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凝月元昭重生相府》苏凝月元昭章节目录免费试读

《苏凝月元昭重生相府》小说简介

苏凝月元昭是《苏凝月元昭重生相府》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落瑶点点,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苏凝月被晃得胃里一阵翻滚,好不容易睁开眼,却被眼前的红给深深刺痛了。小兔崽子玩的哪出…

《苏凝月元昭重生相府》 第3章 险些被美色所迷 免费试读

“把你要的药材写下来,我会叫人送去给你。”

“得嘞。”

苏凝月弯了弯眼睛,从元昭的桌子上摸出一支狼毫沾了墨就开始笔走龙蛇。

写完后,元昭看了一眼,心道怎么能有人写出这么丑的字?当真是从相府出来的小姐吗?

抱着这个怀疑,他主动道:“明日要回门,你是自己回去,还是本王与你一起?”

闻言,苏凝月挑眉:“我还能有这种选择?”

元昭没答。

思前想后,苏凝月还是道:“那就辛苦王爷陪我跑一趟了。”

她想的明白,如今她虽然成了王妃,但还是拗不过相府那帮老狐狸,可要是七王爷本人跟着她一起回去就不一样了,明日哪怕是看在元昭的面子上,相府那帮人也得忍着。

思及此,苏凝月琢磨着怎么给苏家一份大礼。

…………

次日清晨,在元昭的吩咐下,管家一箱一箱的往马车上搬东西。

苏凝月睡眼惺忪地看了一眼,发现全是上好的补品,甚至还有一株到她腰那么高的红珊瑚。她见都没见过这个样的。

苏凝月:“……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元昭懒懒倚靠在门口:“你什么意思?”

“王爷您是有钱没地花想做慈善吗?那您其实可以把这些东西给我,何必送给相府那帮极品?”

元昭:“本王这是在给你面子。”

毕竟若是苏凝月两手空空的回去,明日全京城就要传她进了王府却不受宠爱,回门之日连件像样的礼物都没有,平白惹人笑话。

苏凝月细细想了想,道:“我觉得……我可能不需要面子。”

面子有什么用?不过是京城里的人背后议论她两句罢了,又不会少一块肉,可眼前这些可都是真金白银啊!

元昭难得无语,看着她半晌没说话。

最终还是在苏凝月没完没了的碎碎念中,挑出了几样极其贵重的放回了王府的仓库。

就连管家都在笑说:“王妃念着王爷,刚嫁进门就向着王府了。”

苏凝月听见了当没听见,抬腿上了马车,心想:我可不是向着王府,只是不想便宜了害死原主的那群人……

马车辘辘前行,

丞相府和七王府离的不远不近,在另一条繁华的街上,但是有马车在很快便也到了。

苏凝月撩开帘子往门口望去,自她出嫁,相府重新漆了牌匾,她没忍住勾了勾唇角,眼底一片冰凉。

元昭看了她一眼,轻声道:“你自己进去吧,本王在马车上等你。”

苏凝月:“所以您起了个大早,嘴上说着陪我回门,就是指在马车上等着?”

见他点头,苏凝月无语凝噎,不过也没有强求,叫上驾车的马夫,带着礼物,便敲响了相府的大门。

开门的是大夫人的心腹刘婆子。

她鬼鬼祟祟张望了一番,见来人只有苏凝月一人,不屑道:“大清早的敲门,不嫌晦气。”

苏凝月也不恼,笑眯眯道:“是晦气,不然我为什么大清早来呢。”

元国习俗,只有家中有人报丧才能在大清早敲门,且叩门声急切,没有条理。

闻言,刘婆子瞪着眼睛就要骂,却见苏凝月冷下脸色,扬声道:

“相府好规矩,如今我贵为七王妃,念着家中诸亲回来探望,只叫一个刁仆出来迎接是什么意思?是想打我的脸面,还是想打七王爷的脸面?!”

元昭坐在马车里听着苏凝月借题发挥,眸中闪过一丝复杂,他故意不下车就是想试探一下,看看苏凝月到底和相府的关系如何,却没想到仅是一个下人都能对她大呼小叫。

果然,那刘嬷嬷听见这话双手叉腰倒也不害怕:“什么王妃,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你心里不清楚?不过就是咱们夫人送给王爷的一份礼物罢了,我劝你有点自知之明,否则一会惊扰的了夫人,保管你吃不了兜着走。”

苏凝月冷笑:“我倒要看看,你们能奈我何。”

言罢,她看了身侧车夫一眼,指了指眼前的大门:“给我拆了相府的大门。”

车夫一愣:“这……”

“怎么?我嫁进王府,与七王爷夫妻一体,使唤不动你了?”

车夫又回头看了马车一眼,心里记着王爷的嘱托,咬咬牙冷着脸上前一脚踹向相府的大门。

刘婆子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猛地一拍大腿嚷嚷起来:“哎呦,这是做什么?这是做什么呀!反了……反了……真是反了!”

说着,她叫来丫鬟连忙去通报大夫人。

车夫凑到苏凝月身边小声问:“还砸吗?”

苏凝月也小声回他:“先不砸了,意思一下就行。”

车夫了然,等大夫人一出门就见他气势汹汹上前,冲着府门就去了。就见他一个人仿佛身后有千军万马之势一样,完全没有胆怯,那样子仿佛就是砸场子来的,管你是不是丞相府,看的苏凝月在后面一阵鼓掌,不愧是王府的人,这勇气着实可嘉。

大夫人连忙制止:“这是要做什么?!”

车夫显然不是专门用来驾马车的,而应当是元昭的心腹,见大夫人动怒也不怵,痞痞道:“相夫人见谅,小的是王爷专门派来保护王妃的,王妃指哪我就得打哪。”

闻言,大夫人也没找这车夫的晦气,而是将视线落在苏凝月身上。之前在府中的那副胆怯模样早就不复,一身红衣明媚又张扬,一个人怎么会突然变化这么大?

苏凝月也在看她。

这位丞相夫人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表面温和大度实则心狠手辣,她对苏父都没有过多的感情,心里只想着为自己的儿女铺路。

此番仇人相见,大夫人眼中流露出的仍旧是高高在上的不屑。

“嫁了人便要稳重些,怎可仗着有了依仗回家撒野?”

“大夫人这话错了,是您身边的刘婆子出言不逊在先,她看不起我便是下王爷的脸面,为了七王府的名声,我自然是要出头的。”

要说大夫人也真真算个狠人,听见这话,反手便给了刘婆子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