前一直在忙毕业的事情,今天才抽出空来。”

“今晚在包厢里挡酒的事情我还得谢谢戚少,不然我今天可能就得进医院了。”

“嗐,都是小事。”戚峥推了推眼镜,笑容温和,“不过说来也巧,要不是千雪说你要过来,我可能也不会来今天的酒会。”

这话里的意思非常直白,薄欢却压根不接茬,“那看来我还得谢谢千雪呢。”

钟千雪钟大小姐算是她在圈子里为数不多真心相交的朋友,两人认识很多年了。

两人到底还是多年没见,难免有些生疏,能聊起的话题并不多,况且薄欢这会儿胃里还是难受的很,并不怎么想说话。

空气里沉默了一会儿,戚峥忍了忍,还是决定开口说出自己的想法。

“今天喝酒这事是贺二太胡闹了,他这个人你不是不知道,有时候你也别太事事都顺着他,真喝完了那瓶酒受不受罪啊你。”

薄欢低头笑笑没说话。

她跟贺听南从小一起长大的,这人一旦真的被激起性子疯起来,不闹出事来是不会罢休的。

她人微言轻的,他动动手指头都能轻易捏死她。

哦,也许看在一起长大的份上他不会做绝了,但是要让她难受那真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同样家世优越的戚峥显然是不会理解她的顾虑,她也懒得说太多。

两个人一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到了贺家别墅门口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薄欢道谢之后就下了车,就在要进门的时候,戚峥在身后叫了她一声。

她应声回头。

降下的车窗里,戚峥推了推眼镜,一改往日的圆滑,态度十分真诚,“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以后可以找我,我这次回国短时间不会走了。”

一阵夜风吹过,轻轻扬起薄欢的衣角,身后微卷的发尾随之轻晃,像黑暗中绽放的夜之花。

她微微眯起眼,黑暗里让人看不真切里头的神情。

不知道为什么,戚峥心里有股异样的直觉……

她跟平时温婉柔顺的模样有些不太相同,但要具体说是哪里不同,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只可惜,薄欢没有等他深究就已经再次诚恳道谢离开了。

戚峥坐在车里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许久才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吩咐司机发动车子离开了。

因为已经是深夜的缘故,别墅里头一部分灯已经灭了,薄欢放轻了脚步,顺着鹅卵石小径往前走着。

但越是靠近别墅,她就越是觉得有点背后发凉,就好像有人在一直盯着她一样。

她下意识的抬头朝二楼看去,在视线触及到熟悉的身影之后,脚步忽的顿住了。

还没睡的贺听南站在落地窗前双手环胸俯视着她。

两人距离隔得有些远,但即便如此,她也能感觉到那视线里彻骨的冷意。

薄欢不清楚他想干什么,但这会儿的头疼和疲惫让她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思考别的。

如果不是意志力支撑,她这会儿可能已经一头栽倒了。

冲二楼的方向点头致意,她直接开门走了进去。

贺家的别墅一共有三层,二层是贺家人的住所,三层则是书房健身房之类的。

至于家里的保姆之类的则都是在一楼,薄欢从小跟着她妈薄安慧一起住,房间相邻。

刚进大门,她正准备往自己房间走,正在打扫的薄安慧就已经听见动静抬头看了过来,脸色很不太好。

她停下手里的活,走过来低声训斥,“你不是跟二少爷一起的么?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一点规矩都没有。”

“妈,我今天不舒服。”薄欢眨眨眼,从善如流的放软了声音,“有什么咱们明天再说行么?”

薄安慧见她脸色确实是非常糟糕,也顾不上责备了,“你怎么了这是?是不是晚上穿的薄感冒了?”

薄欢可怜的点点头。

她现在的确是头昏沉沉的,胃里火烧火燎的难受,喝了酒之后立刻吐出来固然不会醉,但是势必会损伤胃粘膜的。

“那别愣着了赶紧回房间吧,我去给你熬点姜汤,喝了发发汗,睡一觉就好了。”

薄欢听完嘱咐,乖乖的回了房间。

一关上门,也顾不上换衣服,她整个人立刻虚脱了似的捂着胃部倒在床上,纤瘦的身体蜷缩着,弓的像只虾米一样。

那感觉就像是有把尖刀在脆弱的胃袋里不断翻搅,疼得她额头上起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子。

大概真是难受的厉害了,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意识渐渐模糊了起来,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原本紧闭的房门忽然悄悄打开了。

一个修长的身影站在门口皱着眉看了她一会儿,凤眸里全是不悦和阴沉。

回想起刚才薄欢从别人车上下来的那一幕,贺听南冷冷一笑。

这女人还是一如既往的有本事让男人都对她献殷勤。

就算他不等她,不开车带她回来,她也不会生气,不会有一句怨言。

而且,只要她有需要,有大把男人愿意开着豪车送她回来。

不过,她现在这副狼狈相倒是也让他消了些气。

贺听南的呼吸在瞥见那光滑弯折的长腿时略微停滞了片刻。

薄欢此刻是侧躺着的,身上旗袍的开叉部分布料散开,显露出的腿部线条让人移不开眼。

然而,再看看那张异常苍白的脸,他就什么想法也没了。

眉头皱的死紧,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抬脚走进了屋内,拉过旁边的被子胡乱盖在她身上。

恰巧就在这时,门口响起了薄安慧惊疑不定的声音:“二少爷?你怎么在这?”

贺听南:“……”

怎么他就能这么倒霉正好被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