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主角名叫简沁媛顾景深 简沁媛顾景深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重生暖妻深深宠》小说简介

《重生暖妻深深宠》是作者沐子非创作的短篇言情类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重生暖妻深深宠》精彩节选:最好的闺蜜,最疼爱的妹妹,最心爱的男人合伙欺骗,将她从本以为是地狱的地方拉入无尽的深渊。上辈子简沁媛铁了心要脱离顾景深,这辈子简沁媛铁了心要粘着顾景深。求亲亲、求抱抱、求举高高她无一不做。撕闺蜜、坑妹妹、虐渣男,她得心应手。重来一次,她要将所有亏欠她的统统拿回来,更要将顾景深捧在手心上。…

《重生暖妻深深宠》 第20章 顾家老爷 免费试读

顾家老掌权人顾沈义是最早来川城打拼的一批人中最成功的一位之一。

虽然他现在隐藏幕后,但他的威严仍然让不少人为之震撼。

就连如今的顾景深也传承了不少顾老爷子的威严。

若说顾氏是令所有产业害怕的存在,那顾老爷子则是‘畏’的存在。

顾老爷子八十大寿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准备,向不少大户人家发送了请柬。

能够去顾家宴会的人,在这个圈子里不是非富即贵就是德高望重之人。

他们在社会上的地位的都是有目共睹的,甚至还能在此认识不少社会上的杰出人才,谁不想挤破头皮的进来参加。

简弘业当初得到这张请柬时候那双放光的眼睛,就足以证明他贪婪的欲望。

再加上郝书桃其实一直都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找到更好的豪门少爷嫁,奈何这丫头一心扑在顾景深身上,下都下不来。

就在老爷子生日的前一天,顾沈义特地让顾管家打电话来让简沁媛带着言之去顾家老宅住上一晚。

一来是想看看孙媳妇,二来是想看看孙子,三来是想看看孙子。

听到这番话,简沁媛噗嗤笑出声。

这地位瞬间就展现出来了,她是该哭还是该笑呢。

不过一想到带着孩子去顾家老宅,简沁媛是拒绝了的,而且是全身心的拒绝。

不是说顾老爷子不好,而是顾家那帮人实在是无力吐槽,去了除了刁难她就是刁难她。

当初顾老爷子执意要让她嫁给顾景深,其实顾家人很多都不爽的,都希望有更好的女人配顾景深。

再加上他们明里暗里都选好了人,准备安插在顾景深身边,结果简沁媛的出现彻底斩断了他们的念头,顾言之的出生更是让他们感到了危机。

顾景深又在这节骨眼出差,简沁媛欲哭无泪,电话里本想苦苦哀求他早些回来,但是又怕自己耽误了他的事业,闭上嘴不敢开口。

简沁媛收拾好自己跟言之的东西,秋妈让司机陈伯送她们去老宅,临走前意味深长拉住她的手送别,“少夫人,去了老宅您可以千万要小心谨慎,能不说话就不说话,跟小少爷默默的就好,明白吗?”

秋妈何尝不知道顾家老宅那帮人凶神恶煞的,去一次就跟进入老虎窝一样,活着出来已经是万幸了。

看见秋妈的神情,简沁媛哭笑不得,看来自己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顾家老宅未处于市中心最繁华的别墅区,占据了十分之一地皮的别墅,一眼望去都是顾家的天下。

别看顾家只占领这块地的十分之一,但是这片区域有一大半都是顾家持有的。

陈伯将简沁媛跟顾言之送到顾家老宅,听到声音的顾管家立马出门迎接,和颜悦色道:“孙少夫人,曾孙少爷,你们总算是来了,老爷可一直念叨着你们呢。”

看看客厅里面那双望眼欲穿的眼,顾管家哈哈大笑出声。

“不好意思,收拾东西晚了些。”简沁媛愧疚笑笑,顾管家没说什么,只是上前接过简沁媛的包,走在前面。

走到大门口时,顾言之拽进母亲的手,胆怯的看着她,这本清澈的眼眸仿佛在说:“我不想进去。”

简沁媛瞬间明白顾言之的想法,蹲下抱起言之,在他脸颊上亲上一口,“没事的,曾爷爷在里面,曾爷爷会保护言之的,妈咪也会保护言之,所以不怕好么宝贝。”

顾言之趴在母亲怀里,听着母亲温柔的话语,下意识点点头。

简沁媛抱着顾言之进入辉煌的大厅时,瞬间被眼前金碧辉煌的装饰闪瞎了眼。

顾家老宅她有许久未来,结婚之前来过一次,那时候顾家的装饰比较偏向于西式淡雅的风格。

如今的老宅非同凡响,墙全被刷成了金黄色,看起来很财大气粗的颜色,但是经过装饰之后变得也没有那么突出。

本来悬挂在上方的吊灯,如今也变成了琉璃灯,这种灯她知道,根据不同的开关按钮,能够变化成不同的颜色。

明日的会场将使用一楼客厅,这面积、这装饰,想要不让人赞叹都难。

“哎呦,景深媳妇来啦,还有言之,看看这孩子,越来越像咱爸了。”

两人刚进门就听见尖酸刻薄的声音,尖锐像鸡叫,让人听到很是讨厌。

不用猜,此人便是顾景深的大伯母梁玉英。

“大伯母。”简沁媛乖巧的喊了一声,不敢正视梁玉英的眼睛,毕竟不用看都知道是何等的厌恶。

梁玉英看简沁媛竟然抱着顾言之,这孩子对简沁媛还很黏,嘴角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爷爷跟你大伯在客厅下棋,你去吧,爷爷可是念叨你很久了。”梁玉英阴阳怪气的口气让简沁媛微微点头,换好鞋立马抱着顾言之逃离。

要是真的被梁玉英抓住说的没完没了,今天晚上她耳根子是别想清净了。

客厅电视开着,声音却开得极小,隐约还可以听见下象棋的声音。

顾老爷跟大儿子顾东文正在棋盘上博弈,丝毫顾忌不上简沁媛跟顾言之。

索性她也不吵闹,抱着言之坐在邻座的沙发上,对孩子比了个“嘘”的手势,示意他不要说话。

顾管家下来时正巧看到这一幕,眼底微微有些诧异,但更多的还是欣慰。

梁玉英端着水果走过来时尖锐的声音打断了这安静的一幕,笑道:“你们快别下象棋了,来吃水果,再说这景深媳妇都来了,你们还不收心。”

被这么一打断,顾老爷一个将军解释全局,意味深长道:“东文啊,心里还不够稳,多练练。”

“是,父亲。”顾东文微微垂头悉听教诲。

本还一脸严肃的顾老爷子一转头看到简沁媛跟顾言之时,目光一喜,慢悠悠起身十分开心道:“言之啊,快到曾爷爷这来,曾爷爷好久没见到我们可爱的小言之了。”

顾言之看了眼妈咪,迅速跑向曾爷爷,抱着顾老爷的大腿,亲昵的蹭蹭,仰起头糯糯开口,“曾爷爷,言之想你了。”

“曾爷爷也想言之了。”顾老爷想要抱起言之,奈何孩子有些重,抱不动,只好坐下来将孩子拥入怀中,下意识问道:“景深呢?没有跟你们一块来吗?”

简沁媛刚准备开口解释,只听身后的梁玉英抢先一步道:“估计是不想来了吧,景深媳妇上次那件事还没解决呢。”

说起上次那件事,顾老爷脸色立马一沉,非常不悦。

顾东文跟梁玉英则一副看戏的站在一旁。

此时不败坏一下他们的形象,更待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