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林苑秦诏远小说免费阅读 林苑秦诏远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大牌甜妻揽入怀》小说简介

主角是林苑秦诏远的小说是《大牌甜妻揽入怀》,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玖言写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为了被爱,她伪装成淑女。人前,她是拘谨的秦太太,人后她却是人气爆棚的蒙面歌手!但但但她爱而不得的老公怎么成了她的小粉丝?…

《大牌甜妻揽入怀》 第8章 家宴 免费试读

“这是我们商议了很久在做的决定,木雅在公司,我们从来没有亏待过她吧?她不愿意摘掉面具,我们也答应了,眼下公司需要新人,难道不应该为公司的利益考虑?”

“公司利益就是要牺牲木雅的利益吗?你知道木雅为了这场演唱花了多少心血吗?”Jane据理力争着,虽然知道改变不了什么,但也不想林苑吃亏。

毕竟她跟林苑从出道就认识,她早就将林苑当成她最好的朋友了。

经理被Jane这么一噎,顿时说不出话来。

林苑看了看何轻羽,又看了看经理,不紧不慢道:“既然是公司决定,那就由公司安排吧,我只有一个要求,我只想给歌迷呈现最好的演唱会效果。”

见林苑答应,经理满脸堆笑:“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吃过午餐,林苑重新回到录音室。

Jane还在因为看公司的安排生气,见林苑漫不经心的样子,一脸无奈:“公司这样做,你就一点都不生气的吗?”

“生气能改变吗?”林苑摊手。

“那个何轻羽,说是你的粉丝,也没见她翻唱过你的歌,刚刚过来跟你套近乎,只怕早就知道公司安排她出席你的演唱会了,太虚伪了!”Jane做经纪人多年,看人一向很准。

林苑倒是无所谓,只要不影响演唱会的质量就好。

“好啦,以后不接触就好啦,我先继续排练啦,你先去忙。”林苑好笑的将Jane推出录音室,这才缓缓叹了口气。

她只想好好做音乐,对于圈子里所谓的游戏并不感兴趣。

下午的练习还算顺利,因为何轻羽要和林苑同台,下午的排练避免不了要和何轻羽一起练习。

“木雅姐,我真的不知道公司的安排,不过我一定会努力,不让你的歌迷失望。”何轻羽志在必得道。

林苑无意与她周旋,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努力就好。”

听着林苑轻描淡写的语气,何轻羽眼底闪过一丝深意,不过很快便恢复了自然:“嗯,要是我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木雅姐一定要告诉我哦。”

林苑还没来得及说话,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到手机屏幕上闪烁着的备注,她的呼吸微微停滞,比了个抱歉的手势,便拿着手机走出了录音室。

“诏远,你有事吗?”林苑将电话接通。

“早上忘了告诉你,今晚有家宴,你公司在哪,晚点我过来接你。”秦诏远低低的声音传了过来。

“不用!”一听秦诏远要来公司接她,林苑心底一虚,又忙不迭补充道:“我会早点回去的,不用麻烦了。”

这边,秦诏远正在签署一份研究报告,听到林苑紧张的声音,笔尖微微一顿。

她就这么不想让他接触她的生活么?

还是说,她其实是在陪着她爱的人,所以不想让他知道。

他出国这么多年,一心投入到实验中,却对林苑的生活知之甚少。

一股深深的无力感突然涌了上来,许久,他才只是淡淡开口:“那样也好。”

说完,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如果林苑真的不想让他打扰到她的生活,那么,他会努力克制自己。

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林苑微微失神了几秒钟,很快便恢复了自然。

秦家每个月都有家宴,自从跟秦诏远结婚以来,林苑每个月这天都会跟秦诏远一同回到秦家老宅参加家宴。

下午的排练还算顺利,为了不让秦诏远发现什么,林苑不得不找了借口,跟Jane请了假,赶在秦诏远回家之前到了家。

家宴虽然只是秦家的一些内亲,但也不能太过随意。

林苑回到房间特意挑了一条米色长裙换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温婉大方,皱了皱眉。

虽然她很努力的想要变成秦诏远喜欢的类型,可是骨子里的性格怎么会那么轻易改变呢。

就在林苑沉浸在思绪中时,门边传来动静,她飞快的收起遐思,转身看着站在门边的秦诏远:“你回来了。”

秦诏远上线打量了一番她,点了点头:“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

“公司是我很好的朋友开的,我说一声就回来了。”林苑被他的视线盯得很是不自在,只好转移话题:“那个,你等下,我化个妆就好了。”

“不用了。”秦诏远挥了挥手:“就这样吧。”

看着她素净的小脸,秦诏远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林苑,肆意、单纯。

听到秦诏远这样说,林苑只以为是时间不够了,只好点点头。

秦家老宅并不在市区,开车过去,大概需要半个小时。

一路上,林苑为了不让气氛尴尬,只好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秦诏远找着话题。

“这个月十五号,有木雅的演唱会,我时间差不多可以腾出来,所以想去看看。”演唱会那天,她肯定是回不了家的,只能先找借口。

木雅的演唱会。

秦诏远想到自己已经扔给助理的演唱会票,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用力收紧:“嗯。”

“到时候如果太晚的话,我就先跟我朋友在外面住。”林苑没有注意到秦诏远的异常,自顾自的说着。

只是她没看到的是,秦诏远的脸色已经黑得不能再黑了。

朋友,又是朋友!

他现在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朋友,让林苑这么上心。

还是说是那天那个男人?

想到此,秦诏远脸色更加阴郁。

急促的刹车声响起,林苑没有反应过来,身体下意识前倾。

“到了。”秦诏远打开车门,迅速下了车。

林苑平了平呼吸,看着外面熟悉的宅子,也跟着打开了安全带。

与此同时,秦诏远绅士的将车门打开。

看着秦诏远伸过来的手,林苑心跳加快了几拍,但很快便恢复了自然,将自己的手递了过去。

每次家宴,她和秦诏远都不得不扮演恩爱夫妻,虽然只是演戏,可林苑却分外珍惜这样的时候。

也许,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可以靠近秦诏远。

林苑挽着秦诏远进门时,秦母正和几个女眷正其乐融融的坐在客厅说着家常,见二人到了,热情的招呼着。

“苑苑,我们正说你呢,你就来了。”说话的是秦诏远的母亲许姗:“来,快过来,陪我们说说话。”

因为从小都认识秦家人的缘故,林苑并没有很拘谨,落落大方的走到许姗身旁坐下。

而秦诏远自然不会去加入女人之间的谈话,索性直接带着文件上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