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天武帝:复仇之一路开挂》无错版 杨铭方茹小说无删节

《封天武帝:复仇之一路开挂》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杨铭方茹的书名叫《封天武帝:复仇之一路开挂》,是作者龙竹所编写的玄幻科幻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少年杨铭自荒岭而出,登天路,踏歌行,走向那光怪陆离,神秘无尽,缤纷浩瀚的修炼之途!幸运修得长生一法诀,从此一路开挂,报血仇,封至尊,战天屠神。…

《封天武帝:复仇之一路开挂》 第2章 武者交锋 免费试读

寒冬腊月,漫天大雪飘飞,朔风呼啸,刮在身上犹如刀割一般疼痛。

杨铭听到中年男子的言词,似懂非懂,却依言跑出甚远,躲在一处壕坑里,屏息观望。

马蹄声越来越近,但见三十余骑驰出西郊树林,全身黑衣,直奔那受伤男子而来,在马匹上空,有数知鹰鹫盘旋乱叫,听得杨铭毛骨悚然。

就在黑衣人逼近之刻,忽然刀光乍现,那受伤的男子倏地纵身跃起,肌体强健如虎豹,双手持刀劈空一砍,刀气凌厉,无形有质,前排四五名乘骑的黑衣人,连人带马被劈得肢飞血溅,当场毙命。

一个黑衣人喝道:“小心甄舞阳的先天刀气,用飞鹰爪!”

不远处二十几人同时停骑,左臂向前一伸,从臂端射出独门钢爪,由天蚕丝相连,长短收发自如,极是巧妙,角度刁钻,齐向那男子抓去。

甄舞阳冷哼一声,挥刀连斩,刀悬虚空犹如半厥月,刀身中储蓄上乘劲气,瞬间割破了飞射而出的天蚕丝,鹰爪改变了力量,被他刀锋一磕,顿时散射飞开。

为首的黑衣人头戴斗笠,遮住容貌,见对手战斗力仍很强,非得自己出手不可,大喝道:“给我上,不留活口。”

二三十骑手持利刃,骤然急冲,这次有了防备,提升内息应付先天刀气。

杨铭在远处悄悄张望,手心捏了一把冷汗,希望那男子可以除去坏人。

甄舞阳宝刀脱手忽然不见,当刀身再现时,化成一道青芒划破长空,挟着无坚不摧的刀气,飞出十丈外,一道光闪,快速飞斩下五六个黑衣人头颅后,瞬息又飞回他的手中,威力惊人,喝道:“神鹰教的杂碎,不怕死就上来。”

余下黑衣人互相看了一眼,不禁对刀宗的功力生出怯意。

为首的黑衣人手下被对方气势所摄,军心动摇,高手对垒,心境尤为重要,倘若一直被动受制于人,别说妄想取胜,恐怕连活命亦有所不能,当前潜运内力,一声长啸:“让本尊领教阁下高招。”

甄舞阳鼻梁高挺,眼神有如电闪罩住对手,因长期修心养性,习练上乘武学,已臻至先天秘境的前期阶段,浑身散发出凌厉的罡气,持刀屹立不动,神态淡然自若,正气凛然。

此刻的他把生死置之度外,唯有对刀境的追求,喝道:“神鹰教暗算于我,想必也冲着武林内功宝典《长生武诀》而来,就凭你们这点道行,也配修炼正宗无上内功心法?哈哈……简直痴心妄想!”

这时为首的黑衣人将斗笠摘下,露出庐山真面目,只见他刀削瘦脸,两眼精明,鹰眉浓重,不怒而威,一袭黑风袍迎风展动,倒也不像泛泛之辈。

甄舞阳一直未与此人交手,这时瞧清他的面容,脸色一变,哼哼两声道:“原来神鹰教的副教主庞寒到了,看来贵教全巢出动,势在必得,只怕还要胜得过在下手中的刀才行。”

庞寒鹰眉一竖,瞳孔放大射出奇光,潜运元气储于十指间,嗖的一下黑影闪动,窜出数丈凌空直扑甄舞阳击去。

漫天爪影,指风骤响,庞寒终于出手了。

杨铭躲在一旁,看得心惊肉跳,他从未见过有这般功力的武林高手,怎能不让他激动;自己何时能像这两位高手一样厉害,到那时可以离开青塬镇去寻找爹娘?

