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妃云南宫夜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笔趣阁 齐妃云南宫夜小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腹黑王爷喜当爹》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齐妃云南宫夜的书名叫《腹黑王爷喜当爹》,是作者轻暖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她是天才军医,一次意外魂穿成成人人嫌弃的王妃。大婚之日,遭人算计,她得以重生。本是骁勇善战的将军之女,却成了无数人的笑话废物。她的到来,势必改变这一切。随身系统,以血救人,翻手为毒,覆手为医,她的出现乱了谁的心!一场相遇,一世生死,注定,不甘平凡!他是大梁国赫赫有名的闲王,却也是暗夜中的狼主,他的隐藏足以世间震荡,却甘愿为她倾尽一生,擎天而立。他说:本王可为云儿夺下天下,自然可以为云儿放开这天下,与云儿比,这天下又算得了什么?…

《腹黑王爷喜当爹》 第十六章 尴尬 免费试读

南宫夜此时看上去好了一些,面色也红润了些。

齐妃云也被累得有气无力,加上失血过多需要好好调理,看南宫夜没事起身站了起来。

“今夜我要照顾你,我先去休息一会儿。”

齐妃云起身看了看,看到桌上准备好的饭菜,走去坐下,饱餐一顿后,躺在椅子上,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房间异常安静,南宫夜时不时看着齐妃云睡沉的脸,全身脏兮兮的,但她倒是睡的十分安稳。

转开脸,南宫夜也陷入沉睡之中。

此时老管家在门缝看着,松了一口气。

齐妃云睡醒时,已经天黑,屋子里没人。

她起身去看南宫夜,南宫夜此时睡沉了,齐妃云摸了摸南宫煜的手和脸,确定没有发烧,齐妃云转身去一边,准备晚上要用的药。

南宫夜缓缓睁开眼睛,看着一边的人影,因为没力气,再度闭上眼睛。

齐妃云把药准备好已经是一个时辰后了,累得气喘吁吁,走回到南宫夜的身边坐下,把手里的一个瓷器罐放下。

陶罐里面是黑乎乎有些怪味的东西。

南宫夜因此睁开眼眸看去:“什么东西,这么难闻?”

齐妃云说道:“这个叫断玉膏,治疗伤筋断骨的。”

齐妃云实在想不出什么高大上的名字来了,暂时就叫这个。

“你这条手臂想要恢复自如,只能靠这个,如果是普通人,手臂都废了,不过你喝了我的血,应该很快就会没事,至于你身上的伤,明早应该会愈合。”

齐妃云其实不想帮南宫夜,于公于私他们是敌人。

只是眼下既然都趟了这趟浑水,也就没什么办法了。

说话间,齐妃云把南宫夜手臂上的衣服全部剪开。

以免碍事,她一手擎着南宫夜的手臂,一手抓了断玉膏在南宫夜的整条手臂上涂抹。

药膏冰凉如体,南宫夜能感觉到清凉的**,而齐妃云的那双手,正不断的动作,就像是占他便宜似的。

凝眸看去,南宫夜冷然:“你果然是贼心不死,以为本王会感激你?”

齐妃云头也不抬:“如果王爷真的感激就把我休了,我感激涕零。”

涂抹好,齐妃云拿来白布,直接给南宫夜包扎好,放下后用板子固定住,擦了擦汗齐妃云去洗了洗手,收拾干净。

回头,正对上南宫夜那双可笑带着嘲弄的眼睛。

齐妃云叹息,原主到底是怎样痴心不改,让眼前这位自视甚高的王爷,不相信她此时的话?

