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大人独宠我》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影帝大人独宠我》最新章节目录

《影帝大人独宠我》小说简介

完结小说《影帝大人独宠我》是不知数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魏知月姜阑歌,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自从不小心上错一次车后,魏知月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传闻里高冷不近人情的影帝大人姜阑歌,从此在她生命里阴魂不散。许多年后她才知道,原来她以为的偶然,是某人精心设计的必然。所以最后的最后,羊入虎口,甘之如饴。…

《影帝大人独宠我》 第8章 来日方长 免费试读

魏知月知道自己的酒品差,可没想到竟然差到逢人就亲的地步,好家伙,这下是彻底完犊子了!

壮着胆子睁眼看他,果然见他一张阴沉到极致的脸,忙眨巴着眼卖可怜道:“我以为占便宜本来是相互的事,我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孩子家,总归我吃亏更多一点,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本来亲一下啃一下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所以……要不还是算了吧?”

越说越没底气,说到最后像是一个泄气的气球,终于还是怂了。

而上方的姜阑歌眼里划过一瞬阴狠,“是什么让你心存侥幸,把我吃抹干净了就能全身而退?”

吃,吃抹干净?

魏知月猛的一滞,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阑阑神,你是不是用错词了,我记得我们昨晚没、没、没那什么来着……”

努力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可是记忆就停留在他脖子上啃了一口就彻底断片了,听他话里的意思,难不成真的已经那什么了?

咬咬牙,正琢磨着要不要演一出死不认账,姜阑歌看出她的意图目色微闪,语气再沉了几分,“你是真不记得昨晚跟我说过什么了?”

“啊?”魏知月迷茫地望着他。

姜阑歌微眯着眼看她,继续摆出一副阴沉的模样来,“昨晚你说你喜欢我,还说没我活不下去。”

!!!

魏知月惊了,这脑残粉语录真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昨晚她是被郝安然夺舍附体了吗?

她立马出口否认,“不不不,我觉得我们之间可能存在些误会,这话绝不可能是从我口中说出来的!绝不可能!”

“所以你觉得我是在骗你?”

“不不不敢!”

魏知月进退不得,这会儿好像说什么都不对,要不是眼前这人是姜阑歌,真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仙人跳算计了!

对他这番举动意图不明,只得直言问:“阑神这会儿来是想让我对你负责,还是想……杀我灭口?”

“负责?”

见他冷峻的眉尾往上一挑,魏知月可以肯定,这是个疑问句!

所以他的意思,是要杀她灭口!

见她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转白,吓得都快哭了,姜阑歌才终于一顿,打消了继续逗她的念头。

依旧肃着一张脸,“今天这事我可以不计较,甚至于可以装作没发生过。不过作为交换条件,你必须答应我三件事。”

“啊?哪三件?”

魏知月简直不敢信,传闻里的姜阑歌可是出了名的不近人情,昨晚都把他那样那样了,他居然会给她留活路?这行事作风也太不姜阑歌了!

“你手机里已经存了我的联系方式,回头我自然会联系你。”

“哦。”魏知月盯着他,机械地点了点头。

面前男子剑眉星目,眼下的那颗小痣平添别样的魅力,虽然性子是冷了点,不过不可否认,这张脸生得太有优越感,整个娱乐圈怕是都很难找出一个比他还要好看的男人。

魏知月呆呆地瞧着这张脸,这是上辈子拯救了一个星球才能长得这么好看吧!

姜阑歌很满意她眼中的惊艳,面上却是不显。

魏知月的长相虽然不是他见过最好看的,却是他见过最干净舒服的,大大的眼睛里不染世俗,哪怕在娱乐圈这个大环境里闯荡了三年,依旧干净得出奇。

姜阑歌眨了眨眼将眼底情绪隐藏,没再为难她,将她松开。

简单洗漱了下魏知月就上到了姜阑歌安排的车上,离开了他的私人别墅。

姜阑歌站在二楼落地窗前,目送着她的车离开,嘴角上扬,看上去心情不错的样子。

齐嫂在一边瞧在眼里,欲言又止。

虽然觉得不妥,纠结再三还是忍不住问出口,“少爷既然喜欢她怎么不把她留住?”

姜阑歌突然扭头看她一眼,齐嫂自知越距低下头,却听这个向来冷情的男人突然开口,声音带了些往常不会有的愉悦。

“来日方长,不急。”

*

三天后,森迪办公室内。

同森迪面对面坐着,魏知月老老实实低着头,等着被训。

今天的森迪也和蔼得可怕,她刚坐下来就给她递上了一杯热咖啡。

“知月呀,这几天都是住你助理那儿的吗?”

魏知月战战兢兢地捧着那热咖啡,依旧没打消里边拌有耗子药的怀疑,没敢喝,点了点头。

之前住的那地方被媒体知道了,公寓底下天天有记者围堵,尤其是在《天下如歌》官宣后更甚,她是不敢回去了。

“是我们考虑不周到,这样,明天你就搬回之前的单身公寓,那里24小时都有物业保安,你住着也安全些。”

魏知月下意识点点头,然后瞪大双眸惊讶地看着森迪,满脸写着不敢信。

本来之前是住在公司给她安排的公寓的,不过后来她一直稳居十八线,半点进步也没有,公司就放弃了她,说是要给新人腾地方,就把她赶了出去,所以后来她一直住在自己租的公寓里,房租贵的吓人,她都快揭不开锅了。

听他这意思,是打算重新培养她了?

魏知月受宠若惊,同样疑惑,“可《玉罗令》的角色我不是没争取到吗?难道事情还有转机?”

“并没有。”一说起这个,森迪脸上堆起的笑骤然一僵。

他是万万没想到魏知月的酒品会那么差,这一耍起酒疯来,人没拉拢到,反而得罪了个光,要知道那个酒局里有几个是圈内很有话语权的制片人,那天过后连累他被公司的高层训了一顿。

一想到那些事森迪就头疼,也不跟她绕弯子了,“是这样,昨天有个综艺找上了门,指定要你。”

“综艺?”魏知月诧异,要知道她连演戏的角色都是女三女四开外的,居然会有综艺主动找到她,下意识地觉得这是有点阴谋在里边。

森迪目光复杂地看着魏知月,“是最近炒得很热门,无数一线削尖了脑袋都想参与的烧脑综艺《恐惧深渊》。”

“恐惧深渊?”魏知月眨眨眼,一副刚知道的样子,“这是综艺吗?”

森迪对她的反应很头疼,“你没看热搜吗?这个话题居高不下,你居然不知道?”

魏知月缩了一下,干笑两声,她可不敢告诉森迪,其实她闲暇时间都拿来打游戏追剧了,根本不怎么看微博来着。

森迪眉心有点痛,有些嫌弃地上下撇了她一眼,“真不知道他们看中了你什么,居然点名要你这个憨货!”

某憨货眼角抖了抖,“该不会是搞错了吧?森迪你确定那边点名要的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