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思雨陆时年小说全文 安思雨陆时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宠妻入骨之陆少请克制》小说简介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宠妻入骨之陆少请克制》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夕羽落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传闻,陆时年大少爷是一个喜怒不定性格暴躁的男人,却不想在家却是一个无底线的宠妻狂魔。有人问:陆先生,听说你太太在家才是一家之主,是吗?胡说!我的男主人地位一百年不动摇。陆先生跪在了键盘上讨好地看向了安思雨,老婆,我这么回答,还可以吗?…

《宠妻入骨之陆少请克制》 第13章 求助 免费试读

林医生乍一进门就被吓的打了个哆嗦,房间里的人一个阴沉着脸坐在床上,周身气场冷的都快凝结成冰了,另一个畏缩的环着胳膊站在角落里,像只受了惊吓的雏鸟。

“安小姐,您要不先躺下,我给您量个体温?”其实不用量他也能确定这个娇弱的女人绝对发烧了,先不说之前的情况,光她现在绯红的脸颊和迷蒙了的双眼,看起来就病的不轻。林医生估计这姑娘没准已经烧昏头了,不然怎么敢把陆时年气成这样?

安思雨只觉得浑身上下都是冷的,明明触手的温度很烫,但还是觉得冷,冷的她克制不住的想要颤抖,她用浑浑噩噩的脑袋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林医生的意思,下意识的向床铺的方向摸索。

结果手还没有碰到床沿,一直沉默着的男人却抬手指向房间里的单人沙发:“离我远点。”

这意思就是床都不让躺的。

安思雨顿了顿,估计了一下自己跟沙发之间的距离,只觉得脚下像吊了个千斤顶,陆家的房间全都大的要命,光是这间卧室就少说一百来平米,床和沙发更是分别放在房间的两头。

她抬起绵软的腿,只觉得每口呼吸里都掺了烧红的火炭,以安思雨现在这个身体状况,能挪到床边撑住没晕就已经是意志坚定了。

再走到沙发……

她做不到。

但她也清楚,这里没人会帮她,求生欲让安思雨放弃了所剩不多的颜面,索性撑着床沿一屁股坐在地上,厚厚的羊毛地毯坐上并不会冷,甚至不觉得难受,安思雨苦中作乐的扯了扯嘴角:“我躺这行吗?”

陆时年:“……”他简直想掀开这女人的脑袋看看里面装了什么,她都不会为自己的行为感到丢人吗?

林医生提着医药箱小心翼翼的把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游移,揣摩不清楚陆时年的想法,就完全不敢接话。

“……不行吗?”安思雨也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大概让医生感到为难了,只好用手肘撑着地毯试图爬起来,但浑身上下实在是没有半分力气,接连试了两次都没能站起身。

陆时年拧眉看着在地上不断挣扎的女人,就像是在看一只被蛛网包覆住的蝴蝶,无论怎么努力都没法挣脱丝毫,他的心里莫名的生出一种诡秘的满足感,如果说安思雨是那只垂死挣扎的蝴蝶,那他就该是那张铺天盖地的网,就算这只蝴蝶再怎么挑衅求饶,都没办法脱身。

既然这样,他为什么要和躺在砧板上的鱼生气?

陆时年的火气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散了,甚至都没有意识到生气这个情绪对他来说有多么的难得。

男人系好睡袍的衣带,拢起散乱的额发,慢悠悠的下了床,连看都没再看安思雨一眼,就这么径直出门去了。

这是什么意思?

安思雨茫然的眨了眨眼睛,有点摸不清状况。

倒是林医生缓缓松了口气,虽然以前他来陆家都只是做例行检查,但到底跟陆时年接触过几次,如果他没有特意留下交待,就说明不会再干涉这边的事情了。

换句话说就是,陆时年大概是默许这个女人躺回床上了。

明明想做让步,但是又碍于面子不肯说,所以只好自己走人,摆出一副跟他没关系的样子。

这个想法让林医生觉得有点好笑,但很快又因为随意揣摩陆时年的心思而缩了缩脖子,就跟自己犯了什么大逆不道的罪似的。

回神之后见安思雨还在地上瘫着,林医生连忙放下医药箱把人扶到床边躺好,甚至谨慎的在不碰到安思雨身体的情况下,体贴的帮忙盖了个被子。

“……四十度。”看着体温计上的数值,林医生都有点佩服安思雨了,烧的这么厉害,竟然还有劲作死,也是不服不行,“林小姐,您稍微休息一会儿,如果撑不住就直接睡没关系,我去给您配药,你这不挂水可退不了烧。”

安思雨无力的答应了,说话的声音还没她的呼吸声大,明明很难受,头也晕,但就是没办法松懈,没办法安心的睡过去。

偌大的陆家就像是潜藏了无数猛兽,她稍有不慎就会彻底坠落,所以她不敢睡,也不能睡。

为了打气精神,安思雨睁着空茫的眸子打量着室内的陈设。

这是……

她的目光倏地的在某处顿住。

那里放在林医生的医药箱,但吸引她注意力的却是放在医药箱上的那个手机。

手机……只要有手机,她就可以跟外界联系了,可以向外界求助!

