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战武强婿 战武强婿小说免费阅读

《战武强婿》小说简介

主角是姜童司长夏的书叫做《战武强婿》,这本书情节十分有意思,大家可以去阅读,小说讲述了:七年前,锦绣房产一夜衰败,妻子入狱,他沦为丧家之犬。七年后,他执掌星洲,君临天下,史上最年轻武道巅峰。待我重返故土那日,便是世界颤抖之时!…

《战武强婿》 第19章 这个礼物还满意吗? 免费试读

姜童一脸平静,无视众人,背着双手,不紧不慢的往高台走去。

越来越多人站起。

那一刻。

大家忽然感觉到,这道平凡的背影,似乎正在一截截拔高。

最后化作一个擎天巨人,一步登天,仿佛把天地都给撑开!

“姜童,快坐下。”

高台上的司长夏,吓得脸色煞白,大叫出来。

人家再叫姜家小少爷,你起来干什么,这样的场合,岂不是找死?

没见那些威震一方的大佬们,都乖乖的坐在原地。

看见姜童不问不顾,司长夏摇摇欲坠,绝望的闭上眼睛。

完了!

或许今天小少爷一怒,就转身离开酒宴。

沈欢颜再也忍不住,大叫出来:

“姜童,你这个废物,还不给我坐下去!”

“人家再请小少爷,你算什么东西,也敢站起来?”

杜长卿气得下巴都歪了。

同时心中深深颤抖,嘴里念着完了完了。

安静的礼厅中,道道目光集中再姜童身上,一脸不解。

不是请姜家小少爷上台吗?

这个司家的女婿,怎么站起来了?

另一边。

和李少打赌的黄少,仿佛猜到什么,整个人抖成筛子。

“快把这个废物赶出去!”

沈欢颜大叫出来。

她被姜童这个举动,吓得魂飞魄散,心中没想到,姜童居然敢这样做?

明明是姜家小少爷出席的时刻。

你却站起来,抢了他的风头,后果可是没人担得起。

只有沈荣阴沉着脸,不明所以,死死看着往高台上走来的姜童。

林守义、马天宗、郑西雷这些大佬,面面相觑,他们没见过姜家小少爷。

见司家这个女婿站起来,一时掌不住火候,没敢乱说话。

姜童抬起平静的双目。

在全场目光中,看着司长夏淡淡开口:“还记得我答应过你,要送给你的礼物吗?”

司长夏愣住,沈荣愣住,大家都在这会儿,齐齐的一愣。

这件事,他们当然知道。

但姜童这种废物,身上可能连五千块钱都拿不出,又能送出什么礼物?

“我靠,这小子疯了,他是不是受**,故意找死?”

李少目瞪口呆。

黄少一言不发,两个大眼睛瞪成铜铃,紧紧看着姜童。

沉默片刻。

黄少开口道:“你觉得,这个姜童,像是**吗?”

他声音压的很低。

但大家都能清楚听见!

许多人,琢磨着什么,脸上的震惊之色愈浓。

猛然间。

站在走廊一侧的姜行云,对着姜童弯腰俯首,满脸敬畏道:

“小少爷!”

这三个字,宛若有着禁言魔力,让全场失声。

林守义苦涩一笑,也在可此弯下腰,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守义,拜见小少爷!”

如同引发连锁反应。

马天宗,郑西雷等人,也都满脸恭敬的开口:

“小少爷!”

“小少爷!”

骤然间,各位大佬敬见声,不绝于耳。

那些还坐在酒席的老板,纷纷站起来,无不瞠目结舌。

“这…这怎么回事?”沈欢颜仿佛见鬼,尖锐的指甲,扣入掌心。

这一幕,仿佛做梦。

“不可能,姜童那个废物,怎么会是小少爷!”

沈欢颜气急败坏,声嘶力竭的大吼出来,双眼立刻通红。

“姜老,肯定是你认错了。”

沈欢颜状若癫狂。

她不敢想象,整个人被恐惧感填满。

林守义冷冷看来:

“小丫头,慎言,姜老怎么会认错小少爷。”

马天宗轻哼道:

“换个地方,我早把你双腿打断了。”

‘啪嗒!’

沈欢颜面色惨白,一**从凳子滑落,仿佛灵魂都被抽走。

杜长卿也在此刻,噤若寒蝉,心脏都快炸开了。

而高台上。

司长夏目瞪口呆,两只小手,紧紧捂着自己的嘴,两行清泪,从脸庞滑落。

一个是执掌亿万财富,身份贵如天龙的姜家小少爷。一个是落魄潦倒,被人指骂成废物的姜童。

当这两个身份结合在一起时,让人震撼的同时,也让人颤栗。

人生中最大的玩笑,莫过于此。

而沈荣,早就整个人都傻眼了,全身瑟瑟发抖,惊恐的看着姜童。

现在他终于理解。

姜童嘴中那份,震动金陵的大礼,到底是什么?

“精彩!”

黄少一拍大腿,哈哈大笑出来。

“司家女婿!姜家小少爷!这个局翻的太精彩了,李少,看来你要输给我一辆奥迪TT小跑了。

黄少激动的站起来,不能自己。

李少张大嘴,好像没听见黄少的话,当场化作一尊雕塑,一动不动。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

今天的局面,会以这种神转折的方式,落下帷幕。

“**,谁他妈告诉我这是司家废物女婿,这他妈简直就是天上神龙啊!”

李少大叫出来。

黄少随后露出一丝苦笑,他同样没有预料到。

姜家小少爷!

这个身份藏的好深,当展露出来的那刻,整个金陵都将陷入震动。

“好啊!”

司江海猛地站起来,热泪盈眶。

双拳紧紧握着。

“我司家出了和真龙女婿啊,妈,你看到了没,姜家小少爷,是我司江海的好女婿。”

司江海看向司家老太太那桌酒席。

整个人大笑出来,这辈子都没有这么扬眉吐气过。

周围众人,则投来鄙夷的视线,几分钟前,你还骂人家废物,逼着人家签下离婚协议呢。

杜长卿连忙反应过来。

站起身,指着瘫软在地的沈欢颜,大骂道:“姓沈的,一看你就没安好心。”

“小少爷,我是受到姓沈的怂恿欺骗,才被猪油蒙了心,逼你签离婚协议啊。”

亡羊补牢,还不算太晚。

大家能看出来,姜童对司长夏是有感情的。

对于周围震撼声,姜童充耳不闻。

他看着满脸眼泪,神情复杂的司长夏,缓缓登上高台。

沈荣再也維持不住镇定的样子。

当场坐在地上,本以为今天的他,凭手腕、家世、背景,能一脚把姜童踩下。

甚至连着姜童的老婆,都被抢走。

现在才发现,原来姜童站在的高度,是他未来几十年都追赶不上的。

“怎么会这样?”

沈荣满肚疑惑。

沈家一直苦苦追捧,绞尽脑汁要巴结的姜家小少爷,就是面前这个废物。

就好像一只蝼蚁,瞬间成长到巨人地步。

足够让沈荣后半辈子,都望尘莫及,他都快疯了。

姜童来到司长夏面前,微笑道:

“这个礼物,你还满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