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乡小说姜寻 姜寻谢延生小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温柔乡》小说简介

温柔乡》是最近热门的古代言情小说,该小说主角是姜寻谢延生,该小说文笔流畅,细节清晰,情节曲折,引人入胜,强烈推荐,小说主要写了:十一月,望京铺天盖地下了一场雪,漫天的银白。压在枝头那一抹松软的雪砸在地上发出吧嗒的声音,又悄无声音地融化在银白的地上。…

《温柔乡》 第2章 风呼呼地吹着 免费试读

夹道外的风呼呼地吹着,而他们两人像是静止了般,只有无尽的暗流。

姜寻的手伸在半空中,谢延生双手插兜,无声地瞥了一眼,并没有伸手要回握的意思。

气氛僵在那里,封扬也察觉出了什么不对劲。他正要打圆场时,姜寻收回了手,一脸的平静。

办公桌的一名警察递了文件过来,示意谢延生在上面签字。

谢延生接过蓝色文件夹,在上面扫了一眼,嘴角勾起一抹说不清的弧度。

他看了封扬和姜寻一眼,舌尖舔了舔后槽牙:“打架?”

“扫黄?”

封扬心虚地低下头,而姜寻也别过脸去,不敢看谢延生的眼睛。

谢延生正要签字时,在一旁的那个男人坐不住了,他恶声恶气地说:“这就走了?”

“拜托,你也打了我好吧,你的医药费我会补偿。”封扬说道。

西装男人愤怒道:“谁要你们那点臭钱,我要她给我道歉!”

揩姜寻油的那个男人坚持不肯和解,扬言要把封扬和姜寻告倒。

姜寻冷笑道:“我拭目以待。”

西装男人明显被姜寻眼神里的轻蔑给激到了,他激动地上去:“你这个臭,婊,子。”

谢延生签着字的手一顿,他拿着那支签字笔的手一顿,横在了西装男人中间,声音平静:“你说话注意点。”

姜寻看着他无赖样就犯恶心,她温声对警察说:“不用和解了,他之前摸我胸,谁告谁还不一定。”

“**乱说什么,明明是你勾引我……”男人骂骂咧咧地说道。

西装男人一听下意识地慌了,他上去就想揪住姜寻的衣领。

他还没够到姜寻的衣服边儿,谢延生拿着手中的蓝色文件夹摔到桌子上,空气中发出“嘶”的声音。

西装男人被他凌厉的气势吓到了,坐在原地懵了一会儿。

他笑笑:“有事联系我的律师。”

说完,谢延生就把名片塞在西装男人的手上。

谢延生领着封扬和姜寻往外走的时候,正巧碰见了刑警分队长。

“你怎么来了,好久没喝一杯了。”队长拍了拍谢延生的肩膀。

“最近忙,加班。”谢延生简短地说道。

姜寻和封扬在外面等谢延生。姜寻踩着地上的石子,看了一眼正在里面和警察说话的那抹高大的身影。

“你以前怎么没说过你有个哥。”姜寻问。

封扬卖萌双手比二:“天地良心,你也没问过我。他是我表哥啦,市医院的医生,一把手。”

“唔,你哥有结婚了吗?”姜寻问。

封扬哈哈哈大笑:“寻寻,虽然我哥看起来很优质,可他是万年单身狗,怎么,你要给我哥介绍对象啊?”

姜寻飘着的一颗心听到这个答案时忽然定了下来,笑道:“也不是不可以。”

谢延生寒暄完后,大步走到他们面前,冷声道:“走吧。”

夜色如墨,一行人并肩走在一起。封扬走在中间,谢延生和姜寻走在边上。

封扬没注意到两人的暗涌,一个人自顾自地在那讲着国生活的趣事。谢延生偶尔应一两声示意自己在听,大多数是姜寻和封扬两人在搭话。

灯火穿过时间的缝隙落在姜寻脸上,谢延生偏头看了她一眼。

女人穿着黑色的呢子大衣,开叉的长裙露出一截纤细的脚踝,淡青色的血管一路蜿蜒到匀实又**的小腿处。

这么冷的天,光着腿。谢延生极快地皱了一下眉头。

“哥,你怎么认识还认识警察局里的队长啊?”封扬好奇道。

“以前他太太是我的病人。”谢延生说道。

谢延生开车送两人回去,姜寻主动坐了副驾驶的位置。

谢延生打开车门的手一顿,想说什么却又止住了口。

中途的时候,谢延生下车去买东西。之后,他先将封扬送回家。

封扬到了后,腆着一张脸跟他哥讨巧:“哥,这事能不能先别告诉我妈。”

谢延生的眼神含了点警告,拿出一袋药扔到他身上:“再闯祸小心我收拾你。”

接着,谢延生送姜寻回家,姜寻低声报了个地址后,两人再也没有说过话。车窗外的风景一路又变幻着,姜寻靠在窗边时不时地看谢延生一眼,那眼神包含了太多情绪。

那道落在自己身上的眼神实在太过炙热,谢延生想忽视都难。谢延生手握着方向盘,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他淡淡地开口:“脑袋转过去,你看**什么?”

