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南舒傅晏丞TXT 顾南舒傅晏丞小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心机王妃太妖孽》小说简介

完整版小说《心机王妃太妖孽》是玲珑雪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顾南舒傅晏丞,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顾南舒,瞧着精明算计的自家王爷只觉得有些头疼;美人他不要,佳人也不要,独独就要她这个又辣又呛的野山椒,那也得看这颗野山椒愿不愿被人吞下肚啊!拳打白莲花,脚踢心机女,要论阴狠毒辣,她顾南舒也不差!皇后了不起吗?照样要为她擦鞋!太后又如何?!杀了人,一样要偿命!腹黑王爷和心机王妃相结合,不知道,会妖孽到什么程度呢?…

《心机王妃太妖孽》 第3章 仗着背后的靠山 免费试读

傅晏丞不看她,目视前方忽然开口道;“下不为例。”

他声音不重,却让陆燕菡相信若她再犯一次,绝对会让她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顾南舒很是坦然的去了大理寺,新婚第一天便被自己的相公放了鸽子还关到了大理寺除了她顾南舒,也是没谁了。

堂堂的摄政王府不过一天变成了下堂妃的事情转瞬便传遍了整个京城,顿时成为了家家户户饭后闲谈的茶资。

大理寺少卿亲自接手了这件案子,顾南舒生平第一次住起了牢房。

但介于她特殊的身份,这里的人倒也没有为难她,她要什么这些人也如数都取了过来。

顾南舒让人拿了仵作用的东西,有些无聊的抓着这里的老鼠做解剖,吓得牢里的狱卒一个个躲得远远的,只当这王妃是受了**疯了。

不过如顾南舒所料,她并没有在牢里待几天,有顾家和皇上施加压力,傅晏丞不会给自己找麻烦。

这天是个好天气。

牢房的小窗口里透出了点阳光,顾南舒双腿交叠靠着墙晒太阳,懒洋洋的看着外面正在正在审案子的人。

地牢拐角处,一身紫黑直?,胸前绣四爪蛟龙,正儿八经的当朝一品官服,腰间配金镶玉蛟龙佩玉,能撑得起这身装扮的,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傅晏丞正在下楼的脚步停了下来,长身玉立,眸光深邃,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一旁带路的小吏小心翼翼的的看了他一眼,请示他的意思,他直觉这位摄政王殿下现下的心情并不算好。

傅晏丞的心情确实不好,尚书省那些老头子刻意拖延政事,皇帝那边也睁一只闭一只眼的故意放纵,不过关了这个女人几天,姓顾的老狐狸和皇帝那小子就

忍不住了。

想到这里他轻嗤了一声,真以为给他惹些麻烦就能威胁到他,且容他们再得意几天,他会让他们尝尝自食恶果的滋味儿。

傅晏丞摆了摆手让小吏退下,眸光微深,倒是这女人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倒是他低估她了,他看着牢中看起来很是悠然自得女人,脸色忍不住又沉了沉。

大理寺真是越发疏于管制了!

顾南舒自然没有发现偷听墙角的某人。

眼见着外面的人审不出东西来就要用刑。

顾南舒摇了摇头,实在是不想听人在自己面前惨叫!

听了这么半天她大致也了解了案件的经过。

“我说,你们对他用刑顶多也就是屈打成招,他不是凶手,你们抓错人了!”

她拍了拍手上的草屑站了起来,外面穿着墨绿色官服正在审讯的官员不耐烦的转过了头,正要呵斥。

却发现是如今红遍盛京的那位王妃娘娘!

“娘娘,您是有什么事儿吗?下官有什么能为您做的吗?”不是他能得罪的人,面上带上了几分恭维,然而却并没有把她的话当回事。

顾南舒看着他再次重复,“这个老王不是凶手,你们抓错人了,老王是端水喂水的人,手上有毒药粉末,可这并不代表他就是下毒的人,他都说了在场的还

有另外三个人,那么他们都有可能是下毒的人。”

“可是老王是唯一一个给死者喂水的人。”小官皱起了眉头。

顾南舒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朽木不可雕也,他转向那个被抓来的男人,“你说你去喂水的时候差点摔了一跤,当时在你旁边的人是谁?”

“是小六!他…他还扶了我一把。”

顾南舒摊手,“嗯,凶手找到了,就是这个小六。”

“为什么?”小官莫名其妙。

听墙角的某人挑眉,伸手摸了摸下巴。

“很简单,你在老王手上发现砒霜的位置是在手背,而不是在手心或者手指。端水总不可能用手背端吧?”

“而在房间里唯一接触过他的人就是扶他的人,而刚刚他也说了,当时在房间里的那套茶具当天被不止一个人用过,那么毒药,不可能是老王拿到茶具之前下的

,就只能是在端水喂水的过程中下的药,那么经过就很显而易见了。小六在扶老王时趁机将药下在水中,满足拿到茶具后下毒的条件。老王端着茶水,被小六扶

一下,自然是手背接触小六的概率比手心接触他的概率大。”

顾南舒说着做了一个端茶的动作,可不正是手背冲外吗?

小官恍然大悟。

傅晏丞勾唇走了出来,看着牢中的顾南舒眸色凌厉。

“本王竟然不知道,本王的王妃竟然还有断案的本事!”

明明是夸奖的话却硬生生从中透出几分杀意!

“我也没想到堂堂摄政王竟然还有听墙角的癖好?”顾南舒双手抱胸,斜眸看向他。

一众官吏看着突然到来的这尊大神纷纷跪在了地上,“不知摄政王殿下光临,下官等有失远迎,还望殿下恕罪……”。

傅晏丞并不理会他们,掠过跪了一地狱卒小官们,径直到了牢房门口,伸手让人打来了牢房的门。

“王妃在牢里反省了这些多时日可知错了?”

“臣妾还真不知道臣妾有什么错?”顾南舒冷笑一声,继续道“殿下若是想要污蔑我,易如反掌,不过殿下今天既然出现在这里,不会就是专程来为了弄死

我的吧?”他若真的想要她死有一百种法子,完全没必要亲自到这里来。

傅晏丞面色微沉,眸中黑沉沉的乌云翻滚,他伸手捏住了顾南舒的下巴,声音低沉冷凝,“顾南舒,你不要太得意,本王今日不杀你,是不想脏了本王的手

!”

“是吗?殿下到底是不屑还是不敢呢?”顾南舒丝毫不受他的威胁。

孤儿出身,自小在底层打滚,凭着自己的能力成为了公职人员,她什么人没见过,自然也不会怕他!

傅晏丞手下用力,顾南舒感觉自己的下巴都要脱臼,疼!

但是她却不想服软,依旧瞪着眼睛看他,两人对峙着。

直到傅晏丞觉得有些无趣,他才松开了她,嗤笑了一声。

胆大包天的女人,他倒要看看,她这可棋子能在棋盘上跳多久!

“顾南舒,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还有你背后的顾家,在本王眼里都不过是濒死挣扎的虫子而已,所以最好不要惹怒本王,否则……呵,可就不是几天牢狱之灾

这么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