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倾城:冲喜王妃不好惹》小说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苏凝月元昭小说全文

《鬼医倾城:冲喜王妃不好惹》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苏凝月元昭的小说是《鬼医倾城:冲喜王妃不好惹》,本小说的作者是落瑶点点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苏凝月被晃得胃里一阵翻滚,好不容易睁开眼,却被眼前的红给深深刺痛了。小兔崽子玩的哪出…

《鬼医倾城:冲喜王妃不好惹》 第1章 穿越 免费试读

苏凝月被晃得胃里一阵翻滚,好不容易睁开眼,却被眼前的红给深深刺痛了。

“小兔崽子玩的哪出……”

她眯了眯眼睛打量四周,可无论怎么看都看不出来人为演戏的痕迹,想着,她抬手想撩开轿子的帘看一眼外面,却瞧见了一只略显粗糙的小手。

要知道,她身为鬼医传人,是很注重手部保养的,甚至还给自己的手买了保险,可眼前这双手瘦的干巴,纹路散碎,于她而言简直糙的像砂纸一样,这绝不可能是她的手!

就在这时,轿子一个颠簸,随着愈加欢快热烈的吹吹打打之声,一段记忆冲进苏凝月的脑海,那是属于另一位和她同名同姓的少女,短暂而悲惨的半生。

许久之后……

“C!”

苏凝月脱口而出的一个粗口淹没在了敲锣打鼓之中。

她知道自己命不好,但却没想到能不好的这个地步。

上辈子,她兢兢业业跟着师父学医,一心想救死扶伤,然而刚一下山就被告知自家师父就是得罪一票豪门的鬼医,而她是鬼医唯一的传人。

这也就算了,好不容易收养了一个小师妹,跟养女儿一样养着她,最终却被她用毒酒送上了西天。

而到这里才是苦难的开始,苏凝月不仅没死,还穿越了,来到这鸟不拉屎的古代。

原主是相府二小姐,亲娘早死,她一直都没什么存在感,然而皇上下旨要苏家女和鬼王成亲,说是成亲,但谁都知道鬼王元昭命不久矣,嫁过去便要殉葬。

可丞相不舍得自己疼爱的两个女儿,便想也不想就将苏凝月推了出去,最终苏凝月在花轿上饮毒自尽,这才给了苏凝月一个机会。

想到这,苏凝月扯出一抹阴森森的笑意:很好,敢惹鬼医一脉,他死了。

花轿停的稳稳当当,七王府的大门口,吹吹打打的声音渐渐消散。

苏凝月撩开帘子看了一眼,只见气派庄重的宅院大门拴着极不吉利的白绸,不知道的还以为今儿七王府有丧事呢。

然而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置喙,只因七王爷元昭是皇上最疼爱的弟弟,他与当今皇上相差十多岁,和皇上的儿子也就差不多大,向来受宠,就连宅院都建造在皇城脚下,叫人眼红。

更有传言,他是因为在儿时替皇上挡灾,吃了别人拿给皇上的有毒果子,这才身子孱弱,久病不医至今。

“啧啧……要真是如此,我岂不是要嫁一个傻白甜?”

苏凝月有点不乐意,但想到元昭身上的病,又有点好奇,最终还是在喜娘的搀扶下出了花轿,一路往王府走去。

虽然头上戴着盖头,但苏凝月还是从缝隙中看见了一些王府景致,确实奢靡,就连来去匆匆的丫鬟们穿的都是上好蜀锦,两边各缀着一颗明珠。

越往里走,喜娘抓着她的手越用力,小声嘱咐道:“七王爷身子不爽利,陛下便特准他不办宴席,不拜天地,等一会我带你去洞房门口,你自己进去罢,切记莫要惹了七王爷不高兴。”

这喜娘是相府大夫人找来的,自然也是听她的话,在她们心里苏凝月就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可怜,没见过什么世面,为了不让她惹恼元昭,大夫人特意让喜娘看着点她,可如今的苏凝月早就不是那位小可怜了,自然不会领情。

只听她站住了脚,笑着道:“你算什么东西,作何一副长辈的样子教训我?”

闻言,喜娘一愣:“我是大夫人的人……”

“那又如何,”苏凝月丝毫不买账,“如今我嫁入七王府,便是王妃,莫说你是大夫人的心腹,即便她本人过来,见着我也得恭恭敬敬向我行礼。”

“你……!”

喜娘被气的胸口钝痛,声音立即拔高了几个度,却在下一刻消声。

只见从不远处的卧房里走出来一位红衣姑娘,面色不虞:“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容得下你们在这撒野?”

喜娘不认得来人是谁,但还是低头弯腰道着歉,顺便拽了苏凝月一把:“不知王爷现下可还方便?”

那姑娘看了苏凝月一眼,眸中闪过一丝嫉恨,随后颔首道:“进去吧,王爷在里面等她。”

“是。”

言罢,喜娘便要抬腿,却被苏凝月绊了一脚:“我自己进去就好,至于你,可以回去跟大夫人交差了。”

苏凝月没有半分留恋地转身,徒留喜娘在心里压着火跟那红衣姑娘寒暄。

卧房内布置素雅,苏凝月单手推开房门,目之所及不见一丝赤色。

她绕过屏风,便见软塌上坐着一位身穿玄衣的男子,眉目如星,身形单薄,仿佛一柄随时出鞘的神兵利刃。

不用想这位就是鬼王元昭了。

见她走进来,元昭也撩开眼皮看了她一眼,可没等他张嘴说话,熟悉的痛感蔓延至五脏六腑,眼前牵扯出一片迷,幻景色,他眼睁睁看着苏凝月走过来,随后自己一口鲜血吐在了她的裙摆。

苏凝月:……?

她微微蹙眉,眼疾手快把住了男人的脉搏,脉象时急时缓,变幻莫测,她的脸色有些不好。

苏凝月张了张嘴:“你……”

话没说完,元昭冷冷看了她一眼,伸手拽了一下位于身侧的绳索,一道黑影落于眼前,单膝跪地:“主子。”

元昭闭目养神:“把她关进地牢。”

“是。”

苏凝月没问出口的话生生噎在了肚子里:“你关我做什么?”

可无论她怎么问,元昭都没再给她一个眼神,身为鬼医,她医术精湛但却是个战五渣,只能被黑影扛在肩膀关进了阴冷的地牢。

直到坐在地牢潮湿发霉的砖地上,苏凝月都没缓过神来,她,堂堂鬼医,嫁人不成反被……关起来了?!

地牢里,苏凝月闭着眼睛回忆着元昭的脉搏。

半晌,她缓缓睁开双眼,伸手搭在了自己的脉搏上。

“果然……”她小声道,“千算万算没想到岔子出在自己身上。”

刚刚被穿越这个事冲击,紧接着便进了王府,让她没有时间查一查这具身体有没有毛病,现下看来岂止是有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