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位出道后我制霸娱乐圈了!》小说主角江络宿容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C位出道后我制霸娱乐圈了!》小说简介

《C位出道后我制霸娱乐圈了!》小说是寒土的倾情力作,作者的文笔行云流水,主角江络宿容的故事动人心弦。《C位出道后我制霸娱乐圈了!》小说讲述了:国内,江家。长假开始之后,江络就人间蒸发,只在房间留下张条子,说自己去朋友家住几天。江络哪里来的什么朋友?…

《C位出道后我制霸娱乐圈了!》 第1章 归来 免费试读

皇帝眼角带泪,看着倒在地上的美人。

美人心口插着一支箭,身体已经冰凉。

周围大臣都不敢做声。

皇帝轻手轻脚地抱起美人,眼中满是温柔,就好像她还活着一样。

……

空白的世界中悬浮着巨大的屏幕。

屏幕上播放着这个完美的苦情场景。

然而该苦情剧的唯一观众——江络,只是面无表情地评价道:“容哥哭得没上回惨。”

系统:“上回他哭完把自己心都挖出来了,比那惨还得了?”

皇帝,全名宿容,是江络的任务对象。

快穿八个世界,回回任务都是攻略他,开始觉得奇怪,后面也习惯成自然。

同一个人,性格相似,攻略起来还方便。

系统:“不提这个,宿主你积分积满了,可以选择退休回初始世界,怎么说?”

江络:“还好退休地点是初始世界。”

系统不能理解:“初始世界低魔低科技,就这么喜欢?”

江络说:“快穿八个世界,高魔高科技的都是乱世,何况每次攻略度一满我就死遁,回去要是被容哥发现了不是完蛋?”

系统:“……言之有理。”

系统:“那请宿主准备,传送开始。”

失重感袭来,江络眼前一黑。

……

睁开眼,周围一片白。

头上的伤口隐隐作痛,消毒水的味道缭绕在鼻尖。

江络坐起来,床头柜上的电子钟上显示着日期。

2018年9月19日。

她因摔下楼梯而死的第二天。

真回来了。

电子钟旁边有个果篮,里面剩下几个橘子。

江络:【狗系统,我上次吃到橘子是什么时候?】

系统:【未来废土,古代宫斗,一共五年零三个月,好久了。】

确实好久了。

江络用苍白的手生疏地剥开一个橘子,放了一瓣进嘴里。

正品着橘子的味道,病房的门忽然被打开。

一个娇俏的声音从门口传来:“爸爸,妈妈,这里面味道好难闻,我和辛白就在外面等你们好了!”

门外站了四个人。

刚才出声的是江月,几个月前刚刚找回来的江家真千金。

江月拉着她的未婚夫,也是江络的前未婚夫,谢辛白的衣角,看向江络的眼神厌恶又耻高气扬。

江母连忙哄她道:“小月,虽然现在外面都知道她不是江家亲女,但名义上她还是你的姐姐,就进去和她说句话,好不好?”

江家父母对江络从小到大都很冷漠,但对刚刚找回来的的亲女儿江月却十分热情贴心。

江络一度怀疑,是不是江家父母早知道她并非他们亲女,留下她只是为了维持和谢家的联姻。

江月委屈巴巴地瘪嘴,才跟着进了病房。

一进来,就自来熟地在江络床上坐下,抬了下下巴:“江络,我要吃橘子,你把上面白边剥了。”

语气像是和跟佣人说话。

也不奇怪。

在江月看来,占了她位置,做了十六年江家千金的江络简直罪大恶极。

现在还让她住在江家,使唤她几句,就是莫大的恩赐了。

江络抬起眼皮子。

喉咙有点痒,她咳嗽一声,说:“你是没长手,还是在楼梯栏杆上撞骨折了?”

江月一愣。

江络看她的眼神不带一丝感情,就好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难道她知道是自己把她推下楼梯的?

江络看着江月藏不住心虚的的样子,心里冷笑。

刚穿回来,江络的记忆还有点模糊。

但是对于导致自己死亡的罪魁祸首,是断不会忘的。

死后,江络才知道自己其实活在一本重生逆袭流的真假千金文里。

她是假千金,江月真千金。

因为身份差异,江月和谢辛白虐恋情深,最终也没修成正果,死前才知道自己其实是江家女儿。

重生后,江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抛弃养父养母,找上燕京的三流豪门江家。

江月一来,就得到了江家父母所有的宠爱。

之前的十六年亲情仿佛从未存在过,江家父母冷冰冰地对江络说,等她成年后,他们和她全无瓜葛。

和谢辛白的婚约是江络最后的容身之所。

上辈子她如履薄冰,谢辛白喜欢什么,她就做什么,然而装的小白花哪里比得上江月浑然天成。

最终换来的不过是嫌恶的一句“冒牌货”,和冷冰冰的退婚通知。

被退婚后,江络在江家的地位还不如一个佣人。

最终更是因为江月一个不开心,就被推下楼梯,死于非命。

江络的一辈子,在小说中不过是被寥寥带过的几句话。

凄惨又滑稽。

好在她没点背到家。

死后,江络被快穿系统选中,成功度过了八个世界。

现在坐在江家人和谢辛白面前的,是砍过丧尸,杀过逆贼,在每个世界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钮枯禄.江络。

床头柜上放着核磁共振的报告。

江父拿起来瞟了一眼,指责到:“江络你也这么大人了,怎么走走路都能把自己脑袋摔破?医药费要好几万,我们江家不是做慈善的。”

江母说:“你不会是觉得用这样的手段,小谢他会回心转意?”

