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先生,情深不负秦澜陆识川小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陆先生,情深不负》小说简介

主角秦澜陆识川的小说是最近备受关注的豪门总裁小说,名字叫做《陆先生,情深不负》,内容情节十分精彩,推荐大家阅读。主要内容精选:陆识川第一次遇到秦澜,她刚刚出狱,倒在他的车前人事不省。那是秦澜的穷途末路,也是陆识川情迷心窍的开始。秦澜笑,她说:陆总,我坐过牢,也害死过人,你离我远一点,小心被我克死。陆识川眸光沉沉,将她轻而易举带进怀里:你天煞孤星,我天生命硬,你看,我们果然是天生一对。…

《陆先生,情深不负》 第七章 桥归桥路归路 免费试读

短短一句话,让沈城远的脸色止不住的白了下去。

他动了动唇,似乎是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一个字都没能说出来,只能颓然放下了按住秦澜的手。

秦澜捡起掉在地上的托盘,右颊上还带着刚刚被按在桌子上时留下的红痕,衬得脸色越发的苍白,一眼看过去,触目惊心。

她没有再理会站在原地失魂落魄的沈城远,想要离开时,被沈城远抓住了。

“秦澜,在这里工作总归是不安全,你要是没有地方去的话,可以来沈氏,我给你安排工作。”

沈城远想要碰碰秦澜脸上的伤,却碰了个空,眸底顿时掠过一抹失落,“就当是……过去五年的补偿吧。”

“我可不敢要你沈大总裁的补偿。”秦澜挣脱开沈城远,冷笑,“沈总刚刚不是也说了吗,过去的事度算是过去了,之后,桥归桥,路归路,你继续守着秦向暖过你恩恩爱爱的小日子,只要自己良心不疼,不管干过多少不当人的事,也能活得心安理得,不是吗?”

沈城远还想叫住她,而秦澜已经不再回头,打开包厢门离开了。

她手指紧紧抓着托盘,指骨都已经泛白,在那一瞬间,秦澜想起了十多年前的时候。

那时也是冬天,她和秦向暖在后院堆雪人,而沈城远坐在一边,虽然穿得破旧,但脊背挺得笔直,见她们玩雪,眉头皱得死紧。

秦澜自嘲的笑。

只是当时,谁也没有想到过,现在的一切,会演变成这个样子。

一切都回不去了。

秦澜身上沾满了酒污,非常狼狈,她将托盘放回吧台,就回到更衣室,打算换下衣服。

刚推更衣室的门,迎接秦澜的,就是重重的一个巴掌。

“啪!”

一声脆响,落在秦澜脸上,打得她耳膜都在嗡嗡作响。

“秦澜!你本事大了是不是!”

紧接着便是经理的怒骂,“还把客人气走,真有你的啊,还是我们这间小庙容不得你这尊大佛了?!”

秦澜半张脸被打得麻木,她动了动舌尖,便带来一阵尖锐的疼痛,她的视线越过暴怒的经理,落在了一旁的一个小姐身上,认出来她是刚刚在包厢里陪酒的公主。

那小姐拉了拉经理,语气中不乏幸灾乐祸:“经理,刚刚好几个姐妹看得都清清楚楚,李老板想要她喝酒,结果她不仅不喝,还直接把酒泼了……”

一番添油加醋颠倒黑白,VIP的贵宾包厢里,是没有监控摄像头的,真正发生了什么,全凭这几个人一张嘴在说,就算是秦澜想要辩解,也没有什么说服力。

秦澜在包厢里那一泼,不仅把客人给泼走了,连带着她们的小费也都泡了汤。

“你这个月的工资扣五百块!”经理余怒未消,狠狠撂下一句话,甩上门出去了。

之前那个来找经理告状的小姐尖声尖气的嘲讽:“都来这种地方了,还装什么清高,呸!”

秦澜沉默着将衣服换了,是,都已经来这种地方了,所有的尊严,人格,都是不重要的。

KTV外,沈城远坐在车内,司机问:“沈总,走吗?”

沈城远淡声道:“再等等。”

他没有把车窗摇上去,冷风灌进车内,带着刺骨的寒意,而沈城远就像是感觉不到一般,低眸看着手机里,秘书传过来的新闻,半晌才抬起头,盯着KTV内不知看了多长时间,直到手脚都僵硬了,才低声吩咐:“走吧。”

等回到沈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沈城远脱下外套递给管家,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客厅沙发上,明显是在等他回来的女人。

“阿远,你终于回来了,今天的合作谈得还顺利吗?”

秦向暖急忙站起身,走过来想要拉他的手,手指刚碰到沈城远的手,便微微一怔:“阿远,你的手怎么这么凉?”

“没什么。”

沈城远抽回手,看着眼前的女人。

秦向暖被他看得有些发慌,但还是强作镇定的笑了一下,问:“怎么了,阿远,这么看着我?”

“秦澜出狱后,是不是来找过你?”

秦向暖心头重重一跳:“阿远,我正想和你说这件事呢,前几天的时候,我在医院里见到秦澜了,她看起来情况很不好,我本来是想,把她接过来的,但她拒绝了,还说……再也不想看到我。”

“是吗?”

沈城远猛然将手机丢到秦向暖面前,“你自己看看!你为什么要在记者面前那么说?!”

手机屏幕上,正是那天在医院,她强行拉着秦澜的画面!

可是……这些新闻,她不是找人压下去了吗?

沈城远怎么会知道?

秦向暖手心里都渗出了一层薄汗,她强撑着脸上的笑,想要去拉沈城远:“阿远,你听我解释,我这也是……”

“也是什么?”沈城远怒极,一把挥开秦向暖的手,“秦向暖,你别忘了,当年该进监狱的人,到底是谁!”

这话犹如一盆冷水,将秦向暖整个人浇了个透心凉。

她表情非常难看,忽然尖声叫了起来:“沈城远,你也别忘了,我是因为谁,手上才沾了血的!要是没有我,你能这么顺利的接过沈家,过得这么风风光光吗?!”

气氛如同被按了暂停键,一瞬间凝固了下来。

沈城远的闭上眼睛,用力吸了口气,转身往门外走去。

秦向暖在他身后喊:“这么晚了,你想去哪?!”

回答她的,是沈城远冷冽如冰的声音:“去公司。”

“砰”的一声,别墅大门被重重关上,秦向暖跌坐在沙发里,浑身都在微微发着抖。

她这么不想让秦澜出现在沈城远面前,但谁知道,沈城远还是找到了秦澜!

这个秦澜,当初就该死在监狱里才对!

秦向暖的脸色在客厅灯光下,显得格外阴沉,透着一丝恶毒,她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喂?有单生意,你们接不接?皇家KTV,有个叫秦澜的,你们知道该怎么做。”

她挂断电话,将手机重重扔了出去。

秦澜,让你走你不走,那就不要怪她绝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