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峰战神姜童司长夏 战武强婿姜童司长夏全文阅读

《战武强婿》小说简介

独家小说《战武强婿》是茄子爱酱爆所编写的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姜童司长夏,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七年前,锦绣房产一夜衰败,妻子入狱,他沦为丧家之犬。七年后,他执掌星洲,君临天下,史上最年轻武道巅峰。待我重返故土那日,便是世界颤抖之时!…

《战武强婿》 第10章 白丢几千万? 免费试读

大礼?

司长夏自嘲一笑。

“好,我等着你,看看到底是怎样轰动金陵的礼物。”

嘴上这样说,可心中却没有一丝期待。

司长夏似乎想起什么,脸上神往。

什么才叫大礼?

或许只有姜家少爷,那样的人亲自出现,才是订婚酒宴上最贵重的礼物。

她只想在那天看看。

自己从来没见过面的大人物朋友,究竟长什么样子?

……

第二天姜童骑着电动车,带司长夏来到鸿志集团门口时。

一辆宝马Z4敞篷跑车,停靠在路边。

穿着华贵,身段挺拔的司宁安,正靠在车门上抽烟。

许多路过的女孩子,都回头看,瞬间被这个器宇不凡的男子吸引。

“你没搞错吧?”

司宁安丢掉烟头,看着从电动车上走下的司长夏,用夸张语气说道。

“你就是骑着电动车来谈合作?”

司宁安迅速讥笑出来。

司长夏双手提着包包,尴尬的站在原地。

“电动车就挺方便,没有什么不好的。”姜童在旁边开口。

司宁安摇了摇头。

懒得跟姜童多说一个字,立刻着急的开口:“还愣着干什么,快进去啊。”

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谈下这次的合作。

昨天鸿志集团宣布和王家终止所有合作的消息,轰动金陵。

这个消息的背后,意味着现在鸿志集团,空缺出大量合同项目。

司宁安打听到,事情起因,好像是王凯惹到一个惊天动地的大人物。

人家一个电话打到鸿志集团。

十分钟内,王家所有合同,全面作废,股市更是吊到跌停板。

司宁安心中清楚。

那个大人物,恐怕就是最近沸沸扬扬的姜家小少爷了。

和昨天一样,姜行云早早在办公室等候。

司长夏苦涩道:

“姜老,你今天又知道我要来?”

她还是挺不好意思的,最后都把头埋在胸口。

姜行云含笑点头:

“少爷今早通知我了,是关于合作的事情吧?”

司长夏小嘴微张,这个司家少爷,也太料事如神了吧?

司宁安在身后,轻轻推了司长夏一把,压低声音:

“愣着干什么,快说话啊。”

司长夏才开口。

“我…”

嘴里的话还未说完,姜行云就开口打断:

“之前王家和鸿志集团的合作,以后就由你来代替。合同明早就能拟定好,你来签个字就行。”

司长夏傻了。

她都还没有开口。

“姜老,不用考核、准备资料、制定发展计划吗?”

姜行云摇头道:

“小几千万,少爷说就当给司小姐练手玩,等司小姐熟悉了,再签真正的大合同。”

司宁安差点把自己一截舌头咬断。

小几千万?

给司长夏练手玩?

一时天旋地转,站都站不稳了。

司长夏也瞠目结舌,本来准备说出的话,现在一个字都说不出了。

人家都告诉你。

这几千万,让你玩的,随便造就好。

姜行云笑道:

“鸿志集团,今年下半年,计划拿出十个亿的资金。以后司小姐自己挑选,喜欢什么,就签什么。”

司长夏心脏狂跳。

娇艳欲滴的小嘴,都快塞下一个鸡蛋。

哪怕她和那个姜少爷是朋友,那这样的关系,也远远超出普通朋友了吧?

正常人,谁会丢出几千万让你玩?

司宁安都快窒息了,心中无比震撼,鸿志集团的眼界太高,根本不带金陵这个圈子玩。

人家更多时候,是看心情。

从不在乎和你合作,能不能赚到钱,有没有未来规划?

只要你让人家高兴,人家就和你合作。

因此想要和鸿志集团签下一分合同,其中的困难程度,是出了名的。

司宁安更是拜访过几十次。

无一列外,每次都失败了,人家压根就不和你玩。

倒是王凯家,因为在鸿志集团有人脉,才能连续几年,都和鸿志集团合作。

“姜老,这种方式,赚不到什么钱吧?”

司长夏也想到了,好奇问道。

姜行云笑道:

“这样一个小集团,能亏多少钱,撑死了就是小几十亿。我姜家在其他省,多拿几块地皮就好了。”

司宁安险些一**坐在地上。

这叫人话吗?

小几十个亿,能有多少?

也只有燕京姜家,这种五大家族,才能做到。

最后。

姜行云抬起头,平静道:

“你要知道,像鸿志集团这种小地方,白送给小少爷,他都懒得要。”

姜行云看向司长夏身后的姜童。

无奈摇了摇头。

这次的合同,出奇顺利,直接跳过所有步骤。

司长夏并不开心。

姜童好奇问:

“长夏,你要姜少爷出席定会酒宴,他答应了。你要和鸿志集团合作,他也答应了。”

姜童很疑惑,司长夏为什么还不开心?

司长夏苦笑道:

“你有没有想过,姜少爷答应我这些,都是看在我们的交情上。”

尽管司长夏也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和姜少爷有过交情了?

但还是开口:

“这种人情,用一分就少一分。而且现在我得了他的好处,将来他让我还的时候,我拿什么去还。”

姜童忽的笑出来,因测测说着:

“你可以陪他睡几觉,他就很开心了。”

司长夏脸色猛变。

整个人变得很生气:“姜童!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把我司长夏,当做什么人了?”

姜童意外。

司长夏嘴唇咬的泛白:“我司长夏,在落魄,在不堪,也不会做这种事。”

何况…

司长夏声音小下:

“你只要一天还是我老公,我就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我是崇拜姜少爷,但崇拜是崇拜,不代表我就要陪他睡觉。”

姜童笑道,温柔安慰:

“好了好了,我不该这样说,姜少爷不会强迫你做什么的。”

刚回到家里。

后脚司家老太太就亲自打来电话,通知司长夏,明天由司宁安代她去签下合同。

司长夏愣住了。

“可是奶奶,这明明是我签下的合同,为什么要让给司宁安?”

老太太淡然道:

“你一个女人,什么都不懂,把合同让给宁安,才是最正确的事。”

司长夏气得快哭出来了。

老太太几乎命令道:

“明天你不许露面,否则以后你家,都别想重返司家了。”

司江海浑身发抖。

欺人太甚!

杜长卿更是不可置信,司家说反悔就反悔的做派。

老太太开口道:

“等宁安签下合同,每年会给你们几万块钱,已经够多了,你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司长夏一言不发。

那几千万的合同,是油水最重的一个项目,利润足有一半。

而到自己手上。

只有几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