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先生,情深不负》小说免费阅读 主角秦澜陆识川

《陆先生,情深不负》小说简介

强烈推荐好文《陆先生,情深不负》,作者是葡萄绵绵冰,该书情节流畅,文笔细腻,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经典之作。秦澜陆识川小说的精彩内容是:陆识川第一次遇到秦澜,她刚刚出狱,倒在他的车前人事不省。那是秦澜的穷途末路,也是陆识川情迷心窍的开始。秦澜笑,她说:陆总,我坐过牢,也害死过人,你离我远一点,小心被我克死。陆识川眸光沉沉,将她轻而易举带进怀里:你天煞孤星,我天生命硬,你看,我们果然是天生一对。…

《陆先生,情深不负》 第八章 老子今天就要睡她 免费试读

KTV内,秦澜拎着拖把,一间间包厢的打扫过去,才直起身子,缓了缓右臂的钝痛。

临时工的工作繁重复杂,很多正式员工会嫌脏嫌累的活都扔给了她,而骨折所带来的后遗症,是缓慢而又让人无法忽视的,不过好在,这段时间过去,她已经习惯这种疼痛了。

“秦澜!快,二楼有个包厢,指明要你服务,赶紧过去吧!”

另一个服务生匆匆忙忙的跑过来,小声提醒她:“五杯轩尼诗,你小心点啊,我看那个包厢的人可不是什么好东西的。”

服务生是个女孩子,名字叫晓云,今年刚刚成年,她比秦澜来得要早上半个月,平时对秦澜也算是照顾。

刚刚她偷偷朝包厢里看了一眼,里面烟雾缭绕,几个小混混头发染得五颜六色乱七八糟,一张嘴就带着脏字,骂骂咧咧,这种人,是最难伺候的,偏偏还指定了秦澜去服务。

秦澜笑了一下,将手里的打扫工具放好了才应了一声:“我知道了,谢谢你。”

2109包厢,秦澜端着托盘,敲了敲包厢门,声音清冽:“您好,我是来送酒的。”

门被拉开,她还没来得及走进去,手腕就被猛然攥住,一把把她整个人都拖了进去!

“砰嚓——!”

托盘掉在地上,酒被碎了一地,酒水混合着碎片飞溅开来,划伤了秦澜的腿,下一秒,她被狠狠按在了沙发上!

“就是她了吧!”

耳边响起男人粗哑的声音,“模样不错,就是瘦了点。”

“瘦点才好啊,在床上才够味……”

暧昧**的话落在秦澜耳朵里,她想要爬起来,却挣扎几次都失败了。

这一下力道相当足,秦澜被撞得眼前发黑,两只细白的手腕撑着沙发,淡青色的血管都凸了出来,腰部被撞上茶几的剧痛让她半边腰疼得哆嗦着起不来,嘴里一片腥味,那是她自己的血。

先前那个叫秦澜来的那个服务生一下子吓得惊叫起来,急忙上前:“这位先生,有话好好说,不知道我们的服务生哪里得罪你了……”

然而,不等她说完,就被狠狠一推,一个黄毛扯着嗓子吼:“关你什么事,赶紧滚,别扫了老子的兴!”

那服务生急得要掉眼泪,她什么时候见过这种场面,急忙去找经理:“陈姐!”

经理脸上也说不上好看,上前打圆场:“客人,这位是我们这里的服务生,不是公主……”

不等她话说完,那黄毛抓着秦澜的头发,将她的脸硬生生扯了起来。

嘴里还在不干不净的调笑着:“我告诉你,老子是沈家的人,沈家什么地位都知道吧?哥几个今天就看上这妞了,就说给不给睡吧,放心,钱不会少了你们的!”

沈家,这两个字一出来,经理的脸色就变了。

在宁城混的人,怎么可能没听过沈家的名号?

秦澜的手紧紧攥住了沙发,指骨发白,唇被咬破,嘴里泛起越发浓重的血腥味。

原来……是沈家。

经理不再多说什么,转身就走。

那服务生大概没想到竟会是这样,急着去拉经理:“陈姐!陈姐您怎么不管管啊,秦澜又不是陪睡的,这样下去……”

“管?我怎么管?我没跟你们说过是吗?来这里送个酒不坐台你们就以为自己多干净了,不该惹的惹上了谁管给你们擦**!”

经理猛然挣开那服务生的手,一根细长的手指指向了秦澜,“等他们玩尽兴了,多给点钱就是了……”

包厢门被重新关上,仿佛阻断了秦澜一切希望。

秦澜的头皮被扯得生疼,眼眶传来一片涩意,却死撑着,没有一滴泪水掉下来。

已经有人开始大笑着撕扯她的衣服,比起疼痛,更多的,是屈辱和绝望。

沈家,沈城远。

她早该想到的,沈城远现在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孤儿院里的孤僻小孩,他现在是身价上亿的大老板,有妻有子,人生圆满,而她秦澜,就是他们幸福一家,人生上的污点。

不说是秦向暖,就连沈城远,也不可能会容忍她这样的一个污点吧。

“嘶拉——”

一声锐响,秦澜身上的服务生制服顿时四分五裂!

扣子掉了一地,露出雪白的皮肤。

在灯光昏暗的包间里,那一片露出来的皮肤上,却布满了丑陋的伤痕,看上去触目惊心。

为首那个黄毛也被吓了一跳,狠狠“呸”了一声:“这什么玩意,真是让人倒胃口!”

“好了,老大,别抱怨了,反正有人花钱请咱来睡她,就当是赚钱了。”另一旁的小混混口水都快下来了,“对了,可别忘了拍照……”

他们竟然还想拍照,然后,彻底的毁了她。

秦澜用力挣扎着,手腕被用力拉了上去,骨骼传来挤压的咯咯声,她微微张着嘴,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忽然用力仰起头,一口咬了下去!

“啊!”

正在埋头撕扯她衣服的黄毛骤然发出一声惨叫,紧接着,便是一个巴掌打了下去!

“妈的,敢咬我!给老子松嘴!”

秦澜死死咬着,任凭一个个耳光落在在自己脸上,没有放松半点力道。

“这个**!”

等其他几个小混混七手八脚的把秦澜扯开的时候,那黄毛手臂上都被生生咬下了一块肉!

秦澜一嘴的血,头发散乱,瞳孔中已经没有半点焦距,看上去宛如厉鬼。

耳边仿佛响起了当年,她顶替秦向暖入狱的时候,秦向暖来监狱里看她,笑得甜蜜:“秦澜,你认命吧,你不是我,你天生就该被糟践。”

五年过去,秦澜什么都没剩下,一无所有,但却始终都学不会认命。

只是,深渊却始终不曾放过她。

黄毛吃痛,受伤的力道本能的一松,秦澜趁机一头撞开围上来的小混混,拔腿就往包厢外冲去!

还没跑出去几步,她的长发就被一把抓住,紧接着,“砰”的一声被按到了地上!

剧痛瞬间传遍了全身,也许是疼痛**到了某根神经,秦澜瞥到歪到在地板上的玻璃酒瓶,一把抓在手里,在地板上重重敲碎!

玻璃碎片飞溅开来,她抓着酒瓶,毫不犹豫的反手一挥!

“——滚开。”

她哑声道。

也许是她这幅样子太过骇人,竟镇住了这几个小混混,没有人敢上前,但也没有人动,秦澜慢慢拧开包厢门,转身往外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