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冰也没关系元杳九千岁小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寒冰也没关系》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元杳九千岁的小说叫《寒冰也没关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扶妖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道天雷,把元杳劈成了小奶包,她爹还是个大奸臣,人称九千岁!九千岁长了张祸国殃民的脸,却行事狠辣,掌控前朝后宫,权倾天下。自古,大宦官没一个好下场……为了活命久一些,元杳伸长小短手,到处抱大腿。小皇子们:招惹你的家伙,已经被我打得满地找牙。世子和小侯爷:抓你去做人质的敌国奸细老巢,已被团灭。小公主们:乖,过来姐姐抱。当团宠的感觉,好好哦!元杳:说来惭愧……既然惭愧……邻国的漂亮质子抓着她:除了我和你爹爹,离别的男子远一点!…

《寒冰也没关系》 第6章 古代版幼儿园 免费试读

第6章古代版幼儿园

立夏。

天地交始,万物并秀,是入学的好日子。

京城四方街,天微亮,禁军就已清理了整条街,街两边,站满了等着看国学院开学仪式的百姓。

辰时一到,国学院外响起礼炮声、鼓声,而后,一辆接一辆的马车驶过四方街,朝国学院外的广场驶去。

为首的,是当今太子的马车,镀金描漆,通体金光灿灿,车身两侧的腾龙戏珠徽印,雕刻得栩栩如生,腾龙含有一对夜明珠,足足有鸡蛋那么大,在晨光里泛着璀璨色泽。

围观百姓指着那夜明珠,开始激动地议论:“就是这对夜明珠!十年前,皇上用两座三十万人的城池和楚国换来的,没想到,竟然镶在了马车上……”

紧随着太子马车的,则是九千岁的马车。

九千岁的马车,是东海乌木打造的,通体乌黑,配上摇曳的乌红色纱帘,沉稳大气中透着一丝阴邪,在一众花花绿绿的马车中,格外显眼。马车所过之处,所有人全部噤声。

马车车轮压在青石地板上,发出沉重的“咯吱”声,格外催眠。

元杳穿着国学院的小校服,扎着一对小丸子,肉乎乎的小手扒着九千岁衣襟,睡得正沉。

单手抱着她的九千岁,手执一柄黑玉扇,身穿飘逸的鲜红长袍,外搭了一件用金丝绣满芍药花纹的黑色大袖衫,满头青丝,用墨玉发冠尽数束起,露出修长脖颈,和若隐若现的喉结……

好看的九千岁大人,马车一停,就被不少大臣上前行礼,行完礼,有人掀了车帘:“拜见九千岁,请千岁下马车。”

车帘一掀,一只手就伸了过来。

刺目的光,直直投射过来。

元杳不适,蹙起眉头,往九千岁怀里钻了钻。

九千岁眼神微冷,没搭伸过来的那只手,而是长袖一甩,挡了光,单手抱着元杳下马车。

广场上,站满了人。

上百位学生,从六岁孩童,到二十余岁青年,全都穿着用银丝绣了水纹的白色衣袍、也就是国学院校服,由各班的助教夫子带领着,整齐有序地站立。

今年入学的新生,正在准备行入学礼……

九千岁一下马车,拜师礼都暂停了下来,所有目光全都朝他看来。

晨光里的男子,怀抱着一个白团子,却好像是抱了件珍宝,明明形容昳丽,周身气质却冷到极点,宛若堕神降临。

人群中,引起一阵阵不小骚动。

新生中,有小孩子惊奇道:“他就是传闻中的九千岁么?”

旁边的小女孩重重点头,激动得不能自已:“是他是他!九千岁真是全天下最好看的男子啊!”

“是呀是呀!九千岁真的长得太好看了!如果他不是太监就好了,这样,我长大了就可以嫁给他了!”有人附和道。

一道小小的声音捂嘴:“你怎么敢嫁给他,我娘说了,他杀人如麻,真的好可怕啊!”

“嘘……”边上,一个小孩子低声道:“别说了,小心九千岁听到,把你们抓去剁了……”

广场上的吵嚷声,惊醒了元杳。

她打了个哈欠,软软地道:“爹爹,我醒了,放我下来吧。”

在上千人的注视下,九千岁衣袖一挥,弯腰,放下臂弯里的奶团子。

元杳笑脸灿烂,准备跟边上站着的新同学打招呼,却发现,所有小萝卜头都好奇却又怯生生的,不太敢看她。

元杳挠了挠脑袋,抬头去看九千岁。

只见,九千岁大人执着玉扇,细长的眉眼扫过广场学子。

霎时间,整个广场都噤了声。

一个穿着绯红衣袍、国字脸、蓄着长长胡须的老头走了过来,刻板又威严地行了个拱手礼:“国学院院长孔照夫,见过九千岁、郡主。”

九千岁轻摇玉扇,对元杳道:“小杳儿,以后,你便是国学院的学子了,未来的日子,可要好好学习,别让爹爹失望。”

元杳在心里叹了口气,乖乖道:“杳儿会努力学习的。”

院长便领了她,来到一列水嫩嫩的小萝卜头面前。

一见着元杳,小萝卜头们纷纷往后退,像见了煞神一般。

元杳眨了眨了。

完了。

元杳想,按照这个剧情发展,她离被孤立、被校园暴力不远了……

院长见状,并没有说什么,而是让元杳站在了一排女学子前面。

元杳乖乖站定。

这时,她听到身后有微弱的声音在激烈讨论着——

“她怎么来我们班呀?我好害怕呀呜呜呜……”

“我娘说,不许我和元杳郡主说话,不然九千岁会杀了我,好可怕……”

“可是,她长得好可爱,和九千岁一样漂亮!”

“九千岁呀,是全天地下最漂亮的男人,他的女儿,能不漂亮吗?”

“……”

这群小萝卜头,可真有意思!

元杳竖起耳朵,听得兴致盎然。

忽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瞧你们一个个没出息的!九千岁再漂亮,不也只是个太监?”

先前夸赞的小女孩怒了:“太监怎么了?太监照样把你定军侯府压着,你的贵妃姑姑,都没太监说话分量大,你林玄又算个什么东西?”

小男孩急红了眼:“你……你等着!我迟早杀了元渊这狗贼!”

厉害了!

竟然有小屁孩说要杀她爹!

元杳吃惊地转头。

只见,她旁边那排男学子里,靠后的位置,站着一个偏瘦偏高的小男孩。腰带乱系,绷着一张脸,身体站得板正,一副眼高于顶的模样……

见她看过来,小男孩瞪了她一眼。

他好凶呀!

元杳轻扯了一下院长的衣袍,问:“院长,这是什么班?”

院长看了她一眼:“回郡主,新生班,也是国学院的幼学班。”

幼学班??

那不就相当于幼儿园?或者学前班?

元杳呆了一下。

她这是……重新念幼儿园的意思??

她一个二十几岁、连大学都念完了的成年人,在这古代,居然要和一群小萝卜头一块儿,念幼儿园?

不行不行!

她去国学院最高年级,都绰绰有余了!

元杳挣扎着,像八爪鱼一般,抓紧身旁九千岁衣襟:“爹爹,我不要去新生班!我要去别的班!”

“哦?”九千岁一手护了她的背,问:“为何?”

这借口,可真难找……

她总不至于,说自己念过书吧?

忽然,元杳眸子一动,指着林玄的方向,奶声奶气道:“那个人,他好凶好可怕,杳儿不想和他一个班!”

林玄:“???”

林玄差点被气死,气红了脸,大声嚷嚷道:“你这个臭丫头!说谁凶呢你?信不信小爷我揍得你满地找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