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柔薄泽延小说主角 闵柔薄泽延主角的小说

《总裁黑化成病娇》小说简介

今天给大家推荐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文中主角是闵柔薄泽延由网络畅销大神麻衣如雪潜心所创,小说主要内容是:不过只有五岁智商的闵柔完全不懂得看脸色,没个眼力见儿的继续叽叽喳喳喊他薄砰的一声,薄泽延将她压到了楼梯杆的一侧!…

《总裁黑化成病娇》 第3章 黑化的炮灰男配(3) 免费试读

“砰——”

巨响过后。

场面支离破碎,公路上满是狼藉。

黑色的浓烟滚滚,和着刺目的鲜红血液,薄泽延倒在血泊里,奄奄一息。

似是没有见过这样壮烈的场面,他的周围围满了人,指指点点,可就是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伸出援手。

不知是过了多久,他意识迷蒙间,看到一个清丽的少女。

少女神色慌张的冲进了人群,扑通一下跪坐在他的跟前。

“你怎么样了……”

“没事吧……”

“救护车!救护车怎么还没来!”

“先生!先生你别睡,保持清醒好吗?”

……

薄泽延悠悠转醒。

睁开眼,对着医院白色的墙壁吐出一口浊气。

好在刚刚那些,不过是一场梦罢了。

一场三年前真实发生过的梦。

薄泽延自嘲的笑了笑。

没想到啊,三年前他奄奄一息的时候,是闵柔从人群中冲了进来,救他一命;三年后,同样是闵柔用自己的身躯护住了他。

闵柔……

他默念着这个名字,这个救了他两次的女人。

她……怎么样了?

薄泽延依稀记得,闵柔为了救他,受了很重的伤,满身是血。

思绪纷乱间,病房外传来尖锐的哭喊声和嘈杂的脚步。

薄泽延听了,心头烦躁的很,他冷着脸,下了病床。

可一出病房,就被一个穿着病号服的纤瘦身体撞了个满怀。

薄泽延出来得急,本就掌握不好平衡,被这样突然一撞,身子骤然失重,啪的一下摔倒在地。

除了刚开始复健的时候,薄泽延还从来没有这样狼狈的摔倒过,心里头不悦极了,脸上也浮上一层浓浓的阴霾。

凌厉的眼神,就要朝着对他不敬的人扫过去,这时候走廊却突然出现了一队神色匆匆的医护人员。

他们一阵手忙脚乱的跑到了薄泽延的跟前,可是关注的重点,却是旁边那人。

“闵小姐,您的伤还没好,请安静在病床上呆着,不要到处乱跑让我们为难好么!”

“闵小姐,乖乖的跟我们回去打针好么……”

“闵小姐……”

穿着病号服的少女被他们团团围住,似是找不到逃跑的出口,急的团团转,一张清丽的脸上也挂满了泪痕。

“我不、我不要……我不认识你们……”

“我不要打针!不要吃药呜呜……”

“我要回家,你们放开我,我要回家!”

旁观了这一场闹剧的薄泽延,眉头皱的更深了。

是闵柔?

穿着病号服的女人不施粉黛,杏眼明眸,下巴精巧,鼻梁秀气,确实是闵柔没错。

可是薄泽延分明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闵柔做他的贴身助理三年了,一直以来性格都是内敛稳重的,从来没有像这样过,跟个小丫头一样的表现,还站在人群中间,哭的一脸鼻涕眼泪。

薄泽延眉头紧皱,眉宇间硬是挤出了一道深深的纹路。

“这是怎么了。”他朝着一边的医生问。

那医生犹豫着回答:“总裁,闵助理她在车祸中脑组织受损,现在已经失去了正常人的智力……”

薄泽延一愣,看了一眼闵柔,“她傻了?”

“只有五岁左右的智商了。”

医院的特级套房。

薄泽延坐在靠窗的沙发上,身子朝着有扶手的那一侧微微倾斜着。

他的手上,则是拿着闵柔的脑部CT检测报告。

看到最后,确定闵柔是真的傻了的结论,他冷着脸,嘲讽似的轻呵了一声,把手上的鉴定报告丢到地上。

轻飘飘的鉴定报告落到了地毯上,也落到了闵柔的旁边。

原本还趴在地毯上,一下又一下揪地毯上毛毛玩的闵柔,一看到那份报告,顿时就被吸引了注意力。

她拿起那份报告,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翻过来又翻过去,结果那上面的字,她一个都看不懂。

闵柔便有点委屈了。

她瘪了瘪嘴,仰着脸看向了高位的薄泽延。

这个角度看过去,薄泽延宛若神祗。

可只有五岁的闵柔不懂这些,她只是扬着一张哭脸,对着薄泽延问:“薄泽延,这上面画的什么呀……”

“为什么我看不懂……”

薄泽延有些头疼。

明明闵柔智商已经退化到了五岁,连字都不认识了,却还能记得他?

薄泽延本想忽略她,无奈来自地毯上的那道视线实在太强烈,他只能回应:“因为你不识字。”

“我为什么不识字呀?”

“因为你是个傻子。”

“那为什么我是傻子呀?”

“因为……”他看了一眼闵柔,喉头微顿,然后才道:“因为你救了我。”

“救你?”

闵柔不理解,抓了抓后脑勺,像个好奇宝宝一样又问:“我为什么救你呀?”

薄泽延答不出来了,闵柔为什么救他呢?

三年前是,三年后也是。

薄泽延自问对闵柔没有多好,私生活上对她不够关心,工作上也是暴躁无常,根本不值得闵柔豁出命去救他。

可是事实就是如此,闵柔因为救他,而变成了一个傻子。

薄泽延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却感觉到闵柔慢慢蹭到了他的腿边。

下巴担在他的腿上,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看着薄泽延。

“我知道,一定是因为我喜欢你。”

“喜欢?”

薄泽延一怔。

随后,讥笑着推开闵柔。

一个傻子说的喜欢,算什么。

薄泽延站起来之后,往前走了好几步,可闵柔却伸手抓住了他的裤脚,身子的惯性让他的趔趄了一下,一时间没有稳住,直接往后摔——

正好摔到了身后,闵柔的身上。

而且他还把闵柔扑倒在地,唇瓣印到了她的唇角!

薄泽延身子一震,忙的从闵柔的身上退了下来,动作中透着手忙脚乱。

连带着他冷硬的神色,也浮上了一抹不自在。

而闵柔眼神懵懂,揉着**爬了起来,舔了舔湿湿的嘴角,朝着薄泽延问:“薄泽延,你为什么要亲我?”

“你也喜欢我吗?”

薄泽延好不容易稳住的身子又颤了颤。

他怒道:“谁告诉你那是亲的!”

“难道……不是吗?”

薄泽延瞥了她一眼,“只是碰了一下。”

“……哦。”

傻掉的闵柔很好糊弄,只是简单两句话,这事儿就算翻了篇了。

于是,薄泽延也放下了心里的戾气,对着闵柔吩咐道:

“收拾好你的东西,我带你走。”

“带我走?去哪里?”

闵柔满脸疑惑不解,不过转眼间,她好像想到了什么,眸子一下子亮了起来,“薄泽延,你要带我回家吗?”

薄泽延烦得很,也没回应他,就只是粗鲁的拉起了她的手臂,拽着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