“伯母!”谢辛白连忙表衷心,“您知道我喜欢的是小月,和江络的婚约不过是因为我们以前都被蒙蔽了,不作数的。”

说完瞥了一眼江络。

江络脸色苍白,厚厚的刘海遮住一半眼睛,看上去很阴沉。一想到这个冒牌货竟然和他订婚十几年,他就恶心。

还好小月回来了。

江月一脸娇羞,江父江母都被逗乐。

几人其乐融融,把江络当做空气。

上辈子的江络对江家父母还有些期许,现在经历了这么多,早就看清。

面对这样的场景,心里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

江络:【狗系统,以前没觉得,谢辛白这家伙怎么这么矮。他有一米七没?】

系统:【狗系统扫描完毕,去掉增高鞋垫,正好一米七。】

江络:【噗嗤。】

江络:【他对我那个态度,怕不是因为比我矮自卑的。】

系统:【很有可能,噗嗤。】

这时到了饭点,护士送来了盒饭。

江络拆开,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

她从小被保姆带大,奈何保姆不负责,落下一身毛病,不按时吃饭就会胃疼。

江络用餐的动作很文雅高贵,几十块钱的盒饭都像是在吃米其林三星。

江月小门小户长大,仪态一直比不上江络。

不过是个血脉低贱的麻雀罢了,这副作态,真把自己当凤凰不成?

江月恨得牙痒痒。

江家人来这一趟只是为了表面功夫。

江月闻着盒饭的味道,有些饿了,说:“爸爸妈妈,我们一会去三环那家法餐,好不好?”

江母宠溺道:“好,我们月月就得用最好的,和某些人不一样。”

江月又回头,撒娇地看向谢辛白。

谢辛白有些为难。

他童星出道,现在是知名的年轻偶像,虽然江月是他的女朋友,但是并没有准备公开。

在外用餐,很容易被狗仔拍到。

谢辛白说:“小月,我下午还有工作,下次吧。”

江月眼中闪过一丝失落,脸上却装乖道:“没事,工作重要。”

江家父母和谢辛白先离开。

江月留在最后,将气都撒在江络身上。她翻了个白眼,说:“别装可怜了,没死就赶紧出院去上学。爸爸妈妈同意养你到十八岁,虽然你成绩差,但是混个高中文凭,以后端盘子也能优先上岗啊。”

“彼此彼此。”

江月眼神一凝:“什么意思?”

江络笑嘻嘻的:“有些人活着就缺不了男人,怎么不想想对方是不是真的把她放台面上?”

这话戳到了江月的痛点。

谢辛白是更喜欢她这个人,还是更喜欢江家千金的身份,谁都不知道。

江络摔了个头,居然变得这么牙尖嘴利。

江月脸色铁青,但也找不到回话的词,只好手上使劲,摔门而去。

一星期后,江络出院。

这回江家人都没来,只有司机来接她。

假千金的事在江络昏迷时就已经传遍,司机看她的眼神满是异样。江络就当不知道,悠闲地看着窗外的风景。

很快到了江家别墅。

江络提着行李上楼,没几步就气喘吁吁。

快穿过程中有技能加持,江络早忘了她的初始身体竟然这么弱。

回到房间,几天来头一次照镜子,吓了一跳。

厚厚的刘海挡住了半张脸,面色白得跟鬼一样。

连收拾都顾不上,坐在床上就开始打坐。

八个世界中有一个是修仙世界,当年的江络也是一代大乘。

低魔世界,想修仙不可能,强身健体还是可以的。

一个流程下来,浑身大汗。

江络洗了个热水澡,江家人已经吃完晚饭,也没人来叫她。

她自己下了碗面,吃完就上床睡觉。

……

双休日过去,江络终于下楼的时候,江月差点没认出她来。

厚厚的刘海拿夹子夹到两边,露出白皙的额头。蓬松的深棕色长发垂在肩后,阳光打在眼睛上,瞳孔透出一点淡淡的绿色。

江络无疑是好看的,和江月那种楚楚可怜的小白花长相不同,她是那种让人惊艳的好看。

阿姨已经做好了早饭。

江络默默吃了,全程和江月没有半点对话。

高高在上的样子,气得江月什么东西都没吃下。

江络和江月在同一所高中,江月在火箭班,而江络在国际班。

学校很大,江络记忆力再好也不大记得路,对江月说:“我班级怎么走?”

江月皱眉。

她是向自己暗示什么吗?毕竟谢辛白和江络一个班。江月说:“正好我要去找辛白,你跟我去吧。”

她们到学校的时候已经不早,还没进国际A班的教室,就听到里面喧哗。

女生A:“你们说江络今天会不会来学校啊?”

女生B:“江月被她欺负这么久,她还有脸来?”

女生C:“江月一开始自称江家养女就是给她留面子,没想到她不仅不领情,还要占着人家未婚夫,太不要脸了。”

女生D:“江月又漂亮成绩又好,相比之下假千金就完全摆不上台面,你说是吧,谢辛白?”

江月听着,心中满是快意。

不枉她从开始就装可怜说江络坏话,江络现在风评这么差,在学校里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转过头看向江络,却见她脸上似笑非笑。

江络:【好久没见这么低级的手段了,好新鲜哦。】

系统:【麻烦宿主别把后宫倾轧和小女生报团放一块儿比较,那群被你整死的宫妃棺材板都压不住。】

也是。

换作从前做任务时的江络,大概会选择细水长流,温水煮青蛙。

但是既然回来了,再装白莲,她嫌累。

国际A班的学生们正聊得欢,忽然听到“哐”的一声巨响。

教室里一静。

所有人不由自主地朝门口看去。门被用力踹了一脚,还在晃动。

一个穿着校服,身高腿长、有点眼熟的大美人站在门边,嘴角的笑三分嘲讽,三分高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