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蓝天都重要乔悠悠褚颂 护你安康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护你安康》小说简介

主角叫乔悠悠褚颂的小说是《护你安康》,是作者折纸蚂蚁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哇褚颂睡不好的时候,心情就会格外差,但是对于这个批判他军装不好看的小姑娘绝无恶意,而她居然一下子吓得哭了起来。女孩儿妈妈赶紧弯下腰抱着她哄着,擦掉她脸上的眼泪说:呦呦不哭,别害怕,妈妈在,呦呦刚刚不是说想吃巧克力吗?妈妈带你去买好不好?…

《护你安康》 第1章 这位少侠好面善 免费试读

一片看似宁静的天空,艳阳挂在天边,散落在碧空的云朵,在单调的碧蓝上增添了一分色彩。

空气中,隐隐约约有引擎发动时的燃油味。

一摸黑色如利剑一般瞬间从空中划过,伴随着引擎的轰隆声,机身灵巧的穿梭在云间,紧紧咬着前方战机,机身动作行云流水,如一只展翅飞翔的雄鹰,犀利的不愿放走任何一只猎物。

驾驶舱中,身着飞行员装备褚颂,忽然快速向后拉杆,机身一个完美的“眼镜蛇机动”,飞机120度后仰,以超过110公里/小时的速度骤减,摆脱敌方僚机的追踪,也成功躲过对方主机的锁定。地面塔台的指挥官看着屏幕,不约而同发出小小惊呼。

褚颂瞅准了时机,指挥着僚机引开对方注意,并且迅速向陆地塔台发送请求指令,“809导弹锁定完毕,请求发射。”

“可以发射。”

塔台指挥官下达指令,电子屏上模拟809号战机一举击中目标。褚颂又一次完美完成了空中干扰对抗,并且刷新了他的作战记录。观战的不同国籍的将军们站起来鼓掌。

褚颂稍稍松了一口气。这是他在大本营的最后一飞,落地之后就要离开了。眼神一一扫过装备设施,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第四代歼击机F-15,相处了三个月,现在要离开,还真的挺舍不得的。

“809请求指挥官同意,低空通场。”褚颂用流利的英文提出他在国际空军训练营的最后一个请求。

指挥官们对视看了一眼,“可以低空通场。”

低空通场,是空中的最高礼节。收到指令后,褚颂驾驶着飞机从空中俯冲而下,如一把刺向地球心脏的剑,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距离地面仅100米左右的空中做了回旋缓冲,这样完美的俯冲,几乎没有人做的出来,因为一个不小心,发动机会空中停车,而后果就是,机毁人亡。

褚颂随后以超低空在跑道上飞行。这个时候,飞机于地面的距离不足一米。

机场的人们,不管军官或是将士,全体起立,敬礼。机舱中,褚颂的表情庄严且肃穆,带着手套的右手放在左胸前,紧紧贴着红色的五星红旗。跑到一侧,多个国家的国旗迎风飞扬,其中那抹红色最为耀眼。这些日子以来,他没有给祖国丢脸,没有给自己的部队抹黑,临走前又一次完美完成空中对抗,他可以荣归故里。

褚颂被授予了大本营象征最高荣誉的奖项。中国也许没有最先进的歼击机,却有最优秀的空军飞行员。

褚颂回国极其低调,没有鲜花列队,没有人接机,甚至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一身空军军装,像极了天海相接的那抹色彩。

在训练营每天都有紧张密集的训练,忽然结束,精神的放松让他觉得分外疲惫。再加上十几个小时无眠的行程、时差。褚颂手指轻按着太阳穴,闭目养神了一会儿,才开门下车。身上的军装整齐有型,步风沉稳,却难掩他的疲惫。

“妈妈,是解放军叔叔吗?”

“是啊。”

“妈妈,解放军叔叔的衣服为什么是蓝色的?”

小女孩儿声音清脆,童真且懵懂。褚颂背对着她,等着电梯下来。

“因为是空军。”

“为什么不是绿色?”

“陆军是绿色。”

“妈妈,绿色比蓝色好看,对不对?”

褚颂微微侧身,显然是听到了她说的话。眼前的小姑娘穿着粉色公主裙,手里拿着一个粉紫色气球,一双大眼睛忽闪着。

“哇……”

褚颂睡不好的时候,心情就会格外差,但是对于这个批判他军装不好看的小姑娘绝无恶意,而她居然一下子吓得哭了起来。女孩儿妈妈赶紧弯下腰抱着她哄着,擦掉她脸上的眼泪说:“呦呦不哭,别害怕,妈妈在,呦呦刚刚不是说想吃巧克力吗?妈妈带你去买好不好?”

“……嗯。”被唤作呦呦的小女孩儿抽噎的点点头,不死心的又看了褚颂一眼,而他此时眉头皱的更深,呦呦嘴角一撇,眼看又要哭了出来,她的妈妈赶紧拉着她走开,走前很不满的小声嘀咕了一句,“一个大男人和小姑娘叫什么劲儿?还解放军呢。”

“悠悠……”褚颂看着一边走一边擦眼泪的呦呦,跨进电梯,摁了楼层。每个叫悠悠的人,都是他的霉头。

轻轻转动钥匙,大门应声而开。不出预料,客厅一贯的脏乱差。而这次,似乎是更脏更乱更差。褚颂一路踢开了瓶子、抱枕、袋子、垃圾桶等等障碍物,行李箱无声的从木地板轻轻划过。

