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悠悠褚颂百度云 护你安康乔悠悠褚颂免费阅读

《护你安康》小说简介

强烈推荐好文《护你安康》,作者是折纸蚂蚁,该小说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哇褚颂睡不好的时候,心情就会格外差,但是对于这个批判他军装不好看的小姑娘绝无恶意,而她居然一下子吓得哭了起来。女孩儿妈妈赶紧弯下腰抱着她哄着,擦掉她脸上的眼泪说:呦呦不哭,别害怕,妈妈在,呦呦刚刚不是说想吃巧克力吗?妈妈带你去买好不好?…

《护你安康》 第5章 没心没肺 免费试读

一间古朴雅致的茶楼,临着花溪的位置,摆着一方小桌。茶香,混着溪上袅袅散起的雾气,像是身在仙界一般。

围着小桌落坐的是褚、乔二位当家主母。说起来,她们们俩其实从来都不对盘,年轻的时候都是部队艺术团的骨感,争斗攀比了好多年,最后依然不分胜负。见了面,总免不了冷嘲热讽几句,年龄虽大,当年的气焰可是丝毫未减。

谁会想到,她们居然会结为亲家?没有丝毫预兆的,儿女便宣布结婚,一下子让两位妈妈措手不及。不是没有反对的,结婚这事儿来的太快,他们都不放心。虽说褚颂和乔悠悠认识很多年,可是从来没谈过恋爱,忽然说结婚,换做谁也接受不了的吧?

但是他们俩像是吃了秤砣,一条路走到黑。做父母的,从来拗不过孩子的。两家本想风光娶媳妇、嫁闺女,可是褚颂马上回了部队,乔悠悠也说结婚是两个人的事儿,拒绝婚礼。

之后就一直分居两地,见面很少,相处的时间更少。这次褚颂回来,当妈的终于坐不住了,本来结婚这事儿就挺蹊跷,再不好好过日子,想干吗?

“今天不说别的。”乔母摩挲着杯子先开口。

褚母轻轻的摇头,“悠悠和老三,不能在这么下去了。”

“哎,”乔母叹气,“我们悠悠不着调,没心没肺的。”

“老三一心在飞机上,这么久以来冷落了悠悠。”

难得二位见面没有呛呛,为了儿女,都退了不止一步。本来嘛,那些徒有的虚名,比不过儿女在心里的分量,谁更胜一筹,又有什么意义?

今天不用乔悠悠播报,没等到下班时间她就溜了,上了计程车回娘家。本来想约池琳一起吃饭,可是偏偏佳人有约。池琳是她从高中时候就一起玩的闺中密友,和褚颂自然也是相熟悉的。

“人家褚颂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夫妻俩难得见面,哪有你这样的,满世界找人陪你吃晚饭,让人褚颂情何以堪?”

乔悠悠转动着笔杆,“家里无缘无故杵着一个大活人,我看着别扭。”

“都结婚了,别像小孩子一样。”

“啪”乔悠悠把笔拍在桌子上,“怎么?你也觉得我幼稚吗?”

“悠悠,好好珍惜二人时光。不管怎么说,当初结婚是你自己心甘情愿的,没有人逼迫,那就好好珍惜这段姻缘。不说了,珉文来要来接我了,拜拜。”

“拜……拜……”

乔悠悠看着渐渐暗下的屏幕,心甘情愿?没人逼迫?她就是喝大了才答应和褚颂结婚,结果一觉醒来,想反悔都来不及,她又死要面子磨不开脸,只能硬着头皮和褚颂盖了戳。他们俩结婚,简单的可以用“无”来形容。没用婚礼,没有宾客,甚至没有连戒指都是啤酒瓶的拉环。可这是军婚,结了就别想离,况且家人的面子摆在面前,自己丢人就罢了,怎么能把家人也拉下水?

好在褚颂有自知之明,结婚没两天就回部队,之后一直鲜少回来,慢慢的乔悠悠觉得结婚也挺好,不仅可以摆脱她家老太太每日耳提面命的教诲,又可以继续自由的生活。

只是他一回来,就乱了她的步子。还有,他已经在家里住了一晚上,怎么还不走?有些不符合常规。

“怎么自己回来呢?褚颂呢?”乔悠悠一进门,乔妈妈就勾着头看往外看。

“他……有约。”

“是吗?”乔妈妈摆明了不太相信她的话。

乔悠悠上前抱着她的胳膊,讨好的说:“今晚能不能收留我一宿?”