“你比我好看。”姜寻笑吟吟地说。

谢延生扯了扯嘴角,没再应答。这么多年过去了,姜寻的本事只涨不减。从来都是闯祸不计后果,他跟在后面认命得收拾烂摊子。脸皮也厚,一姑娘家的,从他们俩在一起后,她那些狐朋狗友问她:“胳膊肘这么快就往外拐了,你这是重色轻友。”

那时的姜寻毫不知羞,十分坦然:“见色起意就是一见钟情,我还能钟一生。”

现在看来,姜寻的一生也不过短短几年而已。

只可惜都过去了,很多记忆已经封存死了,只要不去揭开它,谢延生就能维持表面的云淡风轻。

在警察局的时候,他就在想,她怎么还敢明目张胆地出现在他面前。

车子一转,在姜寻家楼下不远处停下。谢延生的手指在方向盘敲了敲,提醒她:“到了。”

“要上去喝杯茶吗?”姜寻并没有解安全带。

谢延生表情温和,说出的话却将两个人的距离划了一道明显的界限:“姜小姐,我记得我们并没有那么熟。”

“那作为封扬的朋友,为了表示感谢请你上去喝杯茶总可以吧。”姜寻聪明地搬出封扬来。

倏忽,谢延生倾身过来,他刚值完夜班,身上还带着淡淡的消毒水味道混着原有的清冽干净的味道,铺天盖地袭来。姜寻一瞬间身体绷直,屏住呼吸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从姜寻这个角度看,谢延生头发黑而短,脖子露出一截白,他的一只手横了过来。因为靠得太前,他身上黑色的衣料轻轻刮着她手臂**的那一块。明明没有碰她,姜寻却绷紧脚趾,浑身传来一丝酥麻。

就在姜寻快要因为谢延生的靠近而沉溺其中时,“啪”地一声安全带解了的声音。谢延生稍稍撤回,敲了一下窗户,淡淡地提醒:“你可以下车了。”

姜寻脸上的红晕一闪而过,她杏眸微瞪:“谢延生,你给我记着。”

姜寻干脆利落地下了车,头也不回。谢延生看着姜寻上去,屋里亮了灯,坐在车里静静地抽完一根烟再离开。

一到家,姜寻摁开开关,鹅黄色的灯光倾泻而下。姜寻累得不行,捡起睡衣就去浴室里泡澡。

温热的水舒缓了姜寻每一根紧绷的神经,她躺在浴缸里泡了一会儿,去窗台摸了一包烟和一盒火柴。

火柴梗擦过咖啡条,青蓝色的火燃起,姜寻微微拢住一边,低头点燃烟。白雾腾起,姜寻吸了一口,开始想今天的事情。

遇见谢延生,是她的意外。她知道,谢延生一向擅长克制和隐忍,再见面能这么和气已经很难得了。在警察局,两人对视的时候,姜寻有一瞬间在怀疑,谢延生想要掐死她。

两人在一起的时说遍了永远在一起的誓言,分手的时候谢延生咬牙切齿地说:“姜寻,我也不是非你不可。”

“我也不是非你不可。”

这句话跟魔咒一样,萦绕在姜寻心中,久久不能散去。

姜寻回到望京不到三个月,虽然是麦芽娱乐公司的签约艺人,早年一直在南城的子公司待着。后来麦芽的老板不知道抽什么疯,在把自己小情人弄回总公司的时候,顺道一并把姜寻这个不争气的给调了回来。

为此,挺多人对姜寻是持怀疑的态度,甚至还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不过以姜寻的功力,压根不屑跟那些小丫头斗,她一直本分地做好自己的事,不争不抢,公司的人也只能碎两句嘴而已,并不能对姜寻做什么。

姜寻回来的这段时间,一直没有联系他们的共同的朋友,一是一开始刚回来工作忙,二是当年就这么二话不说地走了,中间一次也没有联系过,确实挺混的,她想不到该怎么去面对他们。

只有方桃,对她走的原因一直是知情并且理解的。

不过,来日方长。姜寻重新把自己泡在温热的水中,之前谢延生看她的眼神,让姜寻知道他还没有放下她。

恨也是好的,她怕哪天谢延生连恨她都懒得恨了,自然也就没有爱了,这是姜寻最害怕的。

谢延生,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