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思雨陆时年小说全文 《宠妻入骨之陆少请克制》大结局

《宠妻入骨之陆少请克制》小说简介

现代言情小说《宠妻入骨之陆少请克制》,由网文大咖夕羽落创作编写,小说以安思雨陆时年为主角,主要讲述的是:传闻,陆时年大少爷是一个喜怒不定性格暴躁的男人,却不想在家却是一个无底线的宠妻狂魔。有人问:陆先生,听说你太太在家才是一家之主,是吗?胡说!我的男主人地位一百年不动摇。陆先生跪在了键盘上讨好地看向了安思雨,老婆,我这么回答,还可以吗?…

《宠妻入骨之陆少请克制》 第11章 这不就是你所期待的 免费试读

被男人捉着手臂跌跌撞撞的扔进卧室之前,安思雨甚至都不敢肯定陆时年是不是真的生气了。

这个男人的情绪波动实在是太微弱了,安思雨必须仔细去分辨他眉头褶皱的幅度,以及唇线紧绷的程度才能勉强窥探一二。

比如说现在……

陆时年的手如同钢箍一般圈在她没受伤的手腕上,眉宇间的沟壑深得能夹死苍蝇,面部轮廓被他绷出冰冷的线条,俊美无俦的面庞就像是无时无刻都在释放寒气。

这……明显就是气疯了啊。

安思雨胆战心惊地吞了吞口水,连挣扎都不敢真的使劲,这让她整个人的行为都透露出了欲拒还迎的姿态。

口头上的讽刺与挑衅,姿态上的胆怯。

这让安思雨自己都觉得有些羞愧,但她确实是畏惧这个男人的。

陆时年带给她的记忆全都是刻入骨髓的疼痛,她的身体本能地惧怕着这个男人,她就像是个只懂得虚张声势的幼崽,面临危险的时候夹起尾巴做人,但危险一远离,又忍不住彰显自我尊严地去挑衅。

怎么看都……糟糕透了。

陆时年把尚且处在病中的女人随手掼在床上,然后当着安思雨的面拨出一通电话。

通话内容是陆时年一贯的风格,简洁,但却有效,直述目的。

“明天上午八点,我会带人去做检查。”

简简单单一句话,说完就直接挂断了。

安思雨甚至怀疑对面压根就没来得及开口。

她战战兢兢的躺在床上,四肢不自然的蜷缩着,细看下去还能看见她的眼睫一直在不停的轻颤。

长长的睫毛如同忽闪的蝶翼,脆弱中却带着诡异的吸引力。

挂断电话之后,陆时年就一直沉默的伫立在床边,静静地凝视着不断挑战他底线的小女人。

安思雨哪怕是闭着眼睛都能感觉到男人犹如实质的目光,一寸一寸地扫视着她的身体。

她怯懦的闭了闭眼,试探着开口:“陆时年,你刚才说的检查……”

“就是你想的那样。”陆时年似乎并不认为不育或者不行的猜测是对他的侮辱,所以回答得十分坦然。

而事实也是,不具备可信度的恶意污蔑,本身就不值得他感到被蔑视,可这也不妨碍他得让这个女人认清楚挑衅他的下场。

“……”猜想得到证实让安思雨蓦的噎了一下,她刚才真的是被气昏了头,才会用这种方式去刺激陆时年。

安思雨无比清楚的意识到,继自杀之后,她又做了件作死的大蠢事。

而这次的愚蠢程度,恐怕远胜于上一次。

她心虚地把双眸睁开一条缝隙,男人正慢条斯理地解着衬衫扣子,从颈部开始,一颗一颗地解开,逐渐袒露出肌肉匀称的上身。

陆时年的身材很好,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形状漂亮的肌肉包覆在骨架上,多一寸少一寸都不算完美。

而陆时年的身体看起来却是完完全全的恰到好处。

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下认识,安思雨得承认,她大概也会感叹造物主对这个男人的偏心。

但此时她却完全没有欣赏的心情,反而整个人的神经都紧绷到了极致,等陆时年脱掉衬衫,安思雨已经被吓得僵硬麻木了。

她的五指紧紧地扣住床单,强撑出笑脸:“陆时年,我只是随口一说,并不是真的……”

并不是真的觉得他哪有问题啊!