“做梦。”

“妈!”

乔妈妈皱眉,“别叫那么大声,我耳朵不聋,好着呢!”

乔悠悠深呼吸,缓了缓,“我饿了,有饭吗?”

乔妈妈喊了人给她做饭,坐在她对面看着她一口一口的扒饭,盛了汤放在旁边。“我今天和你婆婆见面,商量了一下,觉得你和褚颂年纪都不小了,应该要个孩子。”

“……噗。”乔悠悠头一偏,一口汤全喷了出来,抚着胸口猛咳。

“你看看你,生孩子让你很吃惊吗?不生孩子结什么婚?”

“难道结婚就是为了生孩子?”乔悠悠惊讶。

“但是生孩子是婚姻很重要的部分,一个女人如果不生孩子,那她就是不完整的!”乔母很不留情面的说。

乔悠悠抽了纸巾擦嘴,理了理头发,“我们太忙了,暂时没有要孩子的打算。”

“那什么时候有?”

“不知道,再说吧。”

乔妈妈一巴掌拍在餐桌上,震的脚刚踏进客厅的褚颂一个激灵。

“乔悠悠,别跟我打马虎眼,我这回可没那么好糊弄,你必须在今年之内怀上孩子!”

乔悠悠看着她,不紧不慢的问:“那如果怀不上呢?”

“好吧,很简单,”乔母挑眉,“随军。”

“……”乔悠悠杏目怒瞪,嘴里塞满食物,手紧握成拳头,指甲几乎要陷在肉里一般。随军?开什么玩笑!眼前这位要不是她亲妈,她绝对跳起来戳着她的鼻子骂她神经病。

褚颂跨进客厅,拔剑张弩的两位都没有注意到他。轻咳了一下,“妈,悠悠。”

乔妈妈看见褚颂,表情有些不自然,赶紧站起来走出餐厅,“褚颂来了,我们刚刚还在念叨你呢,吃晚饭了吗?”

“还没。”

“正好,和悠悠一起,”说着还回头埋怨乔悠悠道:“你这孩子,早说褚颂会来,就等着他一起,这一耽搁,菜都要凉了。”

“没事儿,铁打的胃,冷冻的也不碍事。”

乔妈妈被他逗笑了,拍拍他的肩膀,“快吃吧。我再吩咐人给你加个菜。”

餐厅有只剩下他们两个,面对面,大眼瞪小眼。乔悠悠老早就没了胃口,推开椅子准备站起来,“我吃完了。”

手却被他摁在餐桌上,紧紧扣着,“陪我吃。”

“不想。”

“乔悠悠,放我鸽子这事儿,你猜我会不会告诉妈?”褚颂似笑非笑的时候,斜挑起一边的嘴角,眼里闪着戏谑,坏坏的,不得不承认的是,很帅。放在外面就是祸害,可是乔悠悠却想用指甲撕破他的脸。军人如褚颂,流氓的没边没沿儿,她就不明白怎么这么多年他还没被开除军籍?

乔悠悠闷不吭声又坐回原位,褚颂狼吞虎咽的吃饭。这么快就追回家,不知道又是谁出卖了她,一群白眼狼。

乔妈妈在桌子正位置坐下,眉开眼笑的看着褚颂,“大半年都没见着你了,飞行员是挺危险的。”

“还好,妈您放心。”

“放心放心,呵呵,”乔妈妈笑着点头,转头对着乔悠悠使眼色,可是乔悠悠却撇开头看一遍,老太太狠狠瞪了她一眼。

褚颂当做没看见,继续若无其事的吃饭。

“褚颂啊,妈刚刚和悠悠还在说,趁着你们俩都年轻,是时候要个孩子了。”

褚颂的动作停了几秒钟,正好被悠悠看见。她就知道,他肯定和她一样,不会答应生孩子的。

“我也觉得,我和悠悠应该有个孩子,这样就算我不在家,她也不会太孤单。”说完,还扯着嘴角对着乔悠悠笑。

乔妈妈一听,特别开心。可是乔悠悠却傻眼了。

“这就对了,早点儿生孩子早点儿安定,你妈知道了肯定也特别开心。我这就去给她打电话。”

褚颂点点头,乔妈妈高高兴兴的站起来走出餐厅。

乔悠悠眯着眼睛,咬牙切齿的压低声音说:“你生?”

