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少的独家暖宠》完结版免费阅读 《傅少的独家暖宠》最新章节列表

《傅少的独家暖宠》小说简介

熬夜必看小说《傅少的独家暖宠》是您的不二选择,这本小说是由金牌网络作家竹叶精心编写,文章感情细腻、情节流畅,是非常值得观看的,小说故事情节是:前世,时初错信他人,众叛亲离,和儿子被丈夫设计活活烧死在火海中,生命最后一刻,她才知道自己弃如敝履的前夫有多爱他重活一世,时初斗父母、斗渣男、斗渣妹,傅言深说:你杀人,我递刀,你放火,我添柴。哪怕所有人都厌弃她,也有他视若珍宝,把她放在心尖供养。…

《傅少的独家暖宠》 第13章 事 免费试读

结婚到现在,这是傅言深第一次这么心平气和的口吻关心时初,她有些意外,又有些高兴。

“知道了,我马上就出来。”

傅言深说了句就没开口,门口的黑影消失,时初才慢悠悠的从浴缸起来,用热水冲掉身上的泡沫。

穿着丝绸质感浅色的睡衣,透过镜子看自己的脸,上面的伤更加明显。

她哀怨,捂着脸开门出去。

“我出来了。”

时初低头,呆呆的站在那里,半天没得到回应,她慢慢抬头,发现房间就她一人。

“他去哪儿了?”

时初奇怪的看看四周,确定傅言深不在房间,她垫着脚推开门,果然在书房找到了忙碌的身影。

透过门缝往里看,

傅言深拿着手机,眼睛却盯着电脑,听不清他在说什么,表情很严肃。

不知道是不是时初的目光太过灼热,傅言深朝着门口的方向看去,时初没来得及收回视线,被傅言深逮个正着。

他对电话那头的人说:“你看着处理,挂了。”

放下手机,时初一转身就被叫住。

“进来吧。”

时初暗暗骂自己蠢,她推开没,慢慢往里面挪。

“我就是过来看看,让你早点休息,没别的意思。”

“你的脸怎么回事。”

“什么?”

时初反应过来,赶忙捂住左脸,抬眼间,傅言深已经走到她面前,拉开她的手,查看还没好全的脸。

“没……没事,就是前两天不小心摔了一跤,撞到的。”

时初察觉到傅言深的怒意,赶紧解释,说完十分后悔。

这什么蹩脚的理由?

“戴口罩就是想遮伤?”

傅言深声音淡薄,隐隐的能感觉到他在生气。

时初假笑。

“我真的没事,都快好了。”

她转过身,讪讪的说:“我困了,先去休息了。”

不敢多留,时初快步离开书房。

傅言深沉着眸子,拿起桌上的手机拨通了裕康的电话。

面对傅言深的询问,裕康忘了与时初的承诺,将那天的事情说给傅言深听了。

包括顾俊泽想强吻时初的事情,也都毫无保留的全说了。

“傅总,抱歉,我没有保护好太太。”

傅言深没搭腔,沉默不语,无心的压迫让裕康喘不过气来。

过了几秒,傅言深才道:“帮我约鑫泰集团的胡总……另外,告诉顾家,南丰的项目我拿了。”

“是。”

“嘟嘟嘟……”

电话应声挂断,裕康抹了抹额间的冷汗,只觉后脊发凉。

他喃喃道:“时小姐,可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抱歉啊。”

此时,时父和顾家的当家人同时打了个冷颤。

而正躺在床上的时初用被子裹着身体,露出一个头顶,门口传来的响动让她更加紧张。

耳边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心脏跳动的频率更快了。

“不怕喘不过气吗?”

话音刚落,紧跟了关门的声音,浴室传来流水声。

时初探出脑袋,眼睛转到浴室那边。

莫名的松了口气,她不知道自己干嘛这么紧张,不就是被打了吗,怎么受伤的是她,惶恐的也是她?

怪了,怪了。

她闭上眼睛,把脑子里奇怪的想法排除在外。

忙活了一天,时初是真的累了,才闭眼没一会儿就迷迷瞪瞪的睡了。

在意识完全消失前,她靠上一个人的胸膛,腰间多了一双手,由于太困,她没有睁开眼睛,就这样没动。

“时初,我越来越看不懂你了。”

漆黑的眼里,傅言深看着睡着的人儿。

一夜无梦,时初起了个大早,枕边早已没有傅言深的身影,要不是身边还有他留下的余温。

时初都以为昨晚在做梦。

她挠挠头发,起身的同时,一个声音突然冒出来。

“醒了?”

时初吓的坐回去,呆呆的看着从衣帽间出来的傅言深。

他同样在看惊恐的时初。

“我很吓人?”

时初嘴角抽抽,摇头。

“没。”

“收拾一下,下楼吃饭。”

傅言深跟以前一样,没有多余的话,给人的感觉还是云淡风轻,他没有对时初表现出过多的感情。

但是时初知道,傅言深只是不善于表达,他是喜欢自己的。

时初出神的时候,傅言深已经出了房间。

吃过早饭,时初坐上傅言深的车往公司去,因为工作室还没弄好,她暂时还在公司绘图。

“工作室准备得如何,要帮忙吗?”

快到公司的时候,傅言深来了这么一句。

时初捏着稿子的手顿了一下。

“你怎么知道我在准备工作室?”

傅言深看了她一眼,没解释,他掉了个头,车子停在公司门口。

“下午我来接你。”

他伸手将车门打开,方便时初下去,一个简单的动作,是那么细心。

“好。”

时初下了车,朝他摆了摆手。

傅言深淡淡的点头,开车走了。

时初叹了口气,转身朝公司走去。

她乘坐电梯上楼,还没到自己的工位,就看到时灵站在她的位置上,好像在看什么东西。

或许是有人提醒,她朝自己的方向看过来。

“姐姐,你来了。”

她笑颜如花。

时初有两条没见到她,今天倒是主动上门了。

“有事吗?”

时初不咸不淡的开口,不难听出其中的疏远。

时灵拿着桌上的草稿,笑着问:“姐姐,这是你的设计草稿吧,已经绘出来了吗?能不能给我看看?”

她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在时初看来,简直恶心至极。

时初抽回她手里的草稿,当着她的面撕碎扔进垃圾桶,她说:“就是废稿,我无聊画着玩儿的,参赛的作品我还没开始准备呢,时经理要是想看,可能还要再等等。”

时灵的脸色不大好看,她扯扯嘴角,笑道:“是吗,我还以为姐姐已经画好了呢。”

时初哪能不知道时灵在想什么,上辈子,她傻乎乎的将自己的设计作品拿给她‘借鉴’,结果居然被她拿来顶替。

用她的作品名声大噪,而自己却落得个抄袭的名头,她可不会再像之前那么傻了。

“时经理,在公司还是不要叫我姐姐得好,免得别有心之人,拿来做文章。”她笑了笑,接着道:“这话时经理也对我说过,忘了吗?”

时灵听到这话,笑容是彻底僵了。

“要是没什么吩咐的话,时经理自便吧,我要开始工作了。”

她如无其事的拿出电脑,打开绘图的软件,把时灵当做空气。