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文《傅少的独家暖宠》时初傅言深全文无弹窗阅读

《傅少的独家暖宠》小说简介

《傅少的独家暖宠》是近期大家都在寻找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该小说由作者竹叶倾情创作,男女主人公是时初傅言深,小说主要故事情节为:前世,时初错信他人,众叛亲离,和儿子被丈夫设计活活烧死在火海中,生命最后一刻,她才知道自己弃如敝履的前夫有多爱他重活一世,时初斗父母、斗渣男、斗渣妹,傅言深说:你杀人,我递刀,你放火,我添柴。哪怕所有人都厌弃她,也有他视若珍宝,把她放在心尖供养。…

《傅少的独家暖宠》 第6傅言深来电 免费试读

时初瞧着父亲与那个生意伙伴闲聊,内容一直围绕着傅言深,她不太习惯这些人的谄媚。

她俯身在时父耳边轻声道:“父亲,我有些累,想去……”

“时初啊,我是你罗叔叔,还记得吗,你婚礼的时候还和傅总同我敬过酒的。”

话音未落,那个生意伙伴就将话题转移到时初身上,她是先走也没办法了。

时初笑了笑,压根儿不记得这肥头大耳的人是谁,她正想呢,一边的时父就用手肘暗暗戳了她一下。

“罗叔叔跟你说话呢,怎么不吭声。”时父责备的开口,背后却警告道:“你别给我捣乱,不然我要你好看。”

时初讥笑,倒也给面,她说:“我当然记得罗叔叔,来,时初敬您一杯,多谢您参加我和言深的婚礼。”

她非常亲昵的说出傅言深的名字,像极了恩爱有加新婚夫妻,仿佛之前发生的事情都是笑话一般。

时父有些纳闷时初的变化,他没多少,顺着时初的话往下说,跟按个合作伙伴聊了两句。

时初在时父身边,有些不耐烦的跟着四处寒暄,她心里清楚,时父就是想利用她和傅言深的关系。

宴会到**部分,时父走上台,拿着话筒对台下的人说。

“今天是我女儿回门的日子,以前我曾许诺时初的母亲,待她出嫁时送上南湖的两套房产……”

台下的时灵和陈芳月都惊呆了,完全没想到时父会将南湖的两套房子拿出来。

“妈,爸爸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是说把那个房子给我吗,他怎么能送给时初。”

时灵急了,她抓着陈芳月的胳膊。

“我怎么知道,她爸爸根本没跟我说。”

对出,陈芳月同样惊讶,她很想冲上去质问时父,可在场这么多人,她哪里敢上去。

“妈,你想想办法,不能把房子给她。”

陈芳月被吵得有点烦,她撇开时灵的手,沉沉的说:“别吵。”

时灵不甘心的看向台上的时初,恨得牙痒痒,她掰着手指,眼里尽是嫉妒的神情。

时初看到时灵那副模样,嘴角忍不住向上扬起,这本来就是属于她的东西,偏偏被这对母女占为己有。

想当初她们花言巧语的将房子骗去,说什么替她保管,结果都是假的。

“父亲,妹妹好像不太高兴啊。”

时初故意对时父说,偷偷看他的表情。

他有片刻迟疑,不过很快掩盖过去。

“这是我给你的,她能有什么不高兴的,你想多了。”

时初没说话,视线从新回到时灵身上,不知道为什么,当时灵接触到时初的眸子,她从中看到了一抹异样的光,随即消失不见。

“妈,我跟感觉时初好像变了。”

陈芳月还在生气,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变了又怎么样,我的东西,她一样也别想拿走。”

宴会继续进行,时初找了个理由离开压抑的大厅,去到后院的花园,坐在石头上,望着远处的灌木发呆。

直到随身的包包发出震动,她把手机拿出来,来电的是许久没出现的傅言深。

她微微吃惊,接通电话,刚放到耳边就听到傅言深低沉的嗓音,磁性又性感。

“在时家?”

时初嗯了一声。

“你怎么知道?”

话说出口,她觉得好笑,她父亲那么高调的邀请商界大佬,还是打着傅言深的名头,不知道就太奇怪了。

“赵恒跟我说的。”傅言深淡淡开口,他说:“我事情还没处理完,没办法回来,你要是想在家住两天,我……”

“不用,宴会完了我就回去。”

时初疯了才会想在这个家住。

她迫不及待的回绝让傅言深有些疑惑。

意识到自己太激动,时初慢慢恢复平静,她解释说:“我已经出嫁了,再住在家里不合适。”

傅言深没说话,两个人安静得谁都没开口,因为都不知道从何说起。

“那就这样这样吧,我会让司机去接你。”

“你什么时候回来。”

两个人同时开口,各自屏幕,莫名的有些尴尬。

“我会尽快回来。”

傅言深没说具体时间,声音平淡如水,听不出情绪,时初有些失望,她闷闷的说:“好吧,你……你自己注意身体。”

“嗯。”

简短的对话就这样结束,时初捏着手机,郁闷的揉搓裙子。

她怎么不多说两句呢,真是蠢死了。

时初暗骂自己没用。

“姐姐,原来你在这儿啊,我找了你好久,爸爸让你过去呢。”

远处,时灵朝她过来,脸上假惺惺的笑,让人非常不适应,她慢悠悠的起身,拍拍裙摆。

看似无意的动作,却撇开了时灵伸过来的手。

演戏,谁不会啊。

时初假笑。

“是吗,那我们快走吧。”

她迈步向前,多余的眼神都不曾给时灵,她懒得跟时灵多费口舌,那拙略的演技太碍眼,再待下去,她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跟她撕开她的假面。

时初傲娇的样子,气得时灵跺脚。

“时初,你真行,总有一天我会让言深哥甩了你。”

她横了一眼时初,案案发誓。

时初不知道时灵怎么想,她回到大厅,继续跟这些人周旋,直到宾客都离开才结束。

她没有直接回去,而是被迫跟随时父他们回到时家,二楼书房里,时初站在办公桌前,有意无意的转动无名指上的戒指。

“你昨天你又见顾俊泽,还被言深看到了?”时父质问的口气不容时初辩驳。

时初心里清楚,这多半又是那个好妹妹告状。

她笑笑道:“父亲,我昨天跟……”

时父抬手打断时初的话,压根儿不给她解释的机会。

“我跟你说了多少次,让你离顾俊泽远一点,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给家里带来多大的麻烦,要不是有你妹妹帮你解释,你又要让傅言深误会。”

时父很是生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时初很冷静,就听着他说话,一个字也没说。

她心里清楚,就算自己解释了,父亲也不会相信,他早就被那两母女给洗脑了。

“您不就是想让我跟傅言深好好过日子吗,行啊,不过我有个条件。”

时父的怒火慢慢平息,他看向一脸无所谓的时初,问道:“你说什么条件,只要你能跟傅言深好好过,我什么都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