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星晚周辞深小说全文免费 阮小姐的前夫又来求婚了阮星晚周辞深小说全文阅读

《阮小姐的前夫又来求婚了》小说简介

《阮小姐的前夫又来求婚了》是作者维维豆奶所著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阮小姐的前夫又来求婚了》精彩节选:离婚前阮星晚在周辞深眼里就是一个心思歹毒,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女人。离婚后周辞深冷静道:如果你反悔了,我可以考虑再给你一次机会。阮星晚:?谢谢,不需要。…

《阮小姐的前夫又来求婚了》 第13章 免费试读

第13章

阮星晚以为他指的是这次和盛光珠宝签约的事:“就你看到的这样啊,好歹我也是有正经职业的人,还不许重操旧业了吗。”

他沉声:“谁问你这个了。”

阮星晚不解:“那你问什么?”

“你说的……”

周辞深刚开口,阮星晚就一阵反胃,连忙捂住了嘴巴,干呕的声音却从指缝中传了出来。

阮星晚伸出另一只手把他往后推了推,艰难道:“周总,麻烦你离我稍稍远一点,我有点不舒服。”

周辞深冷眼看她:“继续演。”

别以为他看不出来她是想借机蒙混过关。

“被你看出来了哈哈,周总你到底想问什么,要没事的话我去趟卫生间。”

从前天开始她孕吐就有点强烈,刚才已经干呕好几下了,真的快吐了。

周辞深扼住她的手腕,声音微寒:“你的初恋是怎么回事。”

阮星晚愣了下,大概没料到他想问的竟然是这个。

“就……初恋呗。”阮星晚说完,抬头盯着他,认真道,“周总你可千万别是来兴师问罪的,你不觉得以我们现在的关系,再来谈这个会很滑稽吗?”

周辞深拧眉,握着她手腕的手加重了力道:“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排队预约离婚的关系。”

“阮星晚,你不要一再挑战我的底线。”

阮星晚不明白,她只是合理合法不吵不闹的等待着他什么时候有空去把这个婚离了,怎么就成了挑战他的底线了。

她刚要开口询问,那股难受的感觉又涌了上来,可偏偏周辞深拉着她的手不放。

情急之下,阮星晚拿了一个垃圾桶,弯腰吐了出来。

尽管周辞深手收回的很快,可袖口还是无可避免的沾上了几滴。

周辞深脸瞬间就黑了,咬着牙:“阮星晚!”

阮星晚吐完后,拿起水漱了漱口,才朝他抱歉一笑:“不好意思啊,没忍住。”

周辞深脱了西装外套扔在一边,打开窗通着风,试图把房间里的那股味道挥散出去。

“周总,你要是没其他事的话,我真得走了。或者说……你今天有空离婚的话,我去跟杉杉说一声,把杂志社这边的事处理好了,就跟你一起去。”

周辞深转身,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神色比来时还要冷上几分。

阮星晚:“?”

就这几分钟时间他都等不了吗。

这时候,敲门声传来,裴杉杉道:“星星,你们聊好了吗,林主编找你呢。”

阮星晚道:“好了,马上。”

说着,又朝周辞深道:“周总我先出去了,麻烦你在外面等我一会儿。”

出了化妆室,裴杉杉拉着阮星晚就想跑,但又想着她肚子里还怀了孩子,只能改为快走。

阮星晚道:“林主编呢,你不是说他找我吗。”

“我骗你的,林主编现在正忙着跟那些达官显贵应酬呢,我不那样说,怎么能把你从那个狗男人的魔爪中救出来。”

“……”

这倒也是。

她们刚走到门口,一道声音就从旁边传来:“星晚。”

阮星晚和裴杉杉同时停下。

该来的还是来了。

……

酒店门口。

两人沉默了半天,到底还是季淮见忍不住开口:“星晚,你最近……还好吗?”

阮星晚抿了抿唇:“挺好的。”

“我回来有半个月了,一直在找你,他们都说没有你的消息。”

阮星晚没说话,三年前她不止和季淮见断了联系,也和之前所有的同学断了联系。

她不想把那些难以启齿的事传得人尽皆知。

她也是人,也想维持那点仅剩的,可笑的尊严。

过了会儿,阮星晚才扬起一抹笑:“那你这次回来还走吗?”

季淮见凝着她,摇头:“星晚,我……”

“淮见哥!”

周安安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硬生生挤到他们两个中间。

阮星晚不备,往后跌了一步,好在身后就是墙面,她险险撑住才站稳。

她压下狂跳不止的心脏:“周安安!”

周安安转过头,怒视着她:“阮星晚,你声音大就了不起啊,我表哥就在里面呢,你就敢光天化日的勾引男人,你害不害臊啊!”

阮星晚本就苍白脸色更白了几分,从头到脚的血液仿佛都凝固了。

她从来没想过瞒季淮见她结过婚的事,但却没想到会在这个时间,以这个方式被周安安说出来。

一向好脾气的季淮见也怒了,拉着周安安的手甩到了一边:“周安安,你在这里胡闹什么?”

周安安没想到季淮见会吼她,先是眼眶红了,又才委屈道:“淮见哥,我这都是为了你好,你问问这个女人她为了嫁给我表哥都用了什么手段!她敢承认吗!”

阮星晚冷静道:“我没有什么不敢承认的,但是周安安,我警告过你,你再学不会好好走路的话,我不介意教你。”

此时周安安已经被嫉妒冲昏了头,什么理智都不剩下了,她哪里见过季淮见这么温柔的对她说过话,而且对象还是阮星晚!

“怎么,你当你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啊,有什么挨不得碰不得。”

周安安说着,就伸手想去推阮星晚,手却被季淮见拦住。

“周安安,适可而止。”

“淮见哥,你跟这个女人认识才多久,竟然相信她不相信我……”

“我跟星晚三年前就认识了,用不着你来跟我讲她是什么人。”

周安安不可思议的瞠大了眼睛:“你们……”

“是么,那在季公子眼里,阮星晚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