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神医:开局九张婚书江羽温亦欢 小神医:开局九张婚书全文阅读

《小神医:开局九张婚书》小说简介

江羽温亦欢是小说《小神医:开局九张婚书》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庄小贤,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江羽说,千万别跟我比。论医术,我医术盖世,妙手可回春。论武力,我武力超群,同代无人及。什么,你说你的未婚妻有倾国倾城之貌?不好意思,像这样的未婚妻,我有九个!…

《小神医:开局九张婚书》 第7章 免费试读

第7章

江羽成功的引起了靳虎的注意力。

虽然他看起来是在帮靳虎说话,可靳虎却并不领情。

“滚开,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靳虎怒斥一声,眼里透着杀意。

可江羽却像是没听见一样,拿起红布上的陶瓷碎片,自顾的说道,“我还是第一次亲眼看见青花釉里红呢,咦……上面还写着字呢。”

他拿起一块碎片,念道:“民国十三年造,虎哥,你这明显是被你朋友坑了啊,这么醒目的落款你买的时候就没看看?”

“唉,可惜,我还以为是货真价实的元代青花釉里红呢。”

江羽摇头叹息,徐欣不停的给他使眼色,小声说道:“过来,别说了!”

他们哪儿能不知道靳虎的把戏,但是黑虎堂的人不好惹,他们只能破财消灾。

徐欣都快哭了,说了让你别说话,你倒好,不但说,还当面戳穿靳虎,真是嫌命长了!

她忙说道:“虎哥你别生气,他从山里来,不懂事,你别跟他一般见识,这钱,我们赔!”

“的确该赔,撞碎了人家的东西,就得赔,咱也别占虎哥便宜。”

说话间,他把温亦欢之前借给他的五百块钱放在桌子上。

“虎哥,这些钱购买三件你这瓷器了。”

“就算是民国的瓷器也不止这个价!”

一小弟实在忍不住了。

江羽悠悠道:“落款是民国十三年,但不代表它真就是民国时期烧制的,这件陶瓷你们花几十块钱买的难道心里没点数?”

“大哥!”徐欣过去一把将江羽拽开,哀求道,“你是我哥行吧,我求你别再说了,你看虎哥那样子,都快吃人了。”

靳虎满脸黑线:“你要是敢再说半个字,我就让你这辈子都说不出话来!”

话音落下,旁边的小弟便拿出一把匕首把玩着。

江羽毫不在意。

“威胁我?我这人最不怕的就是威胁,赔偿的钱我放这儿了,你爱要不要。”

随后,他给温总使了个眼色,道:“温总,咱们走。”

“走?咱走得了吗!”

徐欣几乎想掐死江羽。

屋里加上走廊,一共有十八个人,想走?除非躺着出去!

她立刻把手提箱放在桌上,低声下气道:“虎哥,这是一百万,请你收下,我这个朋友不懂事,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没人会跟钱过不去,但是……

“一百万,怎么,是我没说清楚还是温总传达有误?”

“虎哥,我们公司现在资金很紧张,真拿不出更多的钱了。”

“一百万也不是不可以,你们几个人可以商量一下,留下两只手,可以抵两百万。”

闻言,司机顿时后撤两步,吓得冷汗直流。

“虎哥,你……你容我再想想办法。”

“我再给你一个小时。”

靳虎抖了抖烟灰,示意一个小弟去把手提箱拿过去。

忽地,一道轻微的破空声响起,只听得啊的一声惨叫。

那小弟的手刚接触到手提箱,就被一截盆栽枝丫贯穿,鲜血直流。

这一幕让所有人傻眼,更是吓得徐欣双腿发软。

因为是江羽干的,这无异于对靳虎宣战!

徐欣那个悔啊,她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光,怎么就想不开让这坑货一起来了呢!

这下可好,伤了靳虎的小弟,他还不得狮子大开口?

而且,他们今天也别想安然无恙的走出去了。

靳虎脸色阴冷,充满了煞气。

可是,江羽的脸色比他更加冰冷!

“管好自己的手,不属于自己的钱,千万别碰。”

他语气阴沉,让人背脊发凉。

“黑虎堂话事人靳虎是吧,看清楚了,桌上那五百块钱才是你的。”

“呵呵……”

靳虎阴冷一笑,灭了烟,缓缓站起来。

“在天云市,已经很久没人敢这么跟我说话了。”靳虎走到床边,由重新点燃一根雪茄,淡淡道,“卸他两条胳膊。”

“老子忍你很久了!”

把玩匕首那人第一个冲了上来,气势汹汹,飞起就是一脚。

嘭!

然而,江羽只是一招简单的顶膝,那小弟便当场歇菜,摔落在地痛苦得五官都扭曲在一起了。

温总拿着手提箱,一个箭步冲上前,拉住江羽:“快跑!”

可这个时候,门外走廊听到动静的人却已经堵住了门口。

徐欣怒骂:“我们被你这土鳖害死了!”

可是,江羽却宛如一头蛮兽,硬生生将门口两人撞飞,打出一条生路。

徐欣一愣,没时间去惊骇江羽的蛮力,即可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出去。

跑到楼梯口,江羽站定。

“你们先走,我来善后。”

他大有一股一夫当关的气势。

岂料,温总抓住他的手不放:“别逞英雄了,他们可有十几个人,快跑!”

他被温总拖下来了楼。

“喂,才十几个人,怕什么?”

“才十几个?”徐欣简直无语,“你这乡巴佬是不是没挨过社会的毒打?”

那帮小弟刚冲到楼梯口,靳虎的声音就传来了:“别追了。”

“老大,为什么不追了,要是就让他们这么跑了,那我们黑虎堂岂不是要遭人笑话?”

靳虎深吸一口烟:“还没看出来吗,那小子是个练家子,你们不是他的对手。”

“那……难道就这么算了?”

“去给我找铁拳王奇来。”

“老大,对付那小子,也用不着奇哥出马吧?”

“你在教我做事?”

靳虎脸色一沉。

“不,不敢,我这就去找奇哥,那……姓温的那娘们儿怎么办?”

“不着急,等王奇解决了那小子,我们再好好跟她玩。”

……

江羽一行人冲到地下室,慌忙驱车离开,坐在车里后,温总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徐欣则忧心不已:“完了,咱们算是彻底得罪黑虎堂了,以后没好日子过了。”

江羽淡淡道:“不就一个混混吗,有什么可怕的?”

徐欣怒道:“你懂什么,今天都是你这个土鳖害的!”

温总横了徐欣一眼:“徐欣,今天是他救了我,你说话注意态度。”

“温总,你又不是不知道靳虎是什么人,这事儿他会善罢甘休吗?不行,我得立刻给你请两个保镖,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你!”

“请我就够了啊!”江羽眼前一亮,“薪酬方面,我可以给个友情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