“我播种。”

“滚!”

褚颂哈哈笑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开心,眼睛都眯在一起,还翘起了二郎腿,晃啊晃的。

乔悠悠蹙眉,颇为嫌弃的问:“你怎么还不走?”

褚颂不看他,故意很大声的回答到:“走哪儿?悠悠你给我指条明路。”

“走?”乔妈妈的耳朵,永远这么灵敏,一眼扫到乔悠悠,跟带刺似的。

乔悠悠脑袋一垂,差点磕桌子上。她真的恨不得一锤头把褚颂的脑袋捶进肚子里。

一年之内怀上孩子,以他们俩一年相处不到20天的情况来说,的确有些困难。而且乔悠悠一心坚定不想要孩子。她觉得自己还年轻,不想早早的被孩子所牵绊,褚颂常年不在家,她难得逍遥自在。有了孩子,要照顾他吃喝拉撒,担心他会生病,每天围着孩子转的生活,她真的不想这么早开始。

褚颂却好似不是这么想的。可是乔悠悠很坚决,他一撅**爽完了,留了种在她肚子里,自己跑回部队继续过单身美好小生活,而她却要养活孩子,凭什么好事儿都让他落着?凭什么她就应该累死累活的养孩子?

乔悠悠拉开床头抽屉,看着安静躺在角落的套套。他既然说了要孩子,那这些东西肯定排不上用场,她没他力气足,他要霸王硬上弓她也没辙。所以当机立断,趁着他洗澡的空挡,披着大衣从家里跑出来。一路狂奔不停,直到小区的药房。推开玻璃门的时候,自己大口呼出的气体在玻璃上喷出一片白茫茫。

褚颂从浴室出来,却满屋子找不到乔悠悠,她的电话、皮包甚至钥匙、门卡都在家里,人却不见了。正准备出去找她,乔悠悠便从电梯了走了出来,大口大口的喘气,像是做了剧烈运动。

“去哪儿了?”

乔悠悠镇静的伸开双手做扩胸运动,“跑步,运动一下身体好,那个,我先洗澡。”说完,一个闪身跑回家。谎话不能说太多,会露馅儿的。不能小看褚颂那一双眼睛,飞行员的眼跟鹰似的,微眯一下,就能知道乔悠悠那句话是真那句话是假。

已经入冬,京城的冬天总是又干又冷。乔悠悠跑了一会儿鼻尖冻得通红,身上却还挺暖和。

在花洒下冲了很久,乔悠悠才裹着浴巾走出浴室。褚颂站在床边,认真端详着手里的东西。房间的光线是暖暖的昏黄色,乔悠悠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立马转身溜回浴室,却被褚颂一声呵住。

褚颂走近,把手里的东西举到乔悠悠眼前,歪着嘴角笑,眼里却看不到任何笑意,“悠悠,要不要解释一下,这是什么?”

“就是盒子上写的那些。”

“刚刚我和妈说的话都是耳旁风吗?”

乔悠悠瞥开眼光缕缕头发说:“我不想要孩子。”

“为什么?”褚颂的声音没有波澜,也没有温度。

“不想,没有为什么。”

“所以你就决定用这该死的玩意儿对付我们的孩子?”褚颂有些激动的说完,手一挥白盒子飞了出去,重重砸在墙上。

乔悠悠心头一紧,用避孕药对付他们的孩子?为什么话到他嘴里就变得这么残忍?乔悠悠手指头戳着他的鼻尖,可是他高出她好多,吵架还要仰视他让乔悠悠很不爽,干脆跳到床上,掐着腰俯视他。

“你爽完了留一个孩子给我,一年不着家让我给你养孩子,凭什么?我就是不想生不想要孩子,不要!”乔悠悠紧闭着眼睛大喊,双手握拳,咬牙切齿的样子。

“乔悠悠你闹够了没有?”

“**的才闹,老娘没心思和你闹!褚颂,从今天起,井水不犯河水!”

褚颂也生气,可如果他不先低头,真不知道如何收场了。稍微缓了缓心情,伸手去拉乔悠悠的手,可她却想甩开。

床很软,站在床上的人很难找好平衡,乔悠悠用力甩开他的钳制,脚下却失去平衡往后倒下去。

“悠悠!”

“砰!”

床头红木所做。乔悠悠翻个白眼儿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