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嫁三夫》苏青青江元皓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一嫁三夫》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苏青青江元皓的书名叫《一嫁三夫》,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墨涧空堂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算命的道士说,江家只能娶一个媳妇。但江家一共有三兄弟,这媳妇怎么分呢?谁娶?谁当一辈子光棍?老大摸了摸下巴:要不,我们凑合着用一个?…

《一嫁三夫》 第二十章 免费试读

生气归生气,大半夜的,他也不好就这么摸进人家姑娘的房间里去,只得忍着气换了身衣服,让老三把那些家伙全都用麻绳捆起来,在墙角堆成一团。

江元俊本来跃跃欲试想要给他们来点拷问,结果都没等上鞭子呢,那几个家伙就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地全招供了。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特别值得审问的,无非是他们早就盯上了江家的小娘子,一直想来尝尝鲜,只不过因为江元皓在这里,一直没敢有动作。好不容易见那江家相公走了,结果没想到还有两个更厉害的守在这里。

“那是你们计划的不好。”江元俊听到这里忍不住插嘴道,“你们应该在只有二哥在这里的时候就过来,我二哥很废物的,如果按倒我大哥要两个人的话,按倒他只需要一个人就够……”

江元俊突然闭了嘴,因为他注意到自家大哥正在用比刀子还利的眼神狠狠地剜他。大哥平时很少这样严厉地对他的!一定是因为被那些**欺负了心情不好!江元俊领会到此,立即决定要给大哥报仇,于是凶神恶煞地对那几个家伙吼道:

“说!你们都谁碰我大哥了?到底对我大哥做了什么?”

江元睿:“……”

众匪徒:“……”

江元俊(扬起了拳头):“到底说不说?”

“说,我说!”匪徒甲赶紧道,他之前就是被江元俊一拳轰倒的,到现在眼圈还青肿着,生怕江元俊给他的另一只眼睛再来一下,“我撕了你,你家大哥的一只袖子。”

“我抓了他的腿,不过没有碰其它的地方!”匪徒乙也叫道。

“我碰了一下胸口,但是因为是平的,就没有继续摸!”——匪徒丙。

“我,我没亲他,我只啃到了头发!”匪徒丁赶紧跟着叫道,几人都把自己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江元俊看看大哥凌乱的头发,破破烂烂的衣服还有脸上的几个牙印,不由得纠结了。这不是那些家伙干的,难道是他干的?屋里可没别人了啊。

“真的不是我!”“不是我……”那帮家伙生怕江元俊的拳头再落到自己头上,争抢着推掇起来,“我看到他掰腿了”“扒裤子的是他,我什么也没干”“明明是他……”

江元睿终于听不下去了,一脚踹了过去,几下子将那些家伙全都踢翻在地。角落里只剩下那个跑去骚扰江元俊,结果连小手都没碰到就被揍成猪头脸的家伙,此刻不由得带着一丝希冀道:“两位大兄弟,我可真的什么都没做,饶了我吧,我家里上有卧床的八十岁老母,下有嗷嗷待埠的三岁小儿……”

江元睿笑:“原来是这样啊,你也怪不容易的。”

“是的是的,”那家伙赶紧用力点头,“所以您就高抬贵手,饶了我吧。”

“你还是去地府跟阎王爷说这句话吧。”江元睿冷冷一笑,朝江元俊使了个眼色,后者便摩拳擦掌,大步走上前去。

众匪徒顿时露出了绝望的神情。这一刻他们终于知道,原来之前看到木桩上那些深深浅浅的印痕,竟然真的是被面前这个俊俏的小家伙打出来的。

他们犯的最大错误,就是将老虎认成了无杀伤力的小猫。

一顿拳打脚踢的声音过后,世界终于清静了。

听了半天壁角的苏青青吁了口气。相信这回来这么一遭儿,那些家伙也不会有胆子再过来了。以前在都市里住惯了,窗外就是车水马龙,一般都没有什么大事。现在在小山村里什么都得小心。家里有必要加一条狗了,然后或许她也应该学一点基本的防身术。不晓得跟着江元俊天天打木桩会不会有效果。

