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王令笔趣阁 秦天苏酥小说

《神王令》小说简介

经典之作《神王令》,书中主要人物是秦天苏酥,是作者绝代天骄倾情打造的一部好文,小说简介:他消失的五年,世界上多了两块神秘的令牌,一块阎王令,见之必死;一块神王令,鸡犬升天,而他,便是两块令牌唯一的主人………

《神王令》 第8章 免费试读

第8章

“这是什么鸟?”

看到画面上,几座山头,山脚下一株杏花树,树梢之上,站着一只鸟。

苏文斌忍不住疑问。

在他看来,这画黑乎乎的,并没有什么美感。

庄稼汉摊主耐心的道:“什么鸟不重要,你要看是谁画的。往下看,看落款。”

苏文斌根据引导,看到下面的落款,皱眉道:“庚……黄……”

“庚黄是谁?没有听说过这个画家啊!”

“噗!”庄稼汉摊主憋出内伤。

周围的人也全都忍俊不禁。

感情这家伙是个呆子啊。

“不好意思。您到别处再看看吧。”庄稼汉说着,把画收走了。

他看了秦天一眼,道:“这位兄弟,你要看一看吗?”

秦天点头。接过画卷,凝目看去。

苏文斌冷笑道:“姓秦的,你不过是个破外卖员,懂什么名人字画!”

“你知道庚黄是谁吗?”

秦天冷笑:“我不知道庚黄。不过却知道唐寅。”

“不错,是唐伯虎的真迹。老板,你开个价钱吧。”

“秦兄弟果然是高人!”庄稼汉摊主很开心,犹豫了一下,伸出一根手指,道:“一百万。”

秦天摇了摇头,道:“十万,不能再多了。”

“太少了,再加一点!”摊主显然心动,不过还是想多赚一点。

秦天正欲说话,旁边的苏文斌抢过来,道:“我出二十万!”

老板征询的看着秦天,希望他再加价。

苏文斌得意的道:“老板你不要看他,这就是个穷光蛋。”

“五年前是我们苏家的上门女婿,现在连屁都不是!”

“姓秦的,你敢跟我竞价吗?”

“别说二十万了,你连十万都拿不出来!”

“快点,一口价二十万,我要了!”

在老板期待的目光下,秦天最终摇了摇头,道:“给他吧。”

苏文斌得意之极,生怕摊主反悔,当场刷了信用卡。

二十万对他来说,虽然不是小数目,但是,只要能讨得苏北山欢心,他在苏家的地位上升,所带来的好处,那就不是二十万能估量的了。

“秦天,说好了,你要找我们苏家人算账。”

“咱们晚宴上见!”

苏文斌收起画卷,就欲离开。

摊主完成了一桩交易,也急着离开。

这时候,远处传来愤怒的呼喝之声。

“土猴子,终于找到你了!”

“你在河北坑了老子,又跑到这里来坑人!”

“给你的破画,把钱还给老子!”

一条北方大汉怒冲冲的扑了过来,将一幅画摔在庄稼汉摊主的脸上。

庄稼汉摊主想跑,却被一把揪住了脖领子。

他尴尬的笑道:“这不是赵老板吗?你找我什么事?”

赵老板愤怒的道:“你这个龟孙子,用假画骗了老子五十万!”

“老子找你算账!”

庄稼汉冷笑道:“古董买卖,考验的就是一个眼力。买定离手,概不退还。”

“你难道不知道这个道理吗?”

苏文斌笑道:“说得对。这位远方来的赵老板,你自己被打了眼,只能说是交学费。怪不得别人。”

“真迹存世的数量有限,不是谁都有运气买到的。”

他觉得自己真实太幸运,太机智了。

赵老板看着苏文斌以及他手中的画轴,冷笑道:“他是不是告诉你,这是他祖传的镇家之宝?”

苏文斌楞了一下,点头道:“是啊。”

赵老板道:“他是不是还说,货卖与识家,你如果看不出画的好,给多少钱也不卖?”

苏文斌变了脸色:“是啊。”

赵老板:“呸!”

“被人当了傻狍子,你倒是还替他说话!”

苏文斌的脸变成了猪肝色,冲过来揪住庄稼汉,大声道:“你给老子说清楚,这究竟是不是真的?!”

庄稼汉一口咬死,就是真的。

苏文斌给一个跟苏家有来往的古董师父打电话,对方没有说画的真假,只是说,“土猴子”三个字,在古董文玩行业,特指一类人。

他们把自己装扮成庄稼汉,看上去很质朴,其实比猴子还精明。

这类人的手中,罕有真品。

苏文斌确定自己被骗了,红着眼睛,逼土猴子把钱退回来。

土猴子反倒冷静下来,冷笑道:“你自己被打了眼,只能说是交学费。怪不得别人。”

“真迹存世的数量有限,不是谁都有运气买到的。”

苏文斌答不上来。这是他方才的原话。

没想到现世报来的这么快,搬起的石头一转眼就砸了自己的脚。

周围其他的几个摊贩,也冷笑着围了上来。很显然他们都是一伙的。

不过,二十万啊!

而且透支的是信用卡,下个月能不能还上还是个未知数。

苏文斌红着脸道:“老子是苏家的人!”

“苏家在龙江城的能量,你们可以去打听打听!”

“多的不说,退十万,老子认了!”

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土猴子几个人,都是走江湖的,终究不敢把事情做得太过。

无奈之下,只得退还了苏文斌十万块钱。

苏文斌一眨眼的功夫,损失了十万。他把怒火发泄在秦天的身上。

红着眼睛道:“姓秦的,你特么不懂就不要乱说!”

“你见过唐伯虎真迹吗?”

“low!”

方才要不是秦天说是唐伯虎真迹,他也不会这么冲动。

现在,他甚至怀疑秦天跟土猴子是一伙的,串通起来陷害他!

秦天没有搭理苏文斌。

区区一只狂吠的哈巴狗,还不值得他去正视。

而且他说过,苏家的帐,会一并清算。

“老板,既然买卖搞砸了,这幅画便宜点卖给我吧。”他对土猴子说道。

“你还想要?”土猴子倒是十分意外。

秦天点了点头:“五千。”

土猴子笑了,道:“没见过你这么执着的哥们。既然这样,我白送给你。拿走吧。”

将画丢给秦天,和旁边几个伙伴,扬长而去。

江湖事江湖了,一处砸了,别处再开炉灶。倒是有一种潇洒。

苏文斌一肚子火,瞪着秦天道:“你瞎吗?”

“明明是不值钱的赝品,你还要它做什么?”

秦天悠悠的道:“第一次参加你们苏家的家族晚宴,总不能空着手。”

“既然你说苏北山喜欢字画,那就送给他吧。”

“你说什么?”苏文斌楞了一下,哈哈大笑:“姓秦的,你特么穷疯了吧!”

“用捡来的赝品糊弄爷爷,你是不是嫌死的太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