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老公快投降完结篇阅读 主角是徐秋词俞冶的小说

《总裁老公快投降》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徐秋词俞冶的小说是《总裁老公快投降》,是作者小月牙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人这一生,不是被人吃定,就是吃定对方!她咬碎银牙,愤愤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你!最好快点向我投降!乖一点吧。他笑的开怀,眼里满是宠溺,乖乖的当我的小公主就好了。…

《总裁老公快投降》 第13章 挑拨离间 免费试读

医院。

“妈,你看外面。”徐秋词有些惊讶的指着窗外,连声喊道。

徐母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眼里同样划过一抹惊艳。

“真美。”徐秋词喃喃感慨道。

徐母点头,眼睛里倒映着外面的晚霞漫天,显得极为精神。

“这几年已经很少能够看到这么美的夕阳了,我还记得当初,你爸最喜欢的就是牵着我在夕阳下漫步,说等我老了,他也要一直陪着我看夕阳。”

徐母的眼眶发红,但自始至终,她的嘴角一直都带笑。

徐秋词坐在她的身边,抬手抓着徐母有些粗糙的手指,紧紧的。

“我陪你看!谁让我爸这么早就变成月亮,每天都要等夕阳消失才能出来。”

徐秋词故意做出一副气哼哼的模样,水润的眸光被睫毛的倒影切成细碎的璀璨。

徐母用力的点头,因为徐秋词话语而产生的哭笑不得将之前的淡淡忧伤打得粉碎。

“你爸霸道呢,别人都是星星,只有他是月亮。”

“那不是因为要保护你嘛!”

“你怎么知道?好啊,你现在胆子大了,竟然敢看我笑话了!”

徐秋词和徐母笑闹,灵魂却仿佛飘了出来。

她看着徐母嘴角的笑,眼角眉梢都羞涩,心里既感动又觉得艳羡。

她以后能找到一个和她感情深厚,一辈子都不会变淡的先生吗?

想到这儿,徐秋词的眼前慢慢出现一个模糊的影子。

她瞪大眼睛,猛地回过神来。

“怎么可能!”

“怎么了?”

徐母惊讶的看她,眼中有些许探究。

徐秋词抬手揉眼,有些心虚的开口否认道,“没什么,没什么。”

狐疑的看她,徐母暗暗思索了片刻,眼睛渐渐亮了起来。

“你可有喜欢的人?”她试探着开口。

头脑一昏,徐秋词来不及思考就想也不想的蹦了起来,跺脚否认。

“怎么可能!”

“没有就没有吧,不用这么着急,总归我也不逼你。”

徐秋词一言难尽的看着徐母,有些头痛。

她的眼睛里明明就写了“此地无银三百两”这几个大字。

“妈,真的没有。”

“哦。”

徐母冷漠以对,眼睛里的大字迅速碎裂,变换。

“解释就是掩饰”!

头痛加重。

抬手压了压眉心,徐秋词弯腰搀扶她的手臂。

“外面的天色那么漂亮,我们一起出去转一转吧,医生说了,你还是要呼吸新鲜空气的。”

徐母点头,慢慢站了起来。

终于糊弄过去了!徐秋词在心里擦了一把冷汗。

两人慢悠悠的走着,头顶上的胭脂色云彩越来越淡,最后变成一抹浅蓝,渐渐融化在逐渐深的天幕上。

“好久没听你唱戏了。”迎着温凉的微风,徐母轻笑着开口说道。

轻飘飘一句话,徐秋词却仿佛回到了曾经最幸福的年月。

那个时候,爸爸还在,妈妈的身体也还好,她才刚刚开始学戏,每学一个选段都要凑上去演唱一番才行。

“我这就唱给你听。”手指蹭过眼角,徐秋词笑着说道。

“先只说迎张郎娘把诺言来践…”

没有妆容,没有戏服,但是一瞥一笑,一行一动都带着独有的韵味,几乎要将人生生扯进这一出戏曲之中。

俞冶还没有走近,就听到遥遥传来的戏腔。

他像是被人施了魔法似的,控制不住地向前奔跑,直到他能够清楚看到徐秋词的模样。

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他细细的倾听,吸一点点变得平静。

“怎么样,我有进步吗?”

徐秋词笑着凑到了徐母身边,满脸期待的看她。

“很好!”徐母开口感慨道,“只听这唱腔,我就知道你必然没有任何偷懒。”

“你如果能够一直坚持,一定能够成为戏曲界的顶尖人物。”

这是徐母对于徐秋词的期盼,也是最好的祝愿。

徐秋词害羞的挽住她的手臂,将自己微红的脸颊藏在对方的颈窝。

“到时候我就说,我的戏都是你教的,”因为布料的阻挡,徐秋词的声音显出几分沉闷,“他们就会知道你有多么厉害。”

徐母笑个不停,手掌一下下的抚摸她的脊背。

“那我可就等着这一天了。”

深深的看了徐秋词一眼,俞冶慢慢的站直身体,转身离开。

他没有打扰他们母女二人的温馨时光,因为他有自信,早晚有一天,母女二人会变为妈妈和女儿女婿!

俞家老宅。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而明亮灯光下,堵在门口的行礼实在是过于醒目。

俞冶眯起眼睛,心里已经有了考量。

管家挡在母女中间,满脸的无奈。

“小小姐,小姐也是为了你们…”

“得了吧,为了我们?为了我那个弟弟还差不多,再说了,我想住在这里,她要是为了我们,怎么可能害得我们必须要搬出去?”

陈慕荛冷笑,看着俞冶姐姐的目光很是不驯。

“你个死丫头,什么叫那个弟弟,那是你亲弟弟,你以后都要护着的人!”她强调。

两人吵来吵去,谁都不肯退让一步,压根就看出有什么母子情意。

管家被夹在中间,同样谁都劝不下来,反倒是受两边的气。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压根就没有发现俞冶的突然出现,直到——

“你们怎么还在这儿?”

熟悉的声音响起,恍若恶魔低语。

“舅舅,”陈慕荛讨好的看她。

不过一瞬间,她就从野猫变成了家猫,没有任何不适应。

轻飘飘看了她一眼,俞冶问道,“你们怎么还没搬走?”

陈慕荛疾走两步,凑到俞冶的面前。

“舅舅,我想继续留下这里。”

“晚了,”俞冶的表情不变,看着她的目光却很是意味深长,“你妈冒犯了我,要是就这么轻飘飘放过,我可是要被人背地里说上许久的。”

眼珠子转了一圈,陈慕荛有些迟疑,但很快,俞冶姐姐就已经亲手将她推了过去。

“陈慕荛!”俞冶姐姐冷喝道,“你给我回来!”

“俞冶,你别想挑拨离间!我冒犯你?我是你姐姐,就算打你都是应该的,冒犯又如何!更何况,我说错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