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妃云南宫夜藏书阁 小说全集免费在线阅读(齐妃云南宫夜)

《腹黑王爷喜当爹》小说简介

由轻暖倾心力著小说《腹黑王爷喜当爹》,主要围绕齐妃云南宫夜的逆袭之路展开故事情节,文章精妙绝伦,剧情跌宕起伏,引人入胜。《腹黑王爷喜当爹》精彩段落节选:前世,她是天才军医,一次意外魂穿成成人人嫌弃的王妃。大婚之日,遭人算计,她得以重生。本是骁勇善战的将军之女,却成了无数人的笑话废物。她的到来,势必改变这一切。随身系统,以血救人,翻手为毒,覆手为医,她的出现乱了谁的心!一场相遇,一世生死,注定,不甘平凡!他是大梁国赫赫有名的闲王,却也是暗夜中的狼主,他的隐藏足以世间震荡,却甘愿为她倾尽一生,擎天而立。他说:本王可为云儿夺下天下,自然可以为云儿放开这天下,与云儿比,这天下又算得了什么?…

《腹黑王爷喜当爹》 第三章 和离 免费试读

四目相视,南宫夜的眼神迸射出寒光。

惹不起,咱躲得起,先不照面,等面见了皇上就把合离的事提了。齐妃云这样想着,就转身装作没看见。

不想,还不等齐妃云走,就被南宫夜叫住:“怎么?看见本王也不来请安,难道说回了娘家几天,这规矩都不记得了?”

尼玛……

齐妃云一万匹草泥马从心头呼啸而过,转身忍着要杀人的冲动,咬牙切齿道:“凌云见过王爷。”

齐将军见南宫夜出言刁难宝贝女儿,顿时怒怼:“南宫夜,你怎么不给本将军请安?”

“能让本王请安的,自然是岳父大人,但如今齐妃云已经被本王降为通房,自然没这个必要了。”

齐将军身子一颤,老脸白了白。

周围立刻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齐妃云秀眉微蹙,这个南宫夜这么咄咄逼人,不就是不想娶她么,正好,她也不想嫁。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此时不是对付南宫夜的时候,齐妃云不想再做纠缠,转身欲走。

“慢着,”南宫夜缓缓嗤笑一声,“本王的王妃请安自然是不需要跪下,但你……不行!”低沉性感的声线,听入齐妃云耳中,宛如魔音。

齐妃云咬牙:“凌云给王爷请安。”

当着周围一群人的面,齐妃云双膝跪下。

“你在本王面前没资格自称凌云,要称贱妾!”

南宫夜长身如玉,面容冷峻。

齐妃云身子绷直,再次依言:“贱妾给王爷请安。”

此刻齐将军身子晃了晃,差点晕倒,没被气快哭出来:“我儿……”

哪知夜王根本没打算放过齐妃云,继续折辱道:“请安就要有个请安的样子,扣了头才算请安。”

齐妃云内心问候了南宫夜祖宗十八代,最终还是双手按住地面,扣头请安。

“……”这**怎么转性儿了?

南宫夜没料到以前娇纵蛮横的安大小姐,居然今天温顺得和小猫似的。

反而显得有失他的风范,于是冷哼了一声,迈步从齐妃云的身上跨了过去。

迈了几步,夜王驻足,侧首道:

“既然是通房,也就没资格进去了,今日罚你去柴房禁足,胆敢出来,本王打断你的狗腿!”

说完周围哄堂大笑,齐将军身子一晃,气得再也忍无可忍,破口大骂:“好你个南宫夜,欺人太甚,你当本将军是死了!”

齐将军为女儿不值,气的脸红脖子粗,此时齐妃云起身从地上起来,扫了扫身上纯白轻裘,却未曾太生气。

南宫夜你也不过如此,只会跟我一个小女子过意不去,好,咱们走着瞧。

“爹,都是女儿不好,让您受委屈了,您消消气,女儿今后再也不会让你劳心劳神了。”

齐妃云扶着齐将军,齐将军仿佛听见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瞪圆一双眼睛,盯着女儿齐妃云发呆,这是他的女儿?

齐妃云说:“爹,我们进去吧。”

“可他……”

齐将军气的要吐血,指了指里面的南宫夜。

齐妃云反倒说:“爹,难道女儿降为通房就不能进去了?即便女儿是他的通房要听他的,可女儿也是爹的女儿,爹是大将军,今天皇上皇后娘娘邀请的不光是夜王,也邀请了爹,女儿是陪着爹来的。”

齐妃云当然知道,齐将军没想那么多,但她是提醒周围的人,就算她在南宫夜面前不是人,可她还是大将军的女儿。

齐将军反应过来,深以为然,反过来安抚齐妃云:“我儿莫怕,有爹爹在,莫说是皇上的宴请,就是天宫也去得。”

父女本来该早点进门,齐妃云硬是拖到了所有人都进去了,公公喊着皇上皇后娘娘驾到,她才跟着齐之山一起进去。

进门后,齐妃云屈膝跪下:“臣女该死,请皇上皇后饶命!”

齐妃云说完就开始磕头。

此时大殿上气氛诡异,皇上皇后相互对视,也是不知所谓。

“有话起来说,朕和皇后会给你做主。”煜帝示意。

齐妃云却不肯。

齐之山一看女儿,更委屈了,直接给当今皇上跪下了。

煜帝一阵无奈,指了指:“皇后,你还傻着干什么?”

沈云初连忙起身从高处下来,把齐之山扶了起来:“之山,你这是干什么,有话好好说,凌云也快起来吧,别伤了身子。”

沈云初这么一说,齐之山转身去看齐妃云,此时齐妃云还跪着。

又来这一招?

南宫夜冷漠的站在一旁,心中不悦,不知道这对父子要搞什么名堂。

这都强行嫁入夜王府了,还想故技重施,又想达到何种目的?

南宫夜面色铁青的往不远处地上跪着的女人看去,才发现今天的齐妃云与平时不同,她身穿白色轻裘,全身无任何点缀,即便发饰也少有。

而往日,齐妃云最爱花哨,一身衣服能穿出五颜六色来,十分扎眼。

“凌云,你起来说话,朕为你做主。”

齐妃云这才缓缓抬头,额头因为撞击地面时过于用力,此时已经红肿流血,而她不施粉黛,面色苍白,一副可怜模样。

煜帝奇怪,怎么像是大病未愈?

“皇上,臣女有事请求。”

齐妃云见氛围到了,声音哀怨的请求。

齐之山此时十分焦灼,看着女儿的额头心疼不已。

“皇上,臣女要合离。”

此言一出,满堂皆被震惊。

齐妃云要与夜王合离?

南宫夜听到此言,也多看了一眼齐妃云:这蠢女人,也知道欲擒故纵?

煜帝反倒有些摸不着头脑,传言为了追求南宫夜,齐妃云可谓无所不及,怎么刚刚成婚就要合离?

皇后沈云初也有些不知所措,不由得看了自家妹妹沈云儿一眼。

沈云儿低着头不知所谓,今天的齐妃云有些反常,她怎么知道发生什么?

煜帝目光扫过众人,看大家神态各异,尴尬吩咐:“众爱卿都先退下吧,朕今天有家务事要处理。”

大臣们告退,煜帝起身:“摆驾凤仪宫。”

凤仪宫是皇后沈云初的寝宫,沈云初自然是要请齐妃云过去。

一路上齐妃云沉默不语,倒是南宫夜从她身边经过冷的不寻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