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黑化成病娇》小说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闵柔薄泽延小说阅读

《总裁黑化成病娇》小说简介

主角是闵柔薄泽延的小说叫《总裁黑化成病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麻衣如雪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不过只有五岁智商的闵柔完全不懂得看脸色,没个眼力见儿的继续叽叽喳喳喊他薄砰的一声,薄泽延将她压到了楼梯杆的一侧!…

《总裁黑化成病娇》 第4章 黑化的炮灰男配(4) 免费试读

看着眼前简陋的筒子楼,薄泽延有些怀疑。

这真的是闵柔住的地方?

闵柔跟在他的身边三年了,早就已经位高权重,根本就不缺钱。薄泽延想,闵柔即使不是住在高档小区,也不该住在这个“危房”里才对。

可是,再三确定之后,薄泽延肯定了这确实是闵柔的家没错。

如此,薄泽延也只能收敛心绪,迈着步子踏进那黑黢黢的筒子楼里。

闵柔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

筒子楼的楼梯很不好走,薄泽延必须小心应对,眼前漆黑一片脚下又蜿蜒曲折,以至于还没走出去几阶,额头上就冒出了一层细汗。

跟在身后的闵柔一听到他有些紊乱的气息,马上就凑了上去,对着薄泽延眼巴巴道:“薄泽延,你还好吧?”

她冒冒失失的,额头差点怼到薄泽延的脸上。

薄泽延不喜的偏开头,冷着表情没理会她。

可是闵柔就是不死心,小尾巴一样,紧紧跟在他的身后,一遍又一遍的问着。

“薄泽延,你还好吧?”

“薄泽延……”

“薄泽延……”

有好几次直接撞到了薄泽延的身上,搞得他原本就不是那么稳的脚步更是踉踉跄跄。

薄泽延被她烦的眉头紧紧拧起,脸上冷的几乎能掉冰渣。

他周身的气息已经压抑又沉闷到极致了。

不过只有五岁智商的闵柔完全不懂得看脸色,没个眼力见儿的继续叽叽喳喳喊他——

“薄——”

砰的一声,薄泽延将她压到了楼梯杆的一侧!

虎口微张,紧按着闵柔的脖颈,闵柔完全反抗不了,甚至她还没有搞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大半个身子就朝着楼梯外面探了出去,悬空了。

这种状态下,她的脚也吃不上力,唯一的受力点便是薄泽延钳住她脖颈的手,只要薄泽延一松手,闵柔整个身子就会坠下去!

看起来极其危险惊悚。

闵柔也因为薄泽延卡住了她的脖子,呼吸困难,模样痛苦。

她甚至还没有彻底反应过来。

眼中带着浓浓的痴傻,还有因为缺氧憋出来的泪花看着墨厉寒。

似乎完全不理解,上一刻明明还好好的薄泽延,现在怎么变成了这样!

“薄泽延……你要干嘛……”

闵柔死死的扒住薄泽延的手,“你不要这样……你、你……”

“我好害怕……”

她这副委屈巴巴的样子,任谁看了都会揪心。

可是薄泽延却毫无反应,反而是加重了手中的力道,饶有兴致的盯着涨紫的脸。

直到闵柔整张脸都因为缺氧变得青紫,快要喘不过气来了,他才恶狠狠道:“我警告你,最好别烦我。”

“不然的话,我就把你从这儿丢下去!”

闵柔听着,身子一个激灵,更是连哭都不敢了,只能呜咽道:“我、我会乖的……”

“你放开我好不好……”

看到她确实乖巧,薄泽延才满意,手势一改,便揪着她的衣领,把她拉回了原位。

闵柔经过刚才那么一遭,腿都软了,整个人瘫在地上。

看着高高在上的薄泽延,她心里头更是不满了。

闵柔抽噎着不敢说话,但仇恨的眼神已经透露出了一切。

薄泽延看到她脸上的表情,只冷笑一声,便不屑转身,继续面对高耸陡直的楼梯。

看到薄泽延冷漠无情的背影,闵柔委屈的瘪了瘪嘴,越想越气。

这个坏蛋啊!

薄泽延往前走了没几步,身后的闵柔就咬了咬牙,朝他扑了过去!

咚!的一声。

薄泽延,连带着闵柔两个人一通跌到地上。

而且薄泽延还是充当人肉垫子的那个!

那一瞬间,薄泽延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等到疼痛席卷而来,他才回过神,看到居然是闵柔搞鬼,脸直接黑了。

尤其是闵柔整个人呈大字型趴在他的身上,一脸呆滞,不知所畏。

“闵柔!”

他脸色沉沉,怒视着闵柔,几乎是在牙缝里吐出了这两个字。

带着彻骨的寒意。

“滚下去!”

可闵柔完全不理会,依旧我行我素。

目光也直直的看向他,脸上还气呼呼的。

“我才不要!”

“你这坏蛋!刚才为什么欺负我!”

“你妈妈没告诉你,不许欺负小朋友吗!”

闵柔坐在他的身上,一副不依不饶的模样。

“真是反了你了。”

薄泽延努力的压制着心里的不虞,隐忍的视线和闵柔相交。

低沉的声音里面,带着浓浓的压抑。

“你现在从我身上下去,我便不和你计较!”

闵柔却不回答,她模仿着薄泽延刚刚的神态和动作,冷哼了一声。

“明明是你做错了好不好?”

“你刚刚欺负我,得向我道歉!”

“要不然的话……”

她说着,伸手就掐上了薄泽延的脸颊。

“要不然的话,我就自己欺负回来,哼!”

闵柔把他的脸,当成了面团,左右开弓,又拉又拽。

薄泽延被这样对待,心情已经跌落到冰点。

他从来没有这样狼狈过!

一瞬间,各种狂躁的情绪涌上了薄泽延的心中,使得他目眦欲裂,怒吼道:“闵!柔!”

闵柔冷不丁的被他这一吼,身子抖了抖。

而也就是这个时候,薄泽延直接把她掀翻在地,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闵柔:“……”

薄泽延朝她逼近:“你是越来越不听话了。”

看着薄泽延脸上凌厉的表情,她莫名感到害怕,一边不自觉的往角落里缩缩,一边强打起精神:“因为,因为你、你做错了事情,就要接受惩罚……”

可薄泽延的眼神,好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一样。

“怎么?”

“你想教训我?”

“就你?”

恐怖的视线,像毒蛇一样,紧紧的锁住闵柔。

再加上冷冷的语气……任闵柔再怎么神经大条,也没法把它当做是不存在的。

闵柔被他看得眼神飘忽,身子哆嗦的跟个筛子似的。

“今天我倒是要看看,是你教训我,还是我教训你。”

重压之下,闵柔头皮发麻,眼眶刷的一下就红了。

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哭声震天响。

嚎了两声之后,闵柔抹着眼泪,趁着薄泽延一个不注意,把他横冲直撞到一边,自己慌慌张张逃跑了。

被她撞得趔趄,好不容易才稳住的薄泽延:“!”

闵柔,你给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