更没有引诱或者暗示这个男人的意思,她巴不得这个男人想不起来这回事好不好!

陆时年嘴唇轻轻的抿着,把抽出来的领带提在手里,然后将安思雨的双手手腕并在一起,不松不紧的捆了。

没有紧到会让安思雨觉得难受,但也没有松到她可以挣扎掉。

安思雨无力拒绝,紧张的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陆……陆时年?”

“不育要靠医生诊断。”陆时年单膝跪在安思雨的身侧,把她被捆住的双手按在头顶,男人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但行不行这个问题,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

哪怕是说着几近下流的话,陆时年脸上的表情也并不丰富,硬要说有什么不同,大概也只是呼吸稍稍比平时急促了些许。

终于弄清楚陆时年是来真的,安思雨倏地慌乱起来:“陆时年,我还在发烧,针都没打完,而且我不是真的怀疑你,我就是……”

女人迫切地寻找着措辞,眼眸里都急出了水润的光泽,陆时年俯下身用虎口卡住她的下颌骨,一字一顿的问道:“这不就是你所期待的?”

挑衅,暗示,引诱,这不就是安思雨所对他做的吗?煞费苦心引起他的注意,试图把一纸简单的合约变得复杂,而给她带来更多的利益。

就是因为这种贪得无厌,他才会这么反感女性。

菟丝花一般的依附和贪婪汲取。

也不怪陆时年会想岔,安思雨说的时候只想着怎么能让这个男人难堪,却没有意识到,在已经被占有的情况下,她的言辞听起来有多么像委婉的暗示和邀请。

她深吸了口气,拼命的偏转开头,下巴被男人捏的生疼,发出的声音都有些模糊不清。

“陆时年,你听我解释,我真的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希望……”她的声音逐渐微弱下去,最后化作了一声惊呼。

倏地被扯开的衣服,紧紧被操控的身体,越来越近的男性气息,无论是哪一点都让安思雨无法保持冷静。

她屈起膝盖抵在陆时年的腹部,试图做最后抵抗。

“我真的没有这个意思,从头到尾这件事都不是我自己的意愿,你如果不信……”安思雨绞尽脑汁的寻找着措辞,最终憋红了脸,厚颜的提议,“你可以放了我,看看我是真的想跑,还是欲擒故纵?”

说完安思雨就没忍住暗暗翻了个白眼,能想出这种办法,她也真是脑子被驴踢了,这跟拿陆时年当傻子糊弄有什么区别?

当然,她也是真的希望陆时年是个傻子,可以为了佐证他的污蔑是事实,故意放了她测试真假,那安思雨可以保证,她绝对能瞬间消失在这个男人眼前。

可惜了。

陆时年的智商明显还是在线的。

他冷笑了两声。

“你是怎么想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他的目的从头到尾都很清楚,而这个目的里也从来没有包含过安思雨的意愿。

这个女人的想法,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他付钱,从而达成自己的目的,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其他的事情,在陆时年的眼里都是多余的。

“……”安思雨蓦的沉默了下去,陆时年的态度她其实一直是清楚的,只是今天清醒之后,发现陆时年救了她,并没有把昏迷受伤的她抛下自生自灭,她就生出了这个男人也许不是不能沟通的想法。

甚至在王灿特意把她带到那间血淋淋的浴室时,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觉得这个男人惩罚有点执拗又幼稚的可爱。

但此时陆时年的态度又再次把她打回了原形。

“陆时年,在你看来我是不是连跟你沟通的资格都没有?”

安思雨的语气恹恹的,带着一股子自我放逐和茫然的味道。

“你花钱买了条鱼,会去跟鱼沟通用什么方式把它做成菜吗?”

“……”安思雨在这瞬间是真的被气笑了,“你是在吐槽我吗?”

强烈的反差感,让安思雨连计较男人把她比喻成菜或者鱼的心情都没了,关注点直接一歪三千里。

陆时年显然也被她的脑回路弄的怔了一下,沉默了片刻才说道:“正常鱼的脑子只有枣核那么大。”

什么意思!讽刺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