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爱只是隔岸观火 若爱只是隔岸观火小说全文阅读

《若爱只是隔岸观火》小说简介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若爱只是隔岸观火》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芭了芭蕉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新婚当晚,顾言之接到一个电话之后,便从我身边离开的那刻起,我就知道,多年的努力仍然成了泡影。因为,他爱的人回来了。傅筱棠,我们离婚吧!我们昨天才刚刚结婚。你知道的,我不爱你,而且,永远不会爱上你。…

《若爱只是隔岸观火》 第12章 生病真好 免费试读

他终于有了一点点表情,他闭了闭眼睛,眨眼的瞬间我看到了他眼中悲天悯人的光。

他应该对我不是一点感情都没有,就算没有男女之间的爱情,从小到一起长大的情谊总归是有的。

他看了我片刻,又飞快地转过身,他的发丝在颤动,像外面大树的树叶一样闪烁着光泽。

他没有说话,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了。

很意外的,此刻我的心情非常平静,没有一丝波澜。

“医生说我还有多少天?晚期了?”

“没你想的那么严重。”他飞快地回答我,但他没转身:“你好好养着,医生给出了保守治疗的方案,养胃要紧。”

他声音很紧,我知道我的情况不容乐观,可能比溫采音更严重。

“那我们现在…”

我还没说完,他就打断了我:“你好好养病,什么都别想了。”

我挂的水挂完了,他说:“我去给你叫医生。”

其实他可以按铃的,估计是他太沮丧了吧,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

他也够倒霉的,爱人得了病,现在准备离婚的太太也得了病,他离婚这两个字再也说不出口了。

蒋子卿进来看我,他是我的主治大夫,也是我的高中同学,后来我去念文科他念医科大。

他手里拿着我的检查报告,拧着眉头坐在我的床前。

“治疗方案已经出来了,跟普通胃病同样治疗方法。”

“唔。”我说:“有劳。”

他看着我,合上了报告:“傅筱棠,你确定你要这样做?”

“不然呢?”我反问他:“你会支持我哦?”

他垂着眼睛,上个星期我就找过他,他纠结了许久现在又在纠结。

“蒋子卿,现在后悔已经晚了,覆水难收。”我提醒他。

他抬起眼睛看我一眼,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一样捏紧了手里的检查报告,从床边站了起来:“只要你决定了的,我都支持你,义无反顾。”

像他这样一板一眼的人,我能说服他这样帮我,真是很难得了。

我不是傻子,一个男人肯为一个女人放弃他的原则,说明了什么?

有时候人就是这么贱,明知道有个人会像我爱顾言之这样爱我,但偏偏我没办法爱他。

说来也奇怪,人都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蒋子卿家世和个人条件不比顾言之差,但我就只能把他当作普通朋友。

感情的事情真是不好说。

顾言之进病房的时候他们打了个照面,顾言之跟他点了点头。

蒋子卿在门口停了一下,低声跟他说:“好好照顾她,她现在需要陪伴。”

“我知道。”

俩人短暂会晤后蒋子卿走了,他们俩没什么交集。

上学的时候蒋子卿是转校生,高中二年级才转过来的,本来顾言之长期霸占全年级第一名的位置,我那时候已经对顾言之有了小心思,一旦少女春心泛滥,学业总会受到点影响。

我和顾言之本来比分咬的很紧,后来差距越拉越大,经常第一名和第二名差了十几分,可自从蒋子卿来了之后,他们俩一直在博弈。

每次月考都像是商量好的,这次你第一,下次我第一。

我这个脑残的怕有人伤害了顾言之的自信心,就去堵蒋子卿,一来二去的居然和他成为了朋友。

顾言之走到我的床边:“他跟你说了什么?”

“说有他在,我死不了。”

顾言之看着我,我喜欢看他的眼睛,就像是一个深潭,里面有很多神秘的东西。

可能也是太深了,我们从小一起长大都猜不到他有时候在想什么。

“你不会死。”他低声说:“别乱想,好好休息吧!”

“我不困。”

“很晚了,你要睡了。”

“那,你会陪我吗?”

“是。”他在我的床边坐下来:“我陪着你,你睡吧!”

“那你给我讲个故事?”

“我不会讲故事。”

“随便说一个。”

我有点强人所难,顾言之本来就不爱说话,他大多数喜欢一个人待着。

特别是溫采音忽然消失之后,他就更沉默了。

这三年来我尝试着逗乐他,但效果通常不好。

我殷切地看着他,终于他开口了,样子很勉强:“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公主…”

“有多久?”我打断他:“哪个国家的公主?”

他忍耐地看着我:“就是通常公主故事里的那个国家。”

我仔细想了想,白雪公主也没说明是哪个国家的,仙蒂瑞拉也没提过,我暂时认同他的说法。

他继续往下说:“有一天,她遇到了王子,他们相爱了,然后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他的故事太短了,而且简单粗暴。

“王子公主那么多,他们怎么知道彼此就是彼此的另一半?”

“公主故事就是这样的。”他看我一眼:“你们女孩子不是都喜欢?”

“我喜欢,可是你讲的太笼统了。”

“傅筱棠。”他忍耐又忍耐的样子:“你应该睡了。”

“我怕我闭上眼睛,永远醒不过来。”我说。

他的眼神一瞬间就温和下来,甚至还轻轻叹了口气:“不会的,傅筱棠。”

“那,如果我死了,你会哭吗?”

“别乱想。”他给我拉好被子:“好好睡一觉。”

“你会走吗?”

“不会。”

“那你晚上睡在哪?”

“那条沙发上。”他指了指屋角的沙发。

“你可以把沙发拉的离我的床近一点吗?”

我这么无理的要求他居然也答应了,他默默地把沙发拉到我的床边,然后躺了下来。

这大约是顾言之最顺着我的一次,我趴在床边看着他。

他背对着我,沙发相对他的身高有点短,他得蜷缩着身体。

“顾言之。”我说。

“嗯?”

“生病真好,你可以这样陪着我。”

他顿了顿,声音闷闷的:“别乱说,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