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童司长夏小说最新 战武强婿姜童司长夏小说全文阅读

《战武强婿》小说简介

经典小说《战武强婿》是茄子爱酱爆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姜童司长夏,书中主要讲述了:七年前,锦绣房产一夜衰败,妻子入狱,他沦为丧家之犬。七年后,他执掌星洲,君临天下,史上最年轻武道巅峰。待我重返故土那日,便是世界颤抖之时!…

《战武强婿》 第8章 震惊的沈欢颜 免费试读

鸿志集团顶楼,林娇把司长夏迎进豪华办公室。

姜行云身着华服长衫,手中正握着毛笔,双腿下沉,书写古字。

笔锋飞舞,气吞如虎。

虽比不上名宿大家,却已蔚然具备大成之风。

“鸿鹄远志,自在千里!”

笔停款落。

姜行云卷起白纸古字,微笑道:“司小姐,请坐。”

司长夏身子轻轻发抖。

拼尽全身力气都难恢复下来,这样的人,哪怕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

只是随意的立在那儿,身上就凝聚出一股巨大压迫。

这种气息,只有常年久踞高位,才能培养出来。

望着对面这个姜家代言人,司长夏感觉自己像是做梦,轻轻掐了自己一把。

“姜…姜老,您在等我?”

司长夏小声问着。

刚才把她接上来的林娇,还有现在的姜行云,都好像是知道自己要来。

姜行云点头道:

“少爷知道司小姐今日拜访,所以就让我们恭候。”

“啊?”司长夏纤细小手,紧紧捂着嘴。

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那个姜家少爷,怎么知道自己要来?

不过转眼一想。

姜家少爷,那等超出想象的大人物,自然不能用常理度之。

司长夏有些难以启齿。

自己和那个姜少爷,一面都没见过,就让人家来参加订婚宴会。

会不会太没礼貌?

况且就算自己开口了,人家未必会答应。

“司小姐有什么事情,可以和老奴说,老奴会转告少爷。”

姜行云平静道。

司长夏反而沉默,红唇紧抿。

该怎么开口啊?

如果在平常,心思慎密的司长夏,会发现一点。

眼前这个站在金陵巅峰的老者,不管怎么伪装,一言一行背后,带着一抹对她的敬畏。

只是现在的她,又怎么会发现这些?

“我…我…”司长夏十指握的越紧,最后一闭眼,开口道:“我想请姜少爷,来参加我一个星期后的订婚宴会。”

司长夏并不想嫁给沈荣。

甚至对这个人有些反感。

但施压在她身上的力量,太强大了,弱小的她,无可反抗。

最让她失望的是,姜童对此一言不发,好像根本不在乎。

“姜童,你还是个男人吗?”

司长夏闭上双眼,心中颤动。

她嘴上不说一个字。

却无比希望,姜童会站出来为她挡掉这些风雨。

“当然,要是姜少爷没有时间的话,那就算了。”想了想,司长夏赶紧补充了句。

说完深深低下头。

那种卑微感,几乎把她整个身子压弯。

“好!”

出乎意外,姜行云干脆答应。

司长夏震惊的抬起头来。

刚刚姜老说什么?

他好像答应了!

连着一丝犹豫,都没有。

“姜老,您不打个电话确定下?”

姜行云摇头:

“不用,少爷告诉我,如果你想请他参加你的订婚宴会,就替他答应下。”

司长夏再一次被震惊到。

姜少爷,怎么知道自己今天来,还会请他出席定会宴会?

她睁大美眸,大脑空白。

“姜老,少爷还说过什么?”

司长夏颤声问。

她心中一百一千个疑问,姜少爷到底是谁。

难道是想要追求自己?

司长夏摇头一笑。

对方身份滔天,手握权势,身边什么样的绝色没有?

只要他愿意。

比自己更漂亮,更优秀的女人,都会爬到他床榻上。

姜行云认真思考,平静道:

“小少爷还让老奴转告司小姐一句话,有他在,整个世界都没人能够伤害你。”

司长夏心潮泛起涟漪。

女人总喜欢感动,这一刻,她竟然对那位从未谋面的姜家少爷,敞开一角心扉。

只是后来,司长夏连忙摇头。

“司长夏,你是有老公的人,不要乱想。”司长夏心里不停告诫自己。

但心底深处,已经隐隐浮现出,一丝崇拜之情。

她很想亲眼看看。

小少爷到底是谁?

这一刻,司长夏竟然期待起一个星期后后,与沈荣的订婚宴会。

司长夏还想开口,商谈司家合作的事情。

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姜少爷能答应出席订婚酒宴,已经超出她想象外。得寸进尺,就有些不识抬举了。

这时候大门被人推开。

林娇走进来,面带歉意道:“司小姐,门外有两个人想见你。”

司长夏愣住。

林娇继续说道:“忘了告诉你,那个两个人,一个叫沈欢颜,一个叫王凯。”

司长夏好奇看去,他们不是走了吗,又来干什么?

林娇小声问:“司小姐,您要是不想见的话,我可以让保安把他们轰走。”

司长夏疑惑的点点头。

不明白沈欢颜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她隐隐担心,沈欢颜和王凯会不会是故意来捣乱的,想要毁掉她让姜少爷出席订婚宴会这件事。

沈欢颜睚眦必报,心胸狭窄。

得罪她,绝对没有什么好日子过。

林娇点头走出去,片刻后王凯和沈欢颜走进房间。

司长夏连忙站起来,打算替姜童对他们道个歉,希望他们不要为难姜童。

“王少,我…”

司长夏艰涩的开口。

然而嘴里的话还没有说完,王凯就‘咕咚’一声跪在地上。

沈欢颜则脸色难看的站在旁边。

司长夏目瞪口呆,不明所以的望着跪在地上的王凯。

接着又看向姜行云。

姜行云两只眼睛高高挂起,好像什么东西都没有见到。

“这…这怎么回事?”

司长夏有些发懵,王凯和沈欢颜,这是玩哪出?

“王少,你干什么,快点起来。”

王凯‘咣咣’磕头,如同捣蒜,额头都磕破了,惊恐道:

“长夏,我错了,对不起,我向你磕头。”

“求求你,放过我王家吧。”

王凯都快哭出来了。

他每说一个字,司长夏脸上的表情,就复杂一分。

今天发生太多事情,司长夏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快停转了。

王凯声泪俱下,看见司长夏不说话,脸上更加害怕:

“长夏,我以后见到你,绝对后退三舍,求你放过我王家。”

司长夏小嘴已经张的足够塞下一个鸡蛋。

这时候,姜行云淡淡道:

“王家破产了。”

司长夏恍悟,难怪王凯会是这个样子,吓得魂不附体,又是磕头又是道歉。

可王家破产,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下一刻,王凯解开司长夏疑问,他惊恐道:“对方说,只要我给长夏你跪地磕头,就放我王家一回。”

等等!

司长夏忽然想起来,姜童之前说过的那句话:

“十分钟后,你们会来跪在地上求司长夏。”

她终于知道,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