这个念头猛的激起了安思雨的精神头,刚才还爬都爬不起来的人,竟然直接软手软脚的扑了过去。

太好了……

竟然连密码锁都没有,简直是天助我也!安思雨的眸子里流露出了明显的喜悦,抖着手按下了拨号键。

要报警……要说她被囚禁了……

但在提示音响起的那一刻,她却又飞快的挂断了。

不能报警……她签了合同。

她还要出国,她不能让别人知道她被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当成了生育工具,这件事如果被别人知道,她有可能会被取消留学资格。

不能报警……

安思雨的身体突然就颤抖了起来,她一直以为自己能逃掉的,但现在事实却告诉她,当机会摆在眼前的时候,她其实连可以求助的人都没有。

活了二十多年,连一个真正可以帮她的人都没有,舅舅舅妈卖了她,表哥表姐恨不得她去死。

亲人靠不住,朋友……

朋友!

安思雨就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飞快的按下一串烂熟于心的数字。

这个电话号码她已经很久没有拨通过了,直到此刻她才发现,她竟然把这个号码记得那么清楚。

短暂的提示音之后,安思雨听到电话被接通,竟然瞬间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不等那边的人开口,就惶急的说道:“暮欧,你现在有没有时间,我……”

“安思雨?”

娇软柔媚的女声里带着胜利者的从容与轻慢,一开口就把安思雨浑身的力气都戳散了。

“……高星澜。”光是吐出这个名字,安思雨就觉得浑身的温度都降下去了,如果说她前一刻还因为发烧而处于滚烫的岩浆里,那么这一刻,她就已经坠入了深不见底的冰川。

高星澜接了沈暮欧的电话。

她怎么就忘了呢?他的身边早就没有她的位置了,她也早就失去向他求助的资格了。

安思雨深吸了口气,防止自己没出息的哭出来,刚想挂断电话,对面的女声却笑着开了口:“思雨,咱俩也好久没见了吧?你不打电话过来,我这阵子也准备找你的,我和暮欧快要结婚了,到时候……”

高星澜的话宛如一道惊雷似的劈在了安思雨的心尖上,落在了最柔软的那一处。

他们要……结婚了?

“……恭喜。”除了恭喜,安思雨都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高中时掏心掏肺的恋情,换来的只是无疾而终,她甚至都不知道分手的理由,就像是一觉睡醒她的身上就突然多了几十上百条的罪名,让沈暮欧连话都不愿意再跟她多说一句,就这么把这段感情埋葬在了那个时候。

后来他和高星澜在一起了?

安思雨和高星澜也很熟悉,如果没有之后这几年的疏远,她们俩大概能是最好的闺蜜。

可后来沈暮欧一夜之间变了,高星澜也变了。

她就在一夜之间失去了爱的人,也失去了最好的朋友,只剩下满心的无辜和茫然失措。

可现在高星澜说,她要和沈暮欧结婚了。

安思雨觉得自己就像是天底下最大的傻子,被人玩弄在手心里,愚蠢的,可悲的,凄惨的。

她现在已经完全没有求助的心思了,就这样吧。

她的尊严不允许她向一个骗子求助,她的感情也不想狼狈到尘埃里。

更何况,沈暮欧大概也不会帮她。

“对了,思雨,你找暮欧有什么事吗?”高星澜的声音很小,是那种刻意压低过的,担心惊扰了谁的细声慢语,偏偏又压抑不住其中的喜悦和炫耀,“暮欧刚刚才睡着……”

“不,没事,我先挂了。”安思雨真的不想再听下去了,如果不是想撑住最后的颜面,她几乎都想直接把手机扔出去,“恭喜你们……”

高星澜意味深长的看着已经暗下去的手机屏幕:“安思雨,无论过去多久,你都愚蠢的让我发笑。”

她低下头操作着沈暮欧的手机删掉来电记录,然后才整理了一下装扮,缓缓的推开了房门。

刚刚批阅完一份文件的沈暮欧恰好抬起头,看见高星澜进来眉头就微不可见的皱了皱:“你怎么还没下班?”

这话听起来像是关心,但高星澜对这个男人太了解了,他是在责备她打扰了他的工作。

高星澜顿了顿才扯出一丝牵强的笑意:“我准备下班,收拾东西的时候,在休息室看到了你的手机,就给你送过来了。”

“放着吧。”沈暮欧重新低下头,似乎所有的注意力都被文件吸引了,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再施舍给高星澜。

修饰的整齐漂亮的指甲在高星澜的掌心刺出几个半月形的痕迹,凭什么!凭什么她努力了这么久,为沈暮欧做了这么多事,这个男人却一直看不到她?安思雨算什么东西!不过是读书时一段懵懂无知的错爱,就能让他记这么久!

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