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悠悠褚颂免费阅读 乔悠悠褚颂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护你安康》小说简介

经典小说《护你安康》是折纸蚂蚁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乔悠悠褚颂,书中主要讲述了:哇褚颂睡不好的时候,心情就会格外差,但是对于这个批判他军装不好看的小姑娘绝无恶意,而她居然一下子吓得哭了起来。女孩儿妈妈赶紧弯下腰抱着她哄着,擦掉她脸上的眼泪说:呦呦不哭,别害怕,妈妈在,呦呦刚刚不是说想吃巧克力吗?妈妈带你去买好不好?…

《护你安康》 第3章 耍什么流氓 免费试读

褚颂蹲在乔悠悠车头前面,看着不明显的刮痕,用手轻轻抹了一下,手指沾上少许黑色车漆,“撞了什么车?”

“黑车。”乔悠悠靠在车边,悠哉悠哉的说。

褚颂拍拍手站起来,“走吧,坐我的车。”

“不用,车头刮了一下而已,别地儿没事儿,死不了人。”乔悠悠打开车门把包扔进去,眯着眼睛冲他摆摆手。

“乔悠悠!”褚颂大声吼她的名字,在空荡的停车场,居然还有回音。

乔悠悠从车窗探出头,神色平静的问:“干吗?”

褚颂绕深呼吸了一下,稍稍平静了一下。绕过车头站在她面前,单手撑着车顶,压低身子拉进彼此之间的距离。他们的脸离得那么近,他斜挑着嘴角笑,乔悠悠看的有些楞,他黑曜石一般的眼睛,甚至散着妖异的光。可能是太久没有看到这样的笑,让乔悠悠几乎忘记,这笑容背后隐藏着什么。

“啊……”伴随着一声惊叫,她已经被他车窗里直接捞出来,扛在肩头。腿先是碰到了方向盘,又擦到车门,**都扯破了。

“褚颂你耍什么流氓?快放我下来。”乔悠悠生气的大喊,手脚并用,不停落在他身上。工作的地方,来往多是她的同事,停车场虽然人少,可是不代表没人,万一被人看到,她真是要丢大脸了。越想越觉得气,甚至曲着胳膊一肘子顶到他背上。

褚颂居然还能伸手拔掉车钥匙,并且绕到另一边拿出她的皮包,乔悠悠真的要疯掉了了,可是她的拳打脚踢对他来说像**。

“乔悠悠你如果不怕丢人那就喊吧。”

“现在这样还不够丢人吗?”乔悠悠咬着牙狠狠的说,背着手揪住他的头发,刚想狠狠的拽,人就被他扔在副驾驶上。

“你丫安得什么心?”乔悠悠抓过皮包,抡圆了胳膊,皮包照着褚颂的头抡过去,却被他一手挡住。

“不想回家挨骂就老老实实坐在这。”

“挨骂怎么了?我乐意受着!”乔悠悠梗着脖子跟他犟,脸颊因为生气微微泛红。

“今天她生日,悠悠。”

褚颂声音低沉了许多,乔悠悠瞬间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在座位上没了气焰。她也就是生褚颂的气而已,今天是老太太生日,又何必惹她不开心?

他们都不是称职的儿子和媳妇,一个常年不着家,一个忙着自己工作,做母亲的根本不知道哪天可以看见儿子,甚至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儿子。儿媳妇总是可以看见,却要隔着冰冷的屏幕。

乔悠悠和褚颂一前一后进了院子,褚太太从房间里出来,瞥了两人一眼,便径直走到沙发前坐下。

“妈,”乔悠悠走上前,讨好的笑着,“生日快乐。刚下班,来的有点儿晚,您别生气。”

“生气?我生的着你的气吗?您谱多大啊,一个月能看见两回算多的了。”褚太太理理披肩,故意不看她。

这么久以来,乔悠悠已经习惯她这样不痛不痒的挖苦,坐在婆婆身边,“妈,有一套清代留下来的器具,青花瓷,特别漂亮,我觉得您一定喜欢。”

褚太太扬扬下巴,打开电视,“少来。”

自打进门,褚颂仿若空气一般,他此时把盒子放在茶几上,嬉笑着说:“老太太生日快乐,我可是专程赶回来给您过生日的。”

褚太太挑着眼睛瞟了他一眼,“你谁啊?我和你很熟吗?”

乔悠悠懒懒的靠在沙发上,悄悄翘起二郎腿,笑容里有丝丝的得意,看着褚颂。今日矛头不在她身上,她乐的看戏。褚妈妈很看不惯褚颂和乔悠悠,两个人都以忙为理由,长时间见不着面,乔悠悠还好,一个月能见一面,而亲儿子褚颂呢?

“老太太又开玩笑,哈哈……”

“好笑吗?”

褚颂蹲在褚妈妈面前,打开盒子拿出一个瓶子,“这是悠悠给您准备的礼物,看看喜不喜欢。”

褚妈妈没接,反问:“你的礼物呢?”

“您刚不是说,跟我不熟吗?”

“褚颂!你翅膀硬了!”褚妈妈气的恨不得跳起来,声音高了足足两个八度。

这个时候,褚司风风火火的冲进来,还没站稳就焦急的喊,“三哥回来了?三哥你没事儿吧?”

