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以沫冷倦笔趣阁 乔以沫冷倦全文免费阅读

《冷家娇妻是大佬》小说简介

由甜茶好甜倾心力著小说《冷家娇妻是大佬》,主要围绕乔以沫冷倦的逆袭之路展开故事情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乔以沫冷倦小说精彩节选:乔家大小姐被认错在农村养了十八年,突然回S市,人人都笑这位大小姐空有一副好皮囊,实则低素质,没文化,一无是处。于是,某神秘医学院的院长怒了,谁说我们的继承人一无是处?天才赛车手发文,沫姐,找个时间来B市PK下。歌坛小天王纷纷@乔以沫,这是金牌作曲家,谁敢质疑?吃瓜群众:说好的一副空有好皮囊呢???当众人渐渐适应乔以沫的操作时,突然有一天被狗仔拍到她进冷家别墅。人人都说冷家继承人冷倦不好女色,手段狠辣,是个不好惹的人物。冷倦: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小姑娘,很乖很温顺,大家别欺负她。众人晕倒:倦爷,您是对温顺有什么误解么?…

《冷家娇妻是大佬》 第8章 沫姐霸气! 免费试读

盛星学院没有人不怕陆倾倾的,家境背景强大,娇纵蛮横,连老师都要让她三分。

看见乔以沫被陆倾倾带走,不少人跟着过来看戏。

韩萌见事情不对劲,不敢跟老师说,只能去找当事人宇长泽。

乔以沫微掀眼眸,勾唇一笑。

“家里有个老爸,就仗着这种身份欺负同学?”

陆倾倾冷笑一声,不屑道:“我就是仗着我爸,怎么的,你这个土鳖的老爸能靠得住吗?“

乔以沫轻嗤一声:”可笑!“

周围的同学听言纷纷捏了把汗,这乔以沫连陆倾倾都敢得罪,真是不怕死啊!

“你个村姑,还想跟宇少爷玩,我看你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看我不整死你。”

陆倾倾正骂得起劲,一道光闪过,额头猛地一痛!

“你个村姑,你敢打我!我要告诉校长,让你在学校混不下去。”

陆倾倾头被硬币砸中,气急败坏。

乔以沫站直身子,抬起凤眸,眼神冷漠,“谁看见我动你了?”

“额……”

在场的同学面面相触,的确没有看见乔以沫动手。

但是,陆倾倾一张嘴骂人,她就被硬币砸中。

没想到,更厉害的是。

陆倾倾骂骂咧咧就要还手,乔以沫握住她的手腕,轻轻一扭,就控制她的身体,往地上狠狠一推。

陆倾倾倒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狼狈直叫,“救命啊,我们学校的村姑打人了……”

乔以沫居高临下,冷冷地看着她,薄唇微启,“记住,以后见着我绕道走。”

扔下这句话,乔以沫离开了。

后面传来同学们的欢呼声,“好酷啊,第一次见校花吃瘪哎。”

陆倾倾听着同学们的议论声,发疯一样喊了几声,恶狠狠地眼神死死盯着远去的少女。

乔以沫刚出楼道便遇见从食堂回来的宇长泽,见她安然无恙,不免震惊,“沫姐,把她制服了?”

少女的脸上神色淡漠,漂亮的凤眸看着眼前的少年,并没有反驳他的话。

……

冷氏财阀集团。

S市最大最顶级的集团。

一男子对着落地窗,他静静地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周围的空气仿佛冻住。

许久。

一黑衣人拉开门缝,熟练地汇报,“倦爷,乔小姐在学校跟人打起来了。其中一个是陆氏集团总裁的女儿,现在陆总去学校讨要说法,说要开除乔小姐。”黑衣人熟练又细心汇报着。

男人眼眸一扫,“谁赢了?”

黑衣人哆嗦,“听说是乔小姐。”

黑色的真皮沙发上,突然传来一阵幸灾乐祸的笑声,“倦爷,你这手下也太不用心吧!还跟你汇报小姑娘家的事情。倦爷什么时候关心过女人?他的眼里只有权力……”

总裁的房间内,居然还有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笑起来也是妖艳。

他的名字叫墨君。

S市书香世家的小少爷。

冷倦突然打断,“闭嘴!”

空气的温度,又下降了好几度。

汇报的黑衣人左右不是。

“拿我的名片去找校长。”冷倦沉声吩咐,“我看谁敢开除她。”

黑衣人眼前一亮,“是!属下这就去办。”

墨君翘着二郎腿,慢悠悠道,“倦爷,这是你的猎物?”

冷倦淡淡开口-

“这不是猎物,她是我的姑娘!”

盛星学院

果然不到二十分钟,乔以沫殴打校花陆倾倾的事情在学校传开了。

乔以沫被叫到办公室,一进去就看到几个脸熟的女孩子。

陆倾倾的母亲堵在校长门口,非要一个说法。

“你看你们盛星学院的学生,霸凌同学,目无尊长,必须退学!”

“我欺负她们?”乔以沫凤眸微挑,好笑的问了句。

陆母站了出来,指了指陆倾倾。

“你看看,她把我陆家的千金打成这样,手臂都是淤青,而且还有同学作证。”

班主任脸色十分难堪,看着乔以沫问道,“真是你动手的?”

一个农村来的小白兔,能把校花欺负成这副憋屈样?

乔以沫脸色淡淡,摇摇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是她们把我叫去,想要打我。”

班主任一下子听明白了。

陆倾倾等人找乔以沫麻烦,结果被反揍一顿。

陆母嗓音大叫,“野丫头,你胡说八道什么?明明就是你先动手打人的,今天你要是不道歉,我整死你。”

要是学校不给一个说法,乔以沫今天不滚出盛星,她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陆倾倾有陆母的加持,眼里闪过一丝笑意,仿佛下一秒就看见乔以沫对她道歉,然后跪地求饶的场景。

不料乔以沫嘴角勾起,眼底闪过一丝讽刺,“做白日梦呢?”

陆母脸色大变,用尖锐的嗓音喊道,“校长,你看看你的学生,目无尊长。”

校长看向乔以沫,开口道,“以沫,你说是陆倾倾同学把你带走,有证人吗?”

这句话就是让乔以沫拿出证据,证明是陆倾倾先挑衅。

陆倾倾听见这样的话,眼中闪过一种胜利。

她敢保证,学校没有人敢站出来替乔以沫说话,除非那些人不想要在盛星学院继续呆下去。

果然,校长连续找来好几个学生,都没有人敢为乔以沫作证。

要么说不知道,要么说没有看见。

陆倾倾身份地位不低,父亲在S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大家都很怕得罪他们一家人。

她也是仗着这点,咄咄逼人,“校长,你看吧,她们都没有看到我欺负乔以沫,是她把我打成这样的。”

校长为难地看了眼乔以沫,道,“乔以沫,快跟陆倾倾她们道歉。”

陆倾倾听闻,脸上露出个胜利的表情。

就在此时,传来一道熟悉的男声。

“我知道谁先动手的。”

紧接着,一道修长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他穿着一袭白色的运动服,包裹着修长的身形和黄金般完美的身材比例。

宇长泽一出现,整个区域又开始沸腾。

“宇少爷过来了,好帅啊!”

“宇长泽这个时候出来干嘛?”

“宇长泽不会过来帮陆倾倾说话的吧。”

“果然,校草配校花才是绝配。”

“校长。”

宇长泽看了眼乔以沫,又冷着脸看着陆倾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