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七零:家有致富小娇娘》小说免费试读 《重回七零:家有致富小娇娘》最新章节目录

《重回七零:家有致富小娇娘》小说简介

人气火爆的现代言情小说《重回七零:家有致富小娇娘》,是大神小芙派的得意力作,主角是周棠孟循,属于必看的优质好文。书中精彩段落节选:疼一声轻微的呢喃打破安静。破旧狭窄的小房间里,一个皮肤几近苍白的女孩躺在小床上,床边还站着名凶神恶煞的女人,正掐着女孩的胳膊。你这个死丫头,还有脸喊疼?都什么时候了还躲在这里偷懒,还不快起来干活!…

《重回七零:家有致富小娇娘》 第2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 免费试读

“梦龄,快随姑姑进屋。”蔡丽敏热情地拉起蔡梦龄的手,不忘回头使劲剜了一眼身后的周棠。

进了里屋,蔡丽敏瞅见桌子上只有豆腐和白菜,眼里一瞬间闪过鄙夷。

连一点荤腥都没有,还不如她家呢。

但她嘴上还是甜甜地喊道:“姑姑,姑父,我又来看你们和弟弟了,你们不会嫌我烦吧?”

“怎么会嫌烦呢,姑姑想你都来不及。梦龄,你吃饭了吗?”蔡丽敏一见到她脸上就笑出花来。

蔡梦龄立刻亲亲热热地坐在她身边,“就算吃饭了,见到姑姑家的菜也会饿得再吃两碗。”

虚伪。周棠不着痕迹地翻了个白眼。刚才她可清楚地看见了蔡梦龄眼里的嫌弃。

不过蔡梦龄这两面三刀的做派,她早已经习惯了。

“梦龄,要不今天你就住在姑姑家里吧,也省的来回跑。”

“好啊,正好可以陪姑姑说会儿话。”蔡梦龄很是高兴,对着蔡丽敏撒娇,“姑姑我能抱抱小宝吗?几天没有见他,做梦都梦见我在逗他玩了。”

两束眼刀立刻射向周棠,蔡丽敏瞪着她:“怎么,你还敢不让梦龄抱小宝了?”

周棠忍不住心里冷笑,她就知道,蔡梦龄肯定会找她的茬。

“你的孩子你想让谁抱都可以,只是请你看好,现在的小宝不哭不闹身上也没有伤,如果一会他哭闹了或者有伤了,还请你擦亮眼睛,别着了别人的道!”

“你,你——”没等蔡丽敏说话,蔡梦龄便指着周棠,恨恨地跺了跺脚,“周棠,你什么意思嘛,我好心帮你,你却这样说我!”

听到有人心惊了,周棠唇角上扬,抛给蔡梦龄一个无辜的眼神,“我只是善意的提醒,并没有指名道姓,你这么心惊难不成你……”

周棠没有再说下去,只是意味深长地看向蔡梦龄。

在蔡丽敏向蔡梦龄投来疑惑的目光时,她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姑姑,你别听她的,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从没有掐过小宝,真的没有。”

蔡梦龄可怜兮兮地拉着蔡丽敏的手,委屈地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

“此地无银三百两。”就在蔡丽敏刚想安慰蔡梦龄时,周棠小声地嘀咕却不偏不倚地传入她的耳膜之中。

“我看你皮又痒了,还不去看小宝!”看向周棠的同时,蔡丽敏不动声色地挣脱了蔡梦龄的手。

看着周棠的背影,蔡梦龄恨得牙痒痒。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刘江河突然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你怎么了啊?从刚才回来就一句话都不说,还愁眉苦脸的?”蔡丽敏皱了皱眉。

刘江河摆摆手,不愿意多说。其实他一大早就往生产大队那边跑了一趟。为了能得到镇上的一个好差事,他最近没少往生产大队跑,也帮着干了不好杂活重活。

然而都忙活了快一个月了,生产大队那边还是不愿意帮他的忙,把他推荐出去。

看着刘江河一直耷拉着眼皮没精打采的样子,蔡丽敏心里猜到了几分。

“是不是生产大队那边……不答应帮忙啊……”她小心翼翼地问着。

他们家刚生了小宝,刘江河担子重,她也不敢对着他大吼大闹地发脾气,毕竟全家都指望着刘江河一个人养活。

“唉……”刘江河又长叹一口气,还是没忍住心口的怨气,“都是村里那帮不知道变通的老东西,让他们帮个忙都推三阻四的,他推他他推他,让我给他们白干活,就是不给我一个答复。”

蔡丽敏一听,马上急了,“是不是生产大队他们欺负人了!不行我得找他们去理论理论!这不是仗势欺人吗,整天让你白干活不给钱,完了还不给你把事情给办好了,哪有他们这样的?”

“算了,去了也没用。”刘江河低声说道。

“那也不能由着他们欺负啊!要我说那帮老头就是狗眼看人低,不闹闹他们就不行!”蔡丽敏气势汹汹地,站起身来就要出门。

“回来。”刘江河阻止道,“没用的,那帮人就是欺软怕硬,你要是去闹,他们没准还会把你抓起来。”

蔡丽敏被这么一喝,还是坐了回去。

只是这么一闹,之前的气氛都没了,一时之间没人说话,只剩下周棠抱逗弄小宝的声音。刚才和周棠较量,自己占了下风,蔡梦龄心有不甘。

忽然她眼珠子转了转,嘴角浮现一抹诡异的笑容。

“周棠,付泽川这几天还有没有找你啊?我看你最近跟他玩的很好嘛,都不怎么和我玩了。”

周棠没接茬,静静看着蔡梦龄表演。

蔡梦龄状似不经意地说道:“我看付泽川好像还挺关心你的,前几天不还给你送吃的来着?哎,你说他是不是喜欢你啊……”

说到这里,她突然捂住嘴,像是不小心说错了什么话一样。

周棠忍不住蹙眉,傻子才会觉得蔡梦龄是不小心说出来的。

果然,蔡丽敏接着话茬问道:“梦龄你说什么呢,谁喜欢周棠?”

“没有啊,姑姑,你就当我瞎说的啊,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清楚。”蔡梦龄连忙摇头,却还是偷偷瞄了一眼周棠。

周棠瞬间想通,明白了蔡梦龄想要干什么。因为上辈子,蔡梦龄在撮合她和孟循之前,就一直想把她推给付泽川。

她皱了皱眉,声音也冷了几分:“你们先吃着,我带小宝出去晒太阳。”

然而蔡丽敏没有那么容易糊弄,刚才蔡梦龄说的话,她听的一清二楚。“周棠你站住,付泽川是不是大队长的孙子?他真的看上你了?你跟他是怎么一回事,还不赶紧说说。”

周棠的手忍不住握成拳,指甲陷入手心。

这个女人果真是属黄瓜的,太欠拍了。

“我的时间被安排的满满的,你觉得我会有时间像某些闲人似的到处乱逛吗?”

闲人?她竟然敢指桑骂槐!

今天的周棠怎么感觉和以前不一样了?

蔡梦龄有些懊恼,往日里她只需要将火往周棠身上一引,自然而然地便会引发一场不小的“爆炸”。

可是今天……

“周棠,你是说我闲人吗?”

“你是不是我不知道,反正我不是。”迎上蔡梦龄审视自己的目光,破天慌的周棠竟莞尔一笑。

这一笑竟让蔡梦龄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蔡丽敏现在无暇顾及她们之间的话语,她冲蔡梦龄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说话。

“你看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糊弄我,梦龄都说了他喜欢你,这有什么不好承认的?”蔡丽敏追问。

这种高高在上的支配的语气,周棠早已经受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