接下来一夜再无声息,苏青青也得以睡了个安稳觉。第二天早上苏青青特地起来得很晚,等她走出房间的时候,那些人已经不见了,显然是一大早就被处理掉。院子里倒是多了不少柴火,米桶之类的东西,还有一根擀面杖和一个装着鲤鱼的水瓢,估计是江元睿从那些半夜跳窗户的人身上讹来的。

江元睿自然不会说他们是为了非礼苏青青才过来的,不过也以偷东西的罪名告到了村长那里。村长可是见识过江家阿俊的手段,不由得一边暗暗责怪那些不长眼的东西,惹谁不好居然去惹了江家人,一边却又得腆着脸帮他们求情,希望能讲和,原因无它——那五个半夜翻窗的小子里,有一个是他的远方侄子。

江元睿也不想把这件事情闹大,便表示不把他们送官可以,但是要付出一定的物质赔偿,直到他满意为止。

那五个人被打得脸都看不出原来的形状了,却还是不得不悻悻地回家去拿东西,其实送官不是最可怕的,江元俊的暴力才实在让人从心里发寒。

他小时候曾经呆过的那个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不过苏青青已经没有机会去担心江元俊了,因为今天江家大哥江元睿脸上的笑,看起来格外阴森。

也不晓得为什么,苏青青一看见江元睿笑就有点发怵,也不是说他笑起来有多难看或者其它的什么,总之,面前这个人笑得越和蔼,她就越会觉得周身发冷,好像随时都在被算计着一样。

“小青。”江元睿总是喜欢把白素贞妹妹的名字安在她身上,“你昨天晚上,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声音?”苏青青装傻,“好像听到了一点,不过没有注意。出了什么事情吗?”

“青妹子睡得还真是熟啊。”江元睿闻言笑道,“我还以为连好几户邻居都吵醒的巨大声响会影响到你休息呢,现在看来并没有发生这种事,我也安心了不少呢。”

苏青青:“……”

“女人,昨晚出了点事。”江元俊并没有被他哥的阴阳怪气影响到,也不知道是本身无所觉还是已经习惯了,“有五个人闯进了我们的房间里,把大哥的衣服扒了,这些东西就是他们赔给我们的。”

“阿俊!”江元睿真恨不得一水瓢砸死他弟弟,明明已经嘱咐过不许再提这件事,他还是给说出来了,明明平时嘴巴紧得很的!江元俊却丝毫不觉他已经在苏青青面前毁了自家大哥的名节,继续道:“虽然对外说那些人是来偷东西的,不过他们既然连大哥的衣服都敢撕,说不定也会想要撕你的衣服。现在二哥不在,在他回来之前我得把你看好了,不能被外人摸了去。大哥打不过那些人,所以以后就由我跟你睡一间房。”

此话一出,对面的两个人都听愣了,他怎么能这么理所当然地说出这样莫名其妙的话!偏偏江元俊说完以后,也真的打算付诸实践,就要去房里搬被子和枕头。苏青青赶紧拦住他。

这个三弟对他哥也实在太好了些,苏青青暗暗想道,亏她还以为他一直只喜欢江老二,不喜欢他二哥呢。不过他真的没有必要做到这种地步,小叔子为了帮嫂子守贞洁而跟她同房睡什么的,这种话要是传出去,鬼才会相信他们是清白的。本来她跟这两人光明正大地住在一起就已经惹人诟病了,就不要再出现什么其它的奇怪事情了吧?

江元俊却不肯听她的,任性地嚷嚷道:“不行!我必须跟你一个房间!那些人虽然很弱,你比他们更弱,我可不能在二哥回来之前就被别人抢了先。虽然我也不是特别喜欢跟二哥和大哥一起……”

“阿俊!”江元睿赶紧打断了他的话,再不阻止这家伙就不一定会说出什么来了,“你回屋去!”

“怎么?”江元俊不乐意了,“大哥你莫非是想吃独食?”

“进屋去!”江老大一皱眉,江老三虽然不太乐意,还是一步三回头地进屋里去了。苏青青在这边听得云里雾里,忍不住问道:“大哥,阿俊他刚才说什么……”

“你昨天突然跟我换房,就是因为这件事吧?”江元睿迅速堵死了她的话,“苏青青,告诉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那些家伙昨晚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