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穆李丽质《大唐麒麟子》免费目录章节

《大唐麒麟子》小说简介

网络红文作者随风去带着最新的作品,那就是《大唐麒麟子》,作者用雄厚的笔力,描述了扣人心弦的故事情节,书中精彩段落节选:贞观七年,公元633年,松州城。刺史大人,圣天子诏!城郊农田里,一身着儒士服的青年人匆匆跑到张穆面前,气都来不及喘匀便匆匆道。长乐公主逃婚目前不知所踪,举国上下都在找她。公主逃婚?跟咱有什么关系啊?…

《大唐麒麟子》 第2章 被赖上了 免费试读

饶是张穆自诩绝顶聪明,此刻被自家的雪獒扑在地上撒欢,却也是没了法子。

行了,人证物证都到齐了,还怎么狡辩?

“就是它!就是这头大白兽,就是它咬死了本小姐的汗血马!”

雪獒突然出现,把李丽质吓了一跳,回神后指着雪獒老白咬牙跺脚。

“起开!”

张穆费了好大力气才推开老白,从地上站起来掸去身上尘土,脸不红心不跳。

“它咬死了你的马你让它赔啊,又不是本官咬死了你的马。”

“你说什么?你竟如此**!”

李丽质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瞪大了眼睛从高堂上走下来,抬起脚就要踹张穆。

“喂,恶意袭击朝廷命官,信不信我把你关起来!”

张穆耳聪目明的,哪能让李丽质得手?

轻巧的避开了李丽质一脚,有些不忿的威胁道。

“你关啊!本小姐就怕你不敢!”

说着,李丽质再度袭来,仍旧没有得逞,气得直跳脚。

“呵,小丫头片子也不知道谁惯的,一个人出门在外还敢一副大小姐做派,怕是没挨过社会毒打。”

张穆向后推开几步,又道:“没事儿了吧?没事儿赶紧走,手里还挺多活呢。”

“什么没事!本小姐状告有三,这第一就是你的宠物咬死了我的马。第二就是我父……我爹逼我嫁我不喜欢的人。

这第三嘛,就是告你这个县令,懒政不说还乱判案!”

李丽质掐着腰站在张穆面前,一副刁蛮姿态。

“这第一,谁咬死了你的马你去找谁,第二是你的家事,我没资格管。”

张穆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小姑娘,随即乐了。

“这第三嘛,这里我最大,你来我这里告我?”

“哼!狗官!这天底下还没人管得了你不成?”

李丽质突然出手抓住张穆的胳膊,随即狠狠在张穆腿上踢了一脚,这方才满意的笑嘻嘻。

“我爹就是大官,我让我爹免了你!”

“哦?真的吗?那我可真得谢谢您。”

张穆不在意的翻了个白眼,甩开李丽质。

“我真求之不得!松州刺史,真当时什么好差事啊?”

“六年了,整整六年了!你知道这六年小爷是怎么过来的吗?”

“整整六年,一粒皇粮也没见着,要不是小爷还有点本事,松州城可就得吃人了!”

“粮食也就罢了,这可是跟吐谷浑交界的最前线,我跟朝廷要的兵又去了哪里?”

“别说是小爷的俸禄,小爷我每个月都写信跟朝廷求援,说松州快撑不住了,结果连一封回信都没有!”

“女菩萨,我求求您了,快跟您那个当大官的爹说说把小爷免了吧!

朝廷不给钱,我连县令都请不起,刺史的活我也干,县令的活我也得干,还打白工!”

“就算你不说,等忙完秋收我也会回京问问,问问那昏庸的圣天子,是不是把我们松州给忘了!是不是不记得治下还有松州这几十万子民了!”

本就心烦意乱的,结果李丽质正好撞在张穆的枪口上,被张穆按住肩膀就是一顿喷。

发泄了一通,张穆那叫一个神清气爽啊。

反观李丽质,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满脸不敢置信的直视着张穆,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你……你凶我?你居然凶我?”

好片刻,回过神来的李丽质带着哭腔,小模样那叫一个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看的张穆腮帮子直抽抽。

“哎!怎么还哭了呢?别……别介啊。”

见李丽质哭了,张穆慌了神,赶忙凑近想要宽慰,却也不知道如何开口。

穿越前母胎单身二十多年,穿越后军政一手抓,别说谈对象了,连雌性生物都很少接触的张穆,哪懂得怎么哄女孩子。

“我长这么大,我爹都舍不得凶我,你居然敢凶我!”

女孩儿都一个样,这使起小性子来那叫一个油盐不进,李丽质指着张穆,哭道。

“我要让我爹砍了你!”

“好好好……砍了我砍了我,你饿不饿啊?没吃饭呢吧?我做饭给你吃啊。”

张穆也觉得自己方才有些过分,又不关人家姑娘的事儿,自己怎么能把怨气撒人家身上呢?

“哼!不吃,我不饿!”

李丽质压根儿不给张穆好脸色,把身子扭开不看张穆。

可就是这一转身,李丽质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惹得她小脸当即就红透了……

早晨忙着赶路就没吃饭,等到张穆来都过了晌午了,她哪能不饿啊?

“别哭了别哭了,哭的跟个小花猫似的。”

见状,张穆讨好般的一笑,当即牵起李丽质的小手就走,边走边说。

“走,我做点吃的咱先填饱肚子。”

“哎!你……”

有些吃惊的看着自己被张穆牵起的手,李丽质的脸更红了,话到了嘴边却也没有说出口。

当今是封建社会,虽不像书里说的那般,沾衣裸袖便为失节,可终是男女授受不亲。

张穆的举动,就好似一把锤子,敲在了李丽质的心头……

“唔……好次,太好次了!”

不多会儿,李丽质一手捧着一个苞谷棒子,另一只手不断在桌上扫菜,哪儿还有先前半分的骨气?

至于张穆吼她的事情,早就被她抛之脑后了……

“小姑娘,看你年纪也不大,这边境上兵荒马乱的,你家人竟放心你一人出行?”

见李丽质这个小吃货情绪平稳,张穆也开始与其闲谈起来。

“我爹那个大坏蛋,非得逼我嫁给我表哥,我不愿意所以就跑出来了。”

李丽质嘴上不停,抬起头来看着张穆。

“你不一样,你请我吃好吃的,你是好蛋。”

我……

行吧,好蛋就好蛋吧……

“离家出走可不成,你爹肯定急坏了。”

看着饿死鬼一般的李丽质,张穆叹息一声。

“吃了饭,我给你捎上粮食,快回家去吧。”

“不走!”

李丽质的脑袋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

“回家就得成亲,本小姐才不傻呢!家里的菜也不如你做的好吃,不走不走!”

嘿!这丫头,感情还赖上小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