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女将有空间》无弹窗阅读 叶锦安欧阳少宸小说全文

《农门女将有空间》小说简介

古代言情小说《农门女将有空间》,是由著名作者陈二二芽编写的一本叫做《农门女将有空间》的小说,小说的男女主角是叶锦安欧阳少宸。小说简介:哎。待他看到这些包子馒头忍不住惊叫道:小姑,你咋买这么多啊?说着还迫不及待的拿了一个大口咬下去。…

《农门女将有空间》 第1章 免费试读

叶锦安头疼欲裂,耳边吵闹的哭声更是让她心烦气躁,恶心想吐。

晕晕沉沉的睁开眼来,待看清眼前的情景,她有些发蒙。这是啥情况?拍古装剧?三堂会审呢?

等下,我不是在反恐行动中替队友掩护,结果暴露了位置被对方的狙击手一枪爆头了吗?还记得子弹击穿头骨碎裂的声音和那疼入骨髓的感觉。肯定是死的不能再死了,怎么还能再醒过来?

叶锦安抬起手,摸了摸头。嗯?头还在?也没窟窿?只是额头左边起了一个大包还有些恶心想吐的感觉。

“三郎,你醒了?娘,三郎醒了!”耳边穿来一个惊喜的叫声。叶锦安斜了斜眼,看见旁边一面黄肌瘦,衣着破旧的女孩,正瞪着一双包着眼泪的大眼睛,满含惊喜。

“三郎,我的儿啊!你感觉怎么样啦?啊?”坐在地上半抱着叶锦安的王氏抹了一把泪,担忧地看着叶锦安。

三郎?这是叫我吗?儿子?叶锦安忍着恶心想吐的感觉,歪了歪头看了看周围。一圈身穿古装的人冷冷的围观着,周围并没有拍摄工具和工作人员,不是在拍戏?抬手放在胸前按了按,平的!妈呀!老娘变成男人了?

此时,太阳穴突然胀痛,脑海多了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知道自己并没有变成男的,她松了一口气。

“三郎?三郎?”王氏看到叶锦安眼里的陌生和动作,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阵心慌,急忙连连呼唤着。

“我没事。”叶锦安随口应道,一边继续接收这多出来的记忆。

王氏看到儿子醒过来总算放心了些,抹了抹眼泪,对着围观人群里穿着锦衣华服的玉冠白面男子,她的相公叶承元,诺诺开口道:“相公,先带三郎到隔壁村看一下大夫,什么事情都过后再说好吗?”

“呵,刚刚我相公说的话你没有听到还是没有听懂啊?六年前你就已经被休了,已经不是你相公了,你这样叫怕是不合适吧?”

叶承元还没有说话,坐在一旁的画着精致妆容,头上戴满朱钗步摇,衣着华贵的妇人翘着手指,欣赏着涂满蔻丹的指甲,不满地开口。

她正是白面男子叶承元的现任妻子唐美婳,当朝户部侍郎唐中仁的女儿。

“我……我没有收到过相公给的休书。”王氏一滞,声音呐呐。

“休书在这呢。”王氏话音刚落下,就听到自己的婆婆,张老婆子高亮的声音。

循着声音望去,只见刚刚离开堂屋的张老婆子掀开帘子从里屋走了出来,手里扬着一张泛黄的纸。

张老婆子走到王氏面前,居高临下的把手里的纸扔给了王氏。

“休书给你,你带着休书赶紧滚吧,不许回屋收拾东西。”

王氏颤抖着捡起飘落地上的休书,只见上面写着:休妻书

立书人叶承元,系广源府,陵川县人士,从幼凭媒娉定王氏诗诗为妻,岂期过门之后,该妇多有过失,正合七出之条,因念夫妻之情,不忍明言,退其回本宗,听凭改嫁,并无异言,休书是实。

恐后无凭,自愿立此文约为照。

立约人:叶承元

天祁靖安六年六月二十七日

王氏捏着休书,心中悲凉不已。写休书的日期的确是六年前,字迹也确实是叶承元的。

“既然早已经寄休书回来休了我,为何一直不让我知晓?”王氏有些愤恨。

“这……这不是因为两个孩子都还小嘛,离不得你。所以就暂时没有和你说。”张老婆子眼珠子转了转,然后理直气壮地说道。

围观的众人看着张老婆子睁眼说瞎话。王氏的两个孩子,大女儿锦绣已经十四岁了,锦安也十一了,六年前就是八岁和五岁,又不是奶娃娃,哪里离不开人。

这山旮旯的,谁家孩子不是从刚学会走路就跟着其他孩子东跑西跑、赶鸡撵狗、上山掏鸟蛋、下河摸鱼的。哪里要大人看顾啊?而且这六年多来,王氏陪孩子的时间也不多,平时不是忙里忙外的干活就是赚钱养家。

张老婆子当年没有告诉王氏,不过是舍不得她做女红赚的钱以及免费的劳动力罢了,所以在叶承元回来之前一直瞒着。

“你赶紧走吧。”张老婆子说着,还招呼大儿媳小张氏一起上前拉扯王氏。

“别拉我,快放手……”王氏一边护着怀里的人,一边想摆脱两人的手。

叶锦安早已接收了多出来的记忆,不过因为脑震荡,很是恶心想吐就一直半躺在王氏怀里没有动。

看到两人来拉扯王氏,便起来伸手推了一把面前的张老婆子。

谁料到张老婆子被推后,急急倒退几步,然后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哎呦,哎呦,不孝孙儿,要摔死我老婆子了。”

“老婆子,你怎么样?”

“娘,你没事吧。”

“放肆!叶锦安,你怎敢……!”

“到!”

叶锦安听到叫她的名字,她条件反射的立定站好应了一声。

叶承元怒极,上前扬起了巴掌想狠狠的打下去。

叶锦安正惊讶自己的力气变大了,明明只是很轻的推了一下张老婆子,居然能把人给推倒了,能看得出张老婆子不是故意被推倒的。

不过看到一巴掌打下来了还是能轻易躲开的,正要躲开突如其来的巴掌,没想到“啪”的一声响,打在了王氏的脸上。

王氏的脸上迅速起了一个红肿的巴掌印,可见叶承元的力气有多大。

叶锦安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王氏,愣住了。

“你刚刚才打了三郎一巴掌,差点把他打死,你现在还想打?”王氏看着叶承元怒道。

换做以前,王氏是不敢这样和叶承元说话的,但是今天被休,孩子又差点被打死,王氏对叶承元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哎呀,这对奶奶都能动手的孩子我还没有见过呢,这位……大姐,你教导的孩子可真是……啧啧。”唐美婳看着这一幕,低低的笑出声。

“相公,你这儿子,方才便想对锦文动手,现在又推倒了婆婆,这样的孩子若是带去京城,还不知道能得罪什么人呢?就凭你这个新晋的小小举人,怕是保不住你这儿子,而且你还会被牵连。”

“这……这可怎么办啊?”叶承元的爹闻言顿时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