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女将有空间叶锦安陈二二芽 农门女将有空间陈二二芽

《农门女将有空间》小说简介

经典之作《农门女将有空间》,叶锦安欧阳少宸为书中的男女主角,本文是由实力作者陈二二芽独家原创,推荐阅读!小说主要内容是:哎。待他看到这些包子馒头忍不住惊叫道:小姑,你咋买这么多啊?说着还迫不及待的拿了一个大口咬下去。…

《农门女将有空间》 第2章 免费试读

叶继林老爷子听到儿子会被牵连,急了,好不容易供出来的举人,老爷子绝不能让任何事情影响到儿子的前程的。

“承元啊,还是不要带三郎去京城了,万一冲撞了贵人,影响到你的前程……”

“那就不带了。”

叶承元一锤定音!

“呵,我还不想去呢,你个忘恩负义,为了富贵休妻另娶的渣男。”叶锦安冷声讽刺,自从看到王氏替她挡了一巴掌,再加上有原身还未散去的情感作祟,心里早已倾向了王氏。

“你说什么?你……你这个逆子!”叶承元怒极,扬起手掌,还想打叶锦安,却被叶锦安一把抓住了手腕。

“我说,你是个忘恩负唔……”

“三郎,住嘴,快别说了。”王氏一把捂住了叶锦安的嘴。

在天祁国,辱骂父母,若是被告到官府,轻则会被打十板子,重则是要下大牢的。

叶承元被自己的儿子当着一众族老的面骂忘恩负义,都快被气炸了,用力甩开了叶锦安的手。

“逆子!逆子!各位长辈,此等对幼弟和祖母动手,辱骂父亲的不贤不孝之人,不配为叶氏子孙,今日将其逐出家门,开除出叶氏宗族,断绝父子关系。”李承元对着众人大声宣布。

“不,不,不要把三郎赶出家门,呜……”王氏震惊,伸手想要捉住叶承元的衣袖恳求却被他轻易躲开。

“承元啊,这孩子可是叶家的血脉,哪能逐出家门,惩戒一番就是了。”有族老不忍心。

“是啊,是啊,惩戒一下就是了,逐出家门太过了。”

“是啊,这没有宗族护着,以后就是无根的浮萍,怕是容易受到欺负啊。”

叶承元眼神阴冷的看了看出声的几个族老,冷声道:“不孝,是大罪。已经断绝关系,他以后如何……与我何干?”

更何况,还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种呢。

叶承元看了眼和自己没有一点相似的叶锦安,眼神越发阴冷。

虽然以前有偷偷地和叶锦安滴血认亲过,当时血是相溶的,但是和自己一点都不像的儿子,他怎么都说服不了自己那是亲生的。

王氏一直安分守己,自己也一直找不到证据,若不是叶锦安长得和自己一点都不像,怕是根本就不会怀疑。

“给我拿笔墨纸砚来。”

“爹,把我也赶出家门吧。”在叶承元准备提笔写断绝书的时候,叶锦绣突然跪下来恳求。

“绣绣!你这傻孩子,说什么傻话呢,快起来。”王氏正沉浸在儿子被赶出家门,以后没有家族可以依靠的悲伤中呢。突然又听到女儿的话,吓得尖声叫了起来。

“爹,求求你,把我也赶出家门吧。”叶锦绣没有理会王氏,对着叶承元磕起了响头。

“你个逆女,连你也要气我?”叶承元看着给不断磕头的女儿,气的重重地拍了下桌子。

“你这赔钱货,想走?没门。我们叶家把你养这么大,吃喝不要钱的啊?除非给我五十两银子。否则,没门。”张老婆子狮子大开口。

叶锦绣今年十四岁了,马上就可以定亲换一笔彩礼钱,现在让人走了,岂不是白白失去一笔钱。

叶锦绣听到要五十两银子都懵了。

长这么大,手里连十文钱都没有过,和娘亲一起绣帕子的钱也都上交给奶奶了,哪里有钱。

“婆婆,既然锦绣想走,就让她走吧。她娘和弟弟都不在这个家了,她留着怕是也不会过得开心。”唐美婳听到叶锦绣的话,还没来得及开心呢,就听到张老婆子的话。

能把这两个孩子赶走,她倒贴钱都愿意的。

“我们家可是养了她十几年,哪能让她白吃白喝。”张老婆子不甘心。

“老太太,我姐每个月绣帕子卖的钱有一百多文,我娘每月也有三百多文钱,每次卖的钱都交给你了,难道这些钱还不够我姐这十几年的吃喝?”叶锦安看不下去了,出声讽刺。

“在叶家白吃白喝的难道不是大房家的吗?我就没见过张桃花和叶锦芳绣过帕子赚钱给你,平日里的活计也是推给我娘和我姐。”

张桃花是叶锦安的大伯母,更是张老婆子的娘家侄女,叶锦芳是堂姐。张老婆子素来看不起王氏,认为她配不上自己的儿子,觉得自己儿子以后是要当大官的,娶的肯定是高门大户家的女儿,而不是个小小的秀才之女,所以对于张桃花把活推给王氏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的。

“婆婆,这在乡下,养个闺女,一年到头可能花不了一两银子,但是在京城,一两银子还不够一个月的花销。若是把这丫头也带去京城,我们光是给她置办衣物和首饰,都不下五十两银子。

更何况,锦绣也快及笄了吧?锦绣的条件在京城怕是说不到什么好的亲事,到时我们家不是得多备点嫁妆,好让她在夫家不受欺负啊。”唐美婳知道张老婆子贪钱,故意这样说。

“哪能啊,随便给她点旧衣服穿得了,也不用什么首饰和嫁妆,收拾两套衣服就行了。”要什么嫁妆,给两套衣服都算好的了,张老婆子满不在意的摆摆手。

“婆婆,这女子的穿着打扮以及嫁妆,代表的可是夫君和儿媳的脸面。让夫君的女儿穿着破衣烂衫,是让京城里的贵妇笑话儿媳是个黑心的欺负继女吗?”唐美婳有些生气了,声音都提高了几个度。

“啥?这……这,那不是还要给她花很多钱?果然是赔钱货!”

张老婆子气的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最终,叶承元同意了把叶锦绣也赶出家门。

写了一式三份的断绝书。叶锦安和叶承元各一份,还有一份给了族长保管。

把自己那一份收好,忍着恶心想吐的感觉,叶锦安挺直了腰板走到李承元面前,伸出鸡爪般的小手,“还钱!”

“还钱?还什么钱?你这兔崽子想钱想疯了不成?”叶承元还在疑惑中,张老婆子对钱字很敏感,听到叶锦安要钱就嗷叫着上前,想拍打叶锦安的手。

——

作者有话说:

第一次写小说,希望大家喜欢我写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