“咔哒”声,卧室门被拉开,乔悠悠睡衣扭曲着匆匆冲出房间,跑动中,头发更加凌乱。看见褚颂,并没有太多惊讶,只是在跑动中多看了他两眼,接着掠过他直接冲到厨房。

房子很大,厨房是开放式。乔悠悠动静不小的打开冰箱门,拿出一盒牛奶,空的。随手扔进垃圾筐,再拿另一盒,还是空的。乔悠悠少有的耐着性子,继续换下一盒。最后一丝希望,再空,她只能饿着肚子上班。

还好,老天眷顾。乔悠悠像是中了小奖,还有些许开心的倒了一杯牛奶放进微波炉。加热的时候,她开始将头发熟练的盘在脑后。褚颂一直很佩服乔悠悠的是,一个生活习惯巨差的人,居然能在外衣着光鲜让人挑不出一丁点毛病,还有就是她扎头发的技术。

“叮。”30秒,一杯牛奶加热,头发已经稳稳盘在脑后,一丝不乱,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又干练,不过要自动略去她身上兔子睡衣。

褚颂自始至终都站在沙发前,抱肩看着她的一举一动。看她一口喝完整杯牛奶,看她将空杯子扔进洗碗池,抽了纸巾擦擦嘴巴。

乔悠悠没了刚刚的雷厉风行,“飘”到褚颂面前,神情很认真,眉头微蹙,“这位少侠好面善。”

褚颂眯着眼睛没有接话,乔悠悠眨巴眨巴眼睛,自讨了没趣之后又飘回房间,房门半掩着。

沙发上乱七八糟的扔着各种零食袋子,还有团成团的衣服,茶几上有隔了夜的食物、酒瓶子和杯子。褚颂摘了帽子,扫开沙发的障碍物坐下,双腿伸直放在茶几上,头仰在沙发背上。

再出来的时候,乔悠悠已经是一身剪裁得体的套裙,裹着完美曲线,画了精致的淡妆,优雅端庄,从衣帽间挑出一双裸色高跟鞋换上,亭亭玉立,明艳动人。

高跟鞋碰到木地板,发出厚实的声响。乔悠悠靠近褚颂,伸手摸了摸他短短的头发,有些扎手。褚颂睁开眼睛看着她。乔悠悠嘻嘻一笑,直起身子说:“敢问少侠可否见过我家夫君?他在边关当差,已有多日未见。如若见到,麻烦告知,今日是母上大人寿辰,母上大人盼望他早日归来。”

说完拍拍他的肩膀,一转身撒腿就跑。乔悠悠跑出家门,顺手快速的甩上大门,竖着耳朵听着房间的动静。很快,便传来“砰”的一声,乔悠悠有些许得意的晃晃脑袋。可是转念一想,他把什么东西摔了?

清代骨瓷!

这个念头直冲乔悠悠脑门,容不得她多想,便开门冲回去,还没看仔细就劈头盖脸的开始喊:“你丫居然敢摔你老妈的清代骨瓷!”

褚颂瞥她一眼,继续对电话说:“麻烦请保洁,11栋20A,谢谢。”

乔悠悠,冷场了。盛着骨瓷的箱子完好的放在电视墙旁边,而他的行李箱倒在沙发前。褚颂放下电话,捞起茶几上的帽子,走近乔悠悠。歪着一边嘴角假笑,还抖了一下肩膀。把帽子扣到她头上,便走回房间。

乔悠悠讪讪的拿掉帽子,有些心虚的说:“房间待会儿阿姨会过来收拾。”

褚颂没有回头,用无波澜的声音说:“今天周六。”

难得常年不回家的人能这么清楚的记得保洁阿姨何时休息。好吧,乔悠悠一向没有时间概念,因为她的工作没有周末。

乔悠悠跟着褚颂回到卧室,看着他一件一件的脱衣服。房间有厚厚的窗帘,光线有些暗,褚颂古铜色的背影混在昏暗的光线里,有些朦胧,肌肉的线条却清晰可见。结实的臂膀,紧实的臀部,还有,大腿……乔悠悠甚至要开始吞口水了,她承认,她还是很想念这具身子的。

“看够了吗?”褚颂把最后一件蔽体的衣物仍在床上,径自走向洗手间。

乔悠悠把手放在脸边扇风,稳了稳气息,褚颂甚至连浴室门都不关!乔悠悠清清嗓子,“待会儿回大院的时候,别忘把客厅的木箱子捎回去。听见了吗?”

没有人应,乔悠悠又重复一遍。回答的,是浴室哗啦啦的水声。乔悠悠将手上的蓝色帽子扔到床上,欲求不满,以此泄愤!

乔悠悠看的出来,褚颂是累极了,所以才连话都懒着说一句,更别说做了。她的小期盼,被他用行动砸成碎沫沫,所以她果断的不想让他舒服。

算好了时间,想他此时应该四仰八叉的在床上蒙头大睡。乔悠悠在车子缓缓驶进停车场的时候,拨了他的电话,一边寻着空车位,一边等着他接通。足足拨了三回,才听见他嘶哑带着怒气的喘息声。

“我刚刚算了算,但是有点儿记不清,你告诉我,咱俩有多少天没见面了?”

电话那头没人说话,乔悠悠声音软软的喊了一声:“喂?”

“滚!”字正腔圆,干净利索脆。

少爷就是少爷,起床气儿这么大!乔悠悠继续用极魅惑的声音说:“滚哪儿你……”

“砰!”

“靠!”乔悠悠慌张中赶紧踩下刹车,喊声高亢彪悍,与刚刚的温柔简直是两个极端。在慌乱中电话也被扔了出去。可是车头仍然稳稳的撞上了前面那辆黑色越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