甄舞阳感到庞寒虽然以修炼鹰爪外功为主,内劲修炼不算上乘,但外功修炼达到极限,便是后天高手大圆满之境,威力丝毫不弱于修炼内功的先天高手前期。

遇此劲敌,务必保持沉着、冷静。

甄舞阳挥刀划空,刀身所发的气劲形成一轮刀网,先罩住自己全身要害,紧跟着向前冲出,刀尖平指向六尺外庞寒脖颈,动若游龙,迅捷无比。

“蓬!蓬!蓬——”

鹰爪功炼至化境,捏石碎铁,手指本就锋利无比,再加上手戴极软的金蚕丝手套,不怕与刀锋硬碰,

两大武者瞬间交手数十下,都瞧不清对手如何出招,攻势凶猛,横扫六合,完全凭着自身对武学的灵敏反应还击,毫无偏差地接住对方的攻势。

爪影飞舞,刀劲纵横,一股磅礴的力量爆发了开来,璀璨耀眼的光芒如翻滚的波涛一般,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二人被无数刀光爪影包围在核心,一时天地间尽是刀锋与鹰爪搏击所产生的气旋,呼啸生风,交击声不绝余缕。

武者高手对垒,成败只在刹那之间。

甄舞阳紧握宝刀,内功提升至极限,身法终是快上庞寒半步,凭着心念,一刀斩破对方的护体罡气,刀劲劈在了庞寒的胸口,这下被先天刀气侵入筋脉,不死也得重伤。

“噗!”

庞寒喷了一口鲜血,提升身体元气能量,趁着身体中刀的瞬间,袖口突然寒光一闪,亮出一柄短剑,庞寒右手猛地疾插,

形势在霎时间逆转,谁能料想得到?

甄舞阳瞧心窝中剑,溅出三尺血柱,由于突发变故,伤在要害之重,即便先天元气也护他不得。

庞寒又是一掌拍在了对手的前胸,甄舞阳满脸狐疑,不敢相信地瞧着庞寒,知觉顿无,身子就像一只断线的风筝抛飞开去。

“不好,大侠出事了。”杨铭眼看中年男子毙命却无可奈何,毕竟他只是一个不懂武功的孩童。

庞寒借一掌反弹的尽力,飘出数丈外,脸如白纸,又吐了一口瘀血,伸手从怀中胸口处摸出两片碎裂的护心甲胄,被刚才的刀气一劈两半,饶是他手段奸诈,才化解了致命的一击,但内伤也不为轻。

“先天高手的元气果然厉害,化无形为实质,修为突飞猛进,远非外功所能攀比,何况外功修炼到一定境界,往往受体能极限的束缚,很难再有进展,哈哈……有了他身上的《长生武诀》,修炼上乘内功心法,不久以后便可进军武道无上境界,或许有朝一日破碎虚空,臻入长生秘境,未尝可知?”

“是谁?滚出来!”庞寒刚才全心投入与甄舞阳之战中,未曾留意周围,此时平复下来后,察觉方圆百步内有人呼吸,难道另有人潜伏在此?

他左臂一伸,嗖的一声,钢爪暗器倏地射向杨铭躲藏的壕坑,鹰爪击在坑沿的土堆上,碰的炸响灰飞土扬。

杨铭吓得连滚带爬离开土坑,撒腿就往村口跑去。

庞寒望见只是一个十来岁的毛孩子,顿时松了一口气,以他此刻的伤势,即便面对一个后天级别的高手,也能杀了他,夺走内功宝典。

朔风呼啸,雪花飘落不止。

杨铭手脚冻得僵了,自然不怎么听使唤,跑出十几步,扑嗵栽了个跟斗,滑倒在地。

庞寒心道斩草除根,千万不能泄露风声,让武林中人得知《长生武诀》在神鹰教手中,别说六大门派不会善罢甘休,就是黑市其它几派也不会坐视不理,倘若有厉害对手整日寻上门来,根本没有时间静下心来修炼那内功宝典。

他转向十余骑的数下帮众道:“贼娘养的,别让那个野种跑掉,给本教主杀了灭口!”

杨铭摔倒在地,挣扎起身刚要再逃命,忽听背后有人骂他野种,正是说着无心听着有意,顿时触到了他的幼小心灵的伤口。

“世上的人都说我是野种!我不是!我不是!”

愤怒超过了恐惧,十岁的杨铭明知身后有人要来杀他,但竟无动于衷,转过身来立于原地,大叫道:“我不是野种,你们才是!”

一名黑衣人乘骑如风,手持长柄马刀,大喝一声,挥臂抡起长刀,朝着马前少年的小脑袋猛砍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