从身上拿了一个小瓶子,捏开南宫夜的嘴直接把药粉倒进去,拿来温水送服。

喝了水南宫夜继续躺着,齐妃云则是在屋子里等。

找了个地方坐下,齐妃云想起前世的一些实验,开始发呆。

齐妃云此时一身脏兮兮的,发起呆也是一脸傻样,南宫夜本想骂她一句滚到一边去睡,但看她的脸竟有一阵出神。

平日里,南宫夜只见过浓妆艳抹的齐妃云,像是今天这样,素颜不施粉黛,还是极少。

齐妃云双眼好像一双不染凡尘的水珠子,明亮若雪,却又深深似夜的黑,浩瀚无边。

一身素衣白雪却染尽血色凌乱。

南宫夜不仅皱眉,这女人竟也有天然去雕饰的时候!

南宫夜脸上浮现一抹懊恼,他怎么会觉得这个女人天然?

转开脸南宫夜闭上眼睛,可又忍不住睁开眼睛去看,看齐妃云发呆的脸能到什么时候。

结果,齐妃云想起她在实验室里把实验搞的爆炸连天,爆炸的一瞬间她从自己的实验中忽然醒了,吓得一哆嗦。

“呼……”齐妃云拍了拍胸口,幸好,都过去了。

南宫夜冷笑:“看不出来,你还会自娱自乐!”

齐妃云抬头看向床上躺着的南宫夜,不作理会,靠了一会用脏兮兮的袖子擦了擦脸,靠在身后的桌子上继续睡。

被无视了!

蠢女人,像条傻狗。

南宫夜心里暗骂。

良久,尝试活动筋骨,感觉能动了,他从床上撑起身体起来。

坐在床上南宫夜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伤口。

伤口愈合的果然很快,而且他这是致命的伤,竟然已经能坐起来了。

南宫夜的眸子迸射出寒光,双眼落在齐妃云缠着的手腕上,她的血难道是世间罕见的疗伤神药?

虽然南宫夜并不相信,这世间有什么疗伤神药,但此时他的心还是回忆了一下事情的脉络,也更加确信了这一点。

起身南宫夜朝着一边走去,他这房间的后面有茅厕。

齐妃云听见动静被吵醒,睁开眼睛就看到南宫夜走去了后面,她有些奇怪,没事了?

起身跟了过去,就看南宫夜强撑着渗血的身体,站在后面双腿岔开,正把什么东西掏出来。

他一条手臂被捆绑着,只能用另外的手,看上去十分的古怪。

齐妃云忽然想到什么,都到了这种时候了,还有心“自我安慰”?

齐妃云不淡定了,两三步走过去。

“你知不知道,你这是不尊重我的劳动成果,受伤之人最忌讳……需要修身养性,你这样血气上涌,会让治疗前功尽弃。”

齐妃云一番话说完低头去看。

只见眼前的那只手微微一抖,本来畅快淋漓的一件事,此刻被打断,像是受了惊吓似的,瞬间绵软。

而某个人的那张脸怒道极点,气的青筋暴跳,面色胀红:“给本王滚出去。”

齐妃云瞪大眼睛,看了眼,瞬间脚底抹油的跑了出去。

“我不是故意,看你去后面,那动作也……我只是担心你身体情况,实在不是我故意,况且我也没看到什么。”

“闭嘴!给本王滚!”

齐妃云在外面急急忙忙解释,里面传来南宫夜怒吼的声音。

齐妃云无奈,人体器官大都差不多,最多是大了一点,何况堂堂王爷,必然不是那种守身如玉的人,看看而已,也没看很多,何必如此大动肝火!

“你给本王等着,本王饶不了你!”

南宫夜站在里面又气又恨,憋得的脸色通红。

他越想快点解决,越是解决不出来。

偏偏身体此时好像被扯开了无数伤口,气血上涌,身体有些摇摇欲坠。

下一刻,哐当一声。

齐妃云愣了一下,直接走了进去。

就看南宫夜躺在地上,人胀红着脸,气喘吁吁的瞪着齐妃云,要杀人吃肉的样子。

齐妃云尴尬,马上扭开脸过去,蹲下帮忙拉开南宫夜的手,帮他整理衣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