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逐月百里宸什么小说 病弱太子强悍妃阮逐月百里宸小说全文阅读

《病弱太子强悍妃》小说简介

新书推荐,《病弱太子强悍妃》由空山仙语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阮逐月百里宸,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威武将军府的独生小姐从土匪窝里救下了患有心疾的太子,回来就退了自己和永兴侯府的亲事。阮逐月:前世你因我而死,不得善终,今生我为你治好心疾,全当还债。百里宸:治好了心疾却丢了心,月儿,你要对我负责到底!…

《病弱太子强悍妃》 第10章 让你等你就等着 免费试读

阮逐月一听眼睛都亮了。

祖母真是太厉害了,她是重活了一世才知道自己当初被土匪劫上山的内幕,是和永兴候夫人于氏的一封密信有关。祖母可什么都不知道,自己坐府里就怀疑上永兴侯府了,简直令阮逐月惊喜意外。

看来,有祖母在,只要她不再和前世一样作死,威武将军府应该就不会走上被抄家灭门的老路。

第二日一早,阮逐月还没起身,外院就有人跑到了她的明月居门前传话,说是永兴侯府纪三公子已经到了将军府大门外,等着求见小姐一面。

昨天和祖母商量的,若是纪景瑜上门,就把人先堵在外头。

毕竟,要想把事情闹大的话,直接在大门口开撕,效果才是最好的。

“让他在门外等着,记住了,不许请进来,更不许给他水喝。”

阮逐月冷声吩咐过后这才起身,小桃帮她挑了一身大红百蝶穿花云缎襦裙,外头罩了件孔雀妆窄锻镶边的蔷薇色绫褙子,头发盘成凌云髻,简单插上两根玉簪后,整个人仿若神仙妃子,瑶池仙姬,妆容明媚,气质高华得让人不敢直视。

“小姐,您身量本就高挑,这么一打扮,怕是整个压了纪三公子一头,还没开口就已经赢了气势。”

小桃的话逗得阮逐月勾唇一笑,伸手点了下她的额头。

“就你懂得多!对了,昨天让你收拾的东西,一并带上。”

“放心吧小姐,都在这里了。”小桃从桌上搬起来一个不大的木箱子,打开来给自家小姐看,里头都是些梳篦、簪子、香囊、手帕一类的小物件儿,没看起来有什么出奇的。

但在阮逐月眼中,这些东西却仿佛化成了一柄柄夺命的利刃,要将她生生撕碎。

啪地一声,箱子被合上,也关上了她纷乱的心神。

“走吧,去前院。”

威武将军府门前,纪景瑜身边的小厮正在气愤地和门房理论。

“你们威武将军府就是这样待客的?你看清楚了,这可是永兴侯府的三公子,你们威武将军府的姑爷!你这个狗奴才竟然敢将我家公子拦在门外!可是活得不耐烦了?”

威武将军府的门房是个四五十岁略有些瘸腿的中年男子,他面色威严走上前两步,双眼如鹰隼一般盯住那小厮,语气沉沉。

“你方才骂我什么?可敢再骂一遍?”

小厮被他气势所慑,身子微微后缩,出口的话也有些结巴了。

“我……我骂你什么了,你不就是个奴才吗?狗奴才!”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那小厮捂着肿了半边的脸,瞬间有些懵。

“你……你敢打我?”

“我打的就是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这里是威武将军府,让你等你就等着,哪有你撒野的地方?哼!”

“你……”

“我什么?这是我们老夫人下的命令,你们要是有意见,待会见到我家老夫人和小姐了,尽管来告我的状!”

门房说着,锐利的眼神扫过纪景瑜和他的小厮主仆两人,转身回到大门内,把门一关不搭理外头的两人了。

小厮捂着脸委屈地来到纪景瑜面前,“公子,这威武将军府的门房也太无礼了,要不咱们还是先回去吧?”

纪景瑜面色沉郁瞪了眼身边小厮,冷冷道:“不走!我今日倒要看看,她阮逐月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自家公子不走,小厮也没办法,只得陪着一起在将军府门外傻站。

这一站就足足站了一个时辰,纪景瑜双腿发麻口干舌燥,好几次都想愤然离去,但是一想到他走了就会血本无归,计划宣告失败,盼望出头太久的他还是生生忍住了。

趴在墙头看外头纪景瑜罚站的阮逐月眼神冰冷。纪景瑜,你以为只是这样就完了吗?既然我已经重生而来,以后你在京都的日子都会是炼狱!

阮逐月带着小桃来到门房,唤了声:“凌叔。”

先前出去教训纪景瑜小厮的那个中年瘸腿男子回过头来,脸上一如既往的冷肃,他拱了拱手行礼道:“大小姐来了,需要我现在开门吗?”

阮逐月点了点头,想到了什么又补充道:

“凌叔,以前是我不懂事,但我可以保证,以后的我定然和以往不同。这永兴侯府的婚事,我今日是准备彻底退掉,而且要永兴侯府身败名裂,凌叔待会可以配合我吗?”

被成为凌叔的中年男子眼神中冷漠一点点褪去,换成惊讶看着面前大小姐,见她面色虽然淡淡,但神情目光清亮坚定,显然心中有了足够的成算。

这样的大小姐,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一般。若是出征的将军看到,一定很欣慰!

“大小姐请放心,我凌战誓死守卫将军府。”

大门轰然打开,已经耗完了所有耐心的纪景瑜听到动静,压抑着满腔的怒火抬头,却忽然看到一身华贵明艳的女人款款走出来,她妆容精致,步履间从容潇洒,飒然出尘,衬托得她整个人都散发出睥睨天下的绝世风采。

阮逐月?

她是阮逐月?!

纪景瑜怎么也不能将眼前人和阮逐月那个着装总是不伦不类的粗鲁女人联系在一起,目光闪烁间,不知何时他那满腔的怒火,已经消失大半,几乎不成气候了。

他定了定心神,挂上一贯的温柔笑意正要叫月儿,却被阮逐月抢了先。

“纪三公子,你来得正好。我有东西要还给你,小桃,送过去吧……”

小桃听令捧了个木箱,噔噔瞪下台阶来到纪景瑜面前,“三公子,请收好。”

纪景瑜不动,指了指木箱上头一张眼熟的纸,狐疑道:“这是什么?”

“这是尚未备案的婚书,按照我紫薇王朝风俗,大婚当日将婚书送官府备案盖章,才算婚姻合法。我们昨日在清风寨已经退婚,这永兴侯府送来的婚书,纪三公子请收回吧。”

阮逐月声音苏软,乃是遗传了母亲云氏,不过此时她娓娓道来,倒多了几分清冷,仿若世外仙音,令闻者沉醉。

纪景瑜被她退婚二字暴击得两眼发晕,险些站立不住,还好身边小厮扶了他一把,才算是没有失态。终于反应过来的纪景瑜绕过小桃,抢步上了威武将军府门前的台阶,终于来到阮逐月面前,定定心神,用他自以为最深情的眼神看向她。

“月儿,你忘记我们的海誓山盟,忘记我们的两情相悦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