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牌甜妻揽入怀的小说男女主林苑秦诏远完结版阅读

《大牌甜妻揽入怀》小说简介

该书情节流畅,文笔细腻,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经典之作。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是:为了被爱,她伪装成淑女。人前,她是拘谨的秦太太,人后她却是人气爆棚的蒙面歌手!但但但她爱而不得的老公怎么成了她的小粉丝?…

《大牌甜妻揽入怀》 第6章 发现了? 免费试读

他问:“这首……确定是木雅新创作的吗?是不是已经发行了?”

Jane笑了:“既然我们说是彩蛋,那肯定没有发行啊,市面上连demo和音频甚至是歌词都没有。”

林苑藏在桌子下方的手指紧紧搅在一起。

紧张到背后冷汗直冒。

甚至大脑一片空白。

“你说对吧?木雅。”Jane推了林苑一把,这才让林苑回过神来,她连Jane之前说了什么都不知道,只能含糊地应和着。

“嗯嗯,对。”

秦诏远狐疑地看了林苑一眼。

那一瞬间,林苑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停止跳动了似的。

好在秦诏远没有再继续问下去,林苑好不容易松口气,只听他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是J.S第一次跟木雅小姐合作,我看合同上关于演唱会的一些细节没有详写,不如我们先一起用午餐,一边把漏掉的细节补上?”

一起用午餐?

林苑心瞬间又提了起来,错愕的看向秦诏远,却刚好撞上秦诏远颇为考究的眼神。

按理说,合作细节的事情,交给助理就处理就OK了,可秦诏远却主动提出将细节补上,难道他真的察觉到了什么?

林苑一阵懊恼,早知道她昨天就不把那首曲子哼给秦诏远听了。

“好啊好啊。”Jane一脸兴奋道,又转头看着林苑:“木雅,这次有秦总的鼎力相助,你的演唱会一定会很成功的。”

“嗯,谢谢秦先生。”林苑硬着头皮对秦诏远笑了笑。

秦诏远淡淡的点了点头,起身带着林菀和Jane往办公室外走去。

电梯里。

林苑站在秦诏远身侧,能清晰的感受他身上特有的沉木香。

“木雅小姐的声音很特别,但跟唱歌时的声音似乎有所不同?”秦诏远突然开口,打破了沉默。

“可能是最近排练比较多,嗓子有点不舒服。”林苑故作淡定的说道。

“是吗?那木雅小姐可要多注意休息。”秦诏远话音刚落,电梯便抵达公司大厅。

秦诏远率先抬步走了出去,林苑怕他再发现什么端倪,只好跟在Jane身后一起出了电梯。

只是刚走出电梯,一个人影突然撞了过来。

林苑来不及反应,只觉得手腕一阵撕痛,身体失去平衡,下意识往一边倒去。

眼见着就要跌倒,林苑心中一凉:完了,要在秦诏远面前出糗了。

可不等她反应过来,腰间突然一紧,熟悉的沉木香扑面而来。

面对突然的情况,秦诏远只是下意识扶住了快要跌倒的林苑。

盈盈一握的纤腰激起了秦诏远内心深处的回忆,几乎是下意识的,他垂眸看向怀中的女人。

虽然隔着面具,那双清亮而生动的眸子透着窘迫不安。

秦诏远抿了抿唇角,正要说些什么,可林苑却先一步挣脱开他的怀抱,客气而又疏离:“谢谢秦先生。”

看着刻意的林苑,秦诏远神色蓦地一沉,淡淡开口:“不客气。”

这边,撞到林苑那人好不容易将散落一地的文件重新整理好,这才起身道歉:“这位小姐对不起……秦总。”

那人还未说完,看到站在一旁的秦诏远,下意识反应过来,他们是一起的,神色愈发紧张:“真的不好意思,小姐你有没有受伤,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没有关系。”林苑看了看右手手腕,只是有些泛红,应该没什么大碍。

听到林苑这样说,那人明显松了口气:“谢谢谢谢。”

说着,便急急忙忙抱着文件进了电梯,看样子应该是着急送文件的。

秦诏远注意到林苑一直握着右手手腕,沉声道:“木雅小姐在我公司受伤,我想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对你对我都好。”

“真的不用了,我们先去吃饭吧。”林苑从小都不是娇生惯养的,这点痛倒也没什么。

再者,她用木雅的身份跟秦诏远相处,难免不会被他察觉到什么,只想着赶紧把午餐应付过去。

见林苑坚持,秦诏远没有再勉强,只是从她可以保持距离和疏远的眼神中,他已经将疑虑打消了大半。

眼下他和林苑同在一个屋檐下,林苑对他的态度都始终是淡淡的,而木雅刚刚的眼神虽然很像曾经的林苑那样明亮、生动。

但不管怎样,她都不是曾经的林苑。

想到这里,秦诏远的心情又沉了沉。

餐厅。

秦诏远午餐用了一半,接了电话便急急忙忙走了。

只剩下林苑和Jane看着一大桌子精致的食物面面相觑。

“木雅,你跟秦总认识?”Jane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口齿不清道:“怎么我看他对你好像挺关注的样子。”

林苑心间一动,秦诏远会关注她?

“有吗?”林苑轻描淡写的敷衍过去。

Jane将嘴里的食物咽了下去,微微叹气:“你从出道以来,从来都不肯摘下面具,不知道有多少人关注你到底长什么样子,对你好奇也是正常。”

林苑不置可否点点头,她背着家里录歌练习唱跳,肯定不能用真实身份。

“你怎么不吃呀。”Jane注意到林苑迟迟没有动筷,忍不住奇怪道。

“呐。”林苑将右手手腕露了出来:“刚刚到餐厅我才发现它肿了。”

最开始痛了一下,林苑还以为没什么大问题,不过没想到这么快,就肿得这么大一片了。

“你怎么不早说,这么严重,会不会是伤到骨头了,要不要去医院看看。”Jane顾不上吃的了,小心翼翼捧起林苑的手:“马上就要演唱会了,可不能出岔子。”

见Jane大惊小怪的样子,林苑好笑的将手收起:“只是肿了,等下去药店买点消肿的药就好了,再说下去还要排练。”

林苑一向固执,Jane也拿她没有办法,吃过饭便去药店给她买了些消肿的喷雾给林苑喷了喷,又不放心的嘱咐道:“要是晚点还没有好,记得去医院看看啊。”

“是是是。”林苑敷衍着,心中却隐隐有些担心,也不知道今天秦诏远有没有发现什么。

排练了一下午,林苑回到她和秦诏远的家时,已经将近六点了,平时这个时候,秦诏远已经到家在书房工作了。

本想着准备做晚餐,但她的手腕比中午的时候还要严重些,只好作罢,点了两份外卖。

刚下单没一会儿,门铃便响了起来。

外卖这么快就到了?

林苑心中疑惑着将门打开,只见秦诏远眉眼带着醉意站在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