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能情深共白头》完整版阅读 傅筱棠顾言之小说已完结

《若能情深共白头》小说简介

《若能情深共白头》是由作者芭了芭蕉为大家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该小说的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傅筱棠顾言之小说讲述了:新婚当晚,顾言之接到一个电话之后,便从我身边离开的那刻起,我就知道,多年的努力仍然成了泡影。因为,他爱的人回来了。傅筱棠,我们离婚吧!我们昨天才刚刚结婚。你知道的,我不爱你,而且,永远不会爱上你。…

《若能情深共白头》 第10章 我也病了 免费试读

这个念头石破天惊,而且非常扯。

不过,在我接到我妈的微信之后,我觉得不是不可以用。

我妈说:“明天下午三点去律师楼把协议书给签了吧,乖女儿,你健康又年轻,何必跟一个病人争?”

我咬着唇看着手机上那行小小的黑字,就像是一只只苍蝇在我面前飞舞。

第二天早上,我跟傅泳泗通了一早上的电话,耳朵都打的疼。

花姐来叫我下楼去吃午餐,午餐非常丰富,但我一个人根本吃不掉。

我让花姐坐下来跟我一起吃,她说:“少奶奶,你人真好。”

我跟她笑,她还不知道她的少爷在等着跟我离婚,等会我就要去律师楼签字。

我下午特意换了一条白色的裙子和裸色的靴子,配了一件米色的短大衣。

穿上了站在穿衣镜前才发现溫采音特别爱这么穿,不过我不是模仿她。

她不配。

我没化妆,看上去气色有点不太好。

我到的时候刚好三点,我是和顾言之在刘振祥律师的办公室门口相遇的。

他终于换衣服了,米色的高领毛衣和深咖啡的大衣,一深一浅的搭配,他从电梯踏出来就一直有女文员盯着他看。

有时候我也在想,顾言之到底有什么魔力让我这么爱他?

是因为他的外表,还是他的内心?

可是我一直看不透他的内心啊,原来我这么浅薄,迷恋于他的外表不能自拔。

他没跟我打招呼,还算绅士的让我先进。

刘振祥大律师是个头发稀少的中年男人,他戴着眼镜跟我详细地讲解我和顾言之离婚了会分到什么。

我和顾言之合作的公司所有股权都归我所有,我们结婚住的那栋房子给我,顾氏旗下顾言之所有的公司,他会将股份折成现金给我,总之一句话,他觉得他可以用钱来补偿我。

我傅筱棠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

我们傅家和顾家也算是旗鼓相当的,顾家的财团有多庞大,我们傅家也丝毫不输。

但顾言之除了钱,其他的什么都给不了我。

律师讲解完了,顾言之递给我一支笔,我看着他捏着精致的钢笔的手指,婚戒已经摘下来了。

“傅筱棠。”他催促我,我接了过来。

中午明明吃了饭,但胃却疼的厉害,好像有块红色的烙铁在我的胃里烧着。

我捂住了胃,没人发现我不舒服,律师见我不动笔还继续晓之以情:“傅小姐,签字吧,顾先生已经做出了很大的让步了。”

我的胃痛的直不起身,用胳膊肘撑起身体,努力看了顾言之一眼。

他眼中没有任何温度,就好像我只是他一个合作伙伴,现在到了解除合约的时候了,他在勉强保持着耐心等着我签字。

我握着笔在乙方上刚刚写了一个傅字,胃痛的有一个东西往上顶,我张开嘴,忽然一口腥甜的温暖的血就从嘴巴里喷出去了。

我今天穿的是白色,血流在我的衣服上,还有一滴溅在顾言之米色的高领毛衣上,就好像是一颗红颜色宝石镶在他的衣服上。

我想伸手抓住他的手腕,但眼前一黑,我从椅子上栽了下去。

其实我的意识是很清醒的,只是胃痛的快要炸掉。

顾言之把我抱起来了奔出办公室,送我去了医院。

我听到他简短地跟医生说:“她吐血了。”

医生问:“她有什么病?”

“好像她的胃不太好。”

我被送进了急诊室,一堆人围着我,接着我做了一个又一个检查。

ct,造影,b超,我被护士推着从一个检查室到另一个检查室。

我爸妈来了,傅筱安来了,傅泳泗也来了。

所有的检查做完,我被送进了病房,听说我的B超结果不太好,在胃里发现了一块阴影,刚才就是那个肿块的毛细血管破裂,导致我吐血。

我妈在病房门口小声饮泣不敢太大声,我爸在和院长说话。

傅泳泗去偷听了回来告诉我:“要做个手术,把那个肿块切除了做活体检测。”

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那个光秃秃的吸顶灯好丑啊。

我说:“顾言之呢?”

“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着顾言之,要不是他你会得这么严重的胃病?”傅泳泗哭起来了,肩头耸动,哭的声音特别大。

我婶婶进来把傅泳泗给捉走了,我在门口攒动的人头中终于看到了顾言之,他个子最高,很醒目。

我闭上眼睛,胃已经不痛了,但感觉很奇怪,好像胃那个部位消失了,不存在。

顾言之始终没进来,他站在门口看了我一眼就走了。

我在医院里躺了好几天,没人再催我和顾言之离婚,我妈每次来看我之前都在外面抹了阵眼泪才进来,她的眼圈是红的,当我瞎?

我做了个微创的手术,切下肿块的组织去做活检,其实也就是看看是良性还是恶性。

手术做完之后,溫采音居然来看我了,她带来了香味很难闻的紫槐花,麻药刚过没多久,我没力气把花丢出去。

她坐在的床边忽然握住了我的手,悲天悯人地流下了几滴很不真诚的眼泪。

我抽回自己的手:“小泗等会来,如果你不想被她扔出去的话,赶快走吧!”

她低垂着眉眼:“言之去帮你拿检验结果了,你别担心。”

“我不担心,我怎么觉得你比我还担心?”

溫采音坚持坐在我的床边不肯走,我知道她在等我的检查结果。

过了好一会,顾言之终于推开门走了进来。

他手里拿着我的检查报告,我注意看他的脸色,他几乎没什么表情,但眉头略皱。

溫采音立刻从床边站了起来询问顾言之:“言之,筱棠怎么样?没大碍吧?”

顾言之的目光慢慢地投向我,慢的像电影里的慢动作。

他低声道:“出去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