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牌甜妻揽入怀》无广告阅读 林苑秦诏远小说无广告

《大牌甜妻揽入怀》小说简介

由金牌作家玖言独家原创的小说《大牌甜妻揽入怀》,主要描写了主角林苑秦诏远凄美而纯洁的爱情故事,该小说文笔流畅,细节清晰,情节曲折,引人入胜,强烈推荐,小说主要写了:为了被爱,她伪装成淑女。人前,她是拘谨的秦太太,人后她却是人气爆棚的蒙面歌手!但但但她爱而不得的老公怎么成了她的小粉丝?…

《大牌甜妻揽入怀》 第18章 婆婆准备的睡衣 免费试读

就在林苑沉浸在思绪中时,许姗突然凑了过来:“你看看诏远,你一回来,他也跟着回来了,要是平时,十天半个月也不会回来一趟。”

“妈,你就不要再笑话我了。”林苑小脸微烫,她也没有弄清楚,为什么秦诏远也跟着回来了,难道是为了配合演戏?

“好了好了,知道你年轻害羞。”许姗收起了笑意,对一旁的管家道:“行叔,送苑苑回房间休息。”

折腾了一下午,林苑也有些累了,跟许姗道完晚安后,便跟着管家一起上了楼。

“少夫人,这是少爷的房间,你早点休息,晚安。”行叔恭敬的说完,便直接转身往楼下走去。

林苑站在门口,有些进退两难。

虽然两人结婚了,但从来都是分房住的,眼下为了不让别人发现,她只好硬着头皮推开门走了进去。

本以为秦诏远在屋里,却发现里面的灯都没有开,林苑借着手机的灯光,摸索着将灯打开,大致看了一下屋内的陈设。

极简的欧式装修风格倒也符合秦诏远的性格,屋子里摆放着许多的模型,林苑不敢随意触碰。

想着这会秦诏远应该在书房忙,她这会先去洗漱完然后睡觉,等会也避免尴尬了。

浴室装了恒温系统,温热的水划过她的肌肤,顿时一身的疲倦都消散了不少。

看来这几天,她是搬不了家了。

只是这样同在一个屋檐下,她跟秦诏远又该如何相处?

就在林苑沉浸在思绪中时,外面传来一阵动静。

难道是秦诏远回来了?

林苑心下一惊,下意识想要穿衣服,却发现衣服忘记拿进来了,不对,她第一次在这边住,哪有衣服。

“诏远。”纠结了半天,林苑裹上浴巾,从浴室探出头来:“我忘记拿衣服进来了。”

只见氤氲之气随着林苑的开门随之也散了出来,她的小脸红扑扑的,半干的头发还滴着水,眸光潋滟。

秦诏远的视线在她身上停留了片刻,只道:“等着。”

林苑深吸一口气,重新将门关上,倚靠着浴室门缓缓松了口气。

不过多时,敲门声响起。

林苑小心翼翼拉开一条缝隙,伸出手臂准备接衣服。

看着那只纤细的手臂上还带着水滴,再加上腾腾的热气,秦诏远只觉得口干舌燥。

见秦诏远半天还没有把衣服递给她,下意识晃了晃手臂。

“对不起。”秦诏远回过神,将袋子递到了她手中。

一接到衣服,林苑迅速将缩回,咚的一声便将门重新关上。

看着已经关上的门,秦诏远只是无奈的苦笑了一下。

林苑认出秦诏远递进来的衣服正是许姗下午给她买的睡衣,正庆幸许姗替她考虑周到,给她买了几件衣服应急,可看到睡衣的样式时,小脸瞬间皱起。

这种衣服怎么穿啊?

看着布料少得可怜的睡衣,林苑自然明白许姗的良苦用心。

只是她跟秦诏远的关系本就跟平常的夫妻不一样,她这样穿出去,只怕两人的关系会更加尴尬,况且,哪有淑女穿这种的!

“还没好么?”秦诏远的声音再次响起。

“好…好了!”林苑慌乱的应声,认命的穿上睡衣,磨磨蹭蹭的打开门走了出去。

好在秦诏远的视线一直在电脑上,林苑这才缓缓松了口气:“你先去洗漱吧,我先休息了。”

说着,林苑从柜子里找出被子抱到了沙发上。

秦诏远用余光注意着林苑,在看到她身上的睡衣时,目光微微收紧。

他自然知道林苑不会自己买这种衣服穿,多半是他母亲买的,今天他故意借许姗将林苑留在老宅,为的就是不想她搬出去。

但如果她真的要走,只怕他也留不住了。

两年的婚期,真的能撑过两年么?

秦诏远敛起思绪,看着已经躺在沙发上的林苑,沉声道:“你去床上睡,我去慕远房间睡就好。”

“诏远。”林苑着急的撑起身体:“我就在沙发上睡就好,你去其他房间睡,会让人多想的。”

见她主动挽留自己,秦诏远却没有半点开心。

她担心的,只是怕被人发现他们婚姻其实是假的。

“天气冷了,睡沙发容易感冒。”秦诏远说完,便直接进了浴室。

听着浴室的水声,林苑思绪越发混乱。

秦诏远是在关心她吗?

不管了,还是先睡吧!

林苑收起思绪,靠着沙发便睡了过去。

秦诏远洗漱好出来时,见林苑已经睡着,忍不住皱起眉头,不过看着她睡得这样沉,他也不好再说些什么,掀开被子抱着她往床上走去。

林苑睡得很沉,眉眼精致,嫣红的唇微张着,好似在引人犯罪。

想到上一次的失控,秦诏远懊恼的闭上了眼睛,起身绕到床的另一边躺下。

第二天。

林苑醒来时,鼻息间全是熟悉的气息,腰间像是被什么箍着,她迷茫的睁开了眼睛,看到近在咫尺放大的俊脸,差点吓得惊呼出声。

还好她及时捂住了嘴,小心翼翼的将秦诏远搭在她腰间的手移开,然后小心翼翼的想下了床,快步躲进了洗手间。

看着镜子里的气息不匀的自己,林苑只好深吸一口气。

她为什么会跟秦诏远睡在一张床上,还是以那么亲密的姿势……

难道秦诏远把她当成温余了?

林苑垂下眼睑,还来不及伤感,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见是Jane打来的,想来应该是为了工作的事情,林苑只好将电话接了起来。

“木雅,今天演唱会庆功会你可不能再缺席啊,之前发布会你就缺席了。”Jane耐心的嘱咐道。

庆功会。

林苑蹙眉,她现在在老宅,出去也不方便,看来得找个借口了。

“我知道了,到时你把地址发给我吧。”林苑压低声音,小声道。

“好的。”末了Jane又嘱咐了几句,这才将电话挂断。

收好电话,林苑将昨天的衣服穿上,出来时,只见秦诏远也已经换好了衣服,见她出来,他只是抬了抬眸:“中午我会让助理送些衣服过来。”

林苑沉吟了片刻,才从唇边挤出两字:“谢谢。”

秦诏远只是点点头,抬步就要往外面走去。

“诏远……”见他要离开,林苑下意识叫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