褚颂回头眯着眼睛看着褚司,等着他的下一句。

“我听说你出车祸了,没事儿吧?”

褚颂拍拍腿站起来,“不是我,你三嫂。”

“车祸”这个词就像炸弹一样,“轰”就在褚妈妈心里炸开,慌张的拉着乔悠悠左看右看,刚刚那高高在上爱理不理的样子早已荡然无存,只剩下关心。

乔悠悠一边说着自己没事儿,一边用眼神儿狠狠的剜褚颂。他倒好,耸耸肩一副和我无关的样子。

出车祸这事儿,是乔悠悠自己说,而他只是转述。

褚司手指不停转着小跑的车钥匙,长腿一伸,坐在褚颂旁边。看着他,点点头,很认真,“好久不见,请多关照。”

凡是开口都带刺儿,褚颂端着杯子喝茶,不理他。

“不谢谢我啊?本来想帮你,让你感受一下老太太对你母爱的关怀,谁想你更爱媳妇儿。哎,你是不知道,这年头接到你的电话,比中奖都让人稀罕,能接到你的电话都恨不得满世界吆喝,生怕没人知道。所以啊,你前脚让人把三嫂车子开回去,六子后脚就给我打电话。说起来你可真不是亲哥,回来这事儿还得让外人告诉我。”褚司话唠,一张嘴就说个不停。

“知道的还挺多。”

“那是啊,有没有觉得我天资聪明?救你与水火啊。”

褚颂微微侧头,“我谢谢你!”

褚司有些得意,头一偏,谄媚的笑:“妈咪?我们何时进晚餐?”

褚妈妈看着褚司皱起眉头说:“又皮痒了?”

褚司冤的想哭,躺着都中枪,他可是每天都回来请安的。他觉得这么多年来,凡事到他这都得打折扣。风雅颂,老大老二老三,多好的名字!他不就是第四个爬出来的,晚了几年而已,怎么就叫初四了?他应该复姓大年,这样才喜庆。

褚司站起来,双手抱肩仰着脑袋,“说吧老太太,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我顶着住。”

“小叔,你又犯神经了?”

褚司听闻回头,看见穿着一身毛睡衣的褚茗子伸着懒腰从楼上下来。“有你什么事儿?小孩子别管那么多。”

褚茗子撇撇嘴,在看见褚颂那一刻,小姑娘特别高兴,一蹦三跳的过去,“三叔回来了?三叔你又帅了呢!”

“哎哎,刚跟你说话呢!”褚司拉拉她的胳膊,重复着自己地位的重要性。

“先等会儿,容我先参见太后娘娘,”褚茗子机灵着呢,她就是被楼下说话的声音吵醒的,早就看出老太太心情不好,风口浪尖上,“奶奶,祝您生日快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说完,还捧着她的脸“吧唧”亲了一口。

褚太太今天生日,可是心情分外不爽,褚茗子也难逃。“夜不归宿,早上六点回来,一睡到现在,褚茗子,你是嫌我寿命太短吧?”

褚茗子缩回脑袋收起笑脸,讪讪的退回沙发前坐下,一屋子人全被褚太太“关爱”了一遍。个个耷拉着脑袋,不管平时再怎么有气焰,这会儿都矮了半截。

褚老爷子一进门看见一屋子人,本来挺开心,可是再一看他们的表情,还有正中间那尊“佛像”,心下一番了然。

“夫人,生日快乐。”

“嗯。”褚太太应了一声,依旧坐在沙发上不动。

脱了外套递给秘书,目光环视了一圈儿,“人也齐了,开饭吧?”

褚太太瞥了老爷子一眼,“你看谁家这个点儿吃饭?夜宵啊?”口气有些不善,说完站起来走回卧室,并且“砰”的关上房门。

对着老伴儿和颜悦色的老爷子,对儿子媳妇儿就没那么温和了,脸一拉,口气颇为严肃的说:“还愣什么?赶紧让老大和老二给你妈打电话!”

最终,老太太接了两个儿子的电话之后,心情才有所好转。家里早就备好晚餐,终于可以安心的吃顿晚饭。

褚家二老是知道褚颂回来的,所以看见他并没有惊讶。离开前,褚颂跟着老爷子进书房。在儿子眼中,父亲一直很严厉,很少会对他们表扬夸赞。

“辛苦了。身体还好吧?”

褚颂站在书桌前,双手背在身后,毕恭毕敬的说,“还好。”

“记录优秀,表现很不错。”老爷子很难得的夸奖了他,褚颂表情略微缓了一些。

“这几天好好陪陪悠悠,她跟着你也没能享什么福。”

“是,”褚颂想了想,有些艰难的提要求说:“荣誉授予那天,能不能让悠悠参加?”

那是一年一度全军最高荣誉颁奖,到场无一不是军人,而悠悠显然连第一个条件都不符合。褚颂承认,这个要求有些过分,但是他真的很希望,悠悠可以看到一个与以前完全不同的他,让她知道,自己不再是一个只会惹是生非的痞子,而是一名优秀的空军飞行员。

“我会安排,回去休息吧。有空多给你妈打电话。”

“是,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