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牌甜妻揽入怀 林苑秦诏远精彩阅读大结局

《大牌甜妻揽入怀》小说简介

作者玖言最新编写的豪门总裁小说《大牌甜妻揽入怀》,林苑秦诏远为书中的男女主角,深受广大书友们一致认可,欢迎阅读。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为了被爱,她伪装成淑女。人前,她是拘谨的秦太太,人后她却是人气爆棚的蒙面歌手!但但但她爱而不得的老公怎么成了她的小粉丝?…

《大牌甜妻揽入怀》 第10章 她是多余的 免费试读

秦诏远也不知道把她叫醒,也不知道睡着的她有没有做出什么丢脸的事情来。

她一边懊恼的想着,一边将脸埋进手心里,直到敲门声响起,她立马将身体坐直,抓了抓微乱的头发,起身将门打开。

“诏远,有事吗?”林苑拿出一贯的伪装,看着眼前已经穿戴整齐的秦诏远,心下忍不住奇怪,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没有去公司?

眼前的小女人似乎才刚睡醒,及腰的长发慵懒的披散着,双眸潋滟,再往下,朱唇微启……

秦诏远的思绪不自觉便被拉到了昨晚,一向喜怒不形色的他脸居然开始泛红。

“咳,这是药,记得按时擦。”

看着他递过来的药,林苑抿了抿唇角,接了过来:“谢谢。”

习惯了她的刻意保持距离,秦诏远没有再说什么,直接转身离开。

手中的药似乎还残留着秦诏远的温度,林苑敛了敛神,将药收起,简单收拾了一番,便急急忙忙赶到了公司开始排练。

接下来的几天里,林苑为了排练,一直都是早出晚归的,好在何轻羽的唱歌功底还不错,两人的配合也还算默契。

眼见着演唱会明天就要开始了,林苑请了假,特意去秦诏远公司。

再次见到林苑,前台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上次她可是被林苑折腾的有点惨,“小姐,您怎么又来了?又要找秦教授……送饭?”

林苑讪笑两声,“没有没有,你别紧张,我今天是真的有事……”

正说着,秦诏远从电梯走了出来,远远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前台处,背对着他。

他心中一紧,下意识走了过去:“怎么回事?”

前台见秦诏远来了,下意识看了一眼林苑:“秦教授,你来得正好,这位小姐说是您表妹,有事找您。”

他的表妹?也对,她上次过来也是这样自称的。

秦诏远将视线移到林苑身上,林苑抬眸看向他,微皱眉头,带着一丝丝的不知所措,秦诏远眉眼舒展了几分,转身对身后的助理道:“我先带她上去,你去接人。”

听到秦诏远这样说,林苑默默在心底松了口气,跟着秦诏远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电梯里。

林苑用余光打量着身侧的男人,见男人神色如常,这才开始解释道:“我来公司找你有事,又不能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所以……”

“嗯。”不等林苑说完,秦诏远出声打断。

他不开心了?

是因为她贸然来他的公司么?

上次也是这样,看来她真不该来的。

林苑不再说话,正好电梯门也打开了。

“你找我有什么事?”办公室里,秦诏远亲自给她倒了一杯水,推到了她的面前。

听秦诏远提起,林苑这才想起此行目的:“明天就是木雅的演唱会,我跟朋友已经订好票了,明天可能回不来。”

“自己注意安全。”秦诏远点点头:“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好。”抿了口水,将杯子放下,正要起身离开,只听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

“进来。”秦诏远并没有避讳林苑,直接开口道。

下一秒,一个优雅的女人跟在助理身后走了进来。

竟然还是上一次的那个女人。

真是太不凑巧了……

林苑暗暗想着,正犹豫着要不要找借口离开,突然又想起,明明她和秦诏远已经结婚了,为什么要弄得她像是做贼心虚了一般。

“秦总,温小姐到了。”助理说完,便退了出去。

温余也注意到林苑,眸中闪过几分异色,“诏远,你有事就先忙,我先等一会。”

诏远。

还是这样亲密的招呼,两人的关系应该是很亲密的。

林苑心间一阵刺痛,有些不敢直视温余的视线。

眼前这个女人太过耀眼,举手投足间都带着名媛淑女所特有的气质,一看就是从小都接受这样的熏陶。

不像她,只能靠伪装。

林苑兀自想着,只听秦诏远的声音响了起来:“没事,文件你带过来了吗?”

“带来了。”温余翻出文件递了过去,重新打量起林苑来:“你好我叫温余,是诏远的同学,咱们上次见过一面的。”

同学?

“我叫林苑,是诏远……哥的表妹。”林苑心虚的介绍着。

秦诏远正在检查温余送来的文件,在听到林苑的介绍时,握着文件的手微微收紧。

一听林苑是说自己是秦诏远的表妹,温余眸中的神色更是复杂了几分。

“这样啊,我就听说诏远有个弟弟,上次听你说是妹妹,我还不相信,原来是真的,这么漂亮的妹妹,诏远你还藏得这么紧。”温余笑得温婉,说的话让人很舒服。

可林苑却听得十分难受。

温余还想拉着林苑说些什么,这边秦诏远已经看完了文件,签好字道:“文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在程序方面,我后面会优化。”

“好的。”温余说着,又顿了顿:“今晚有跟科亿谈融资的宴会,晚点记得来接我。”

温余从国外就一直很仰慕秦诏远的才华,也一直追随着,所以秦诏远回国以后,她也跟着回了国,并且带着团队努力钻研,终于争取到了与他的首次合作。

而且在不久前,她顺理成章的带着团队加入了秦诏远的公司,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只是林苑却给了她一丝的不安感。

在听到温余这样说时,秦诏远眉头微皱,下意识看向林苑。

他们现在是夫妻,虽然只是名义上的,但他带别的女人参加宴会,他突然想知道她会不会在乎。

但事实证明,她是真的不在乎。

看着林苑波澜不惊的神色,秦诏远深吸一口气:“好。”

得到他的答复,温余这才带着笑意转身离开。

见温余走了,林苑也不想再继续打扰秦诏远,只好道:“那我也先走了。”

“嗯。”秦诏远似是赌气的连头也没抬,只是嗯了一声。

林苑攥了攥衣角,转身往外面走去。

一路上,她脑海中都不断回荡着刚刚温余亲密称呼秦诏远的模样,仿佛他们才是一对,而她不过就是多余的罢了。

同样是女人,她自然看得出温余看秦诏远的眼神代表着什么。

如果不是这次联姻……

“小苑苑!”就在林苑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时,一个不算陌生的声音突然响起。

下一秒,只见秦慕远气喘吁吁的跑了上前,见她神情恍惚,心不在焉的模样,忍不住奇怪:“你这是怎么了?我刚刚在后面叫了你半天。”

秦慕远本来是来找秦诏远坑点钱的,可还没进公司,便看到林苑从公司出来,这才追了过来。

见是秦慕远,林苑这才